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等到葫蘆生這句話一出口,我腦中靈光一閃,多少已經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葫蘆生是在看到了胡克強之后,由于胡克強容貌和毒刃三郎一模一樣,所以他產生了錯亂的幻覺,簡直把胡克強當成是毒刃三郎了。

從剛才那句話中,可以推測到當年毒刃三郎和葫蘆生相識,而且毒刃三郎還向葫蘆生有過很特別的要求,要求他在做夢或者閉上眼睛就可以看到某個美麗的女人,而葫蘆生運用了他的降頭術使毒刃三郎達到了這個目的。

當年發生的事情,當然怪誕之至,可是現在葫蘆生竟然誤將胡克強當成了毒刃三郎,更是怪異莫名!

我走前一步,在葫蘆生面前用力擊掌,以轉移他的注意力,同時大聲道:“葫蘆先生,你醒醒,他是胡克強,不是當年的毒刃三郎,你弄錯了!”

葫蘆生很不耐煩地拍開了我的手:“他是胡克強?他說他是胡克強!可是卻瞞不過我,我知道他是誰!就算他不知道他是誰,我也知道他是誰!”

聽了葫蘆生這一番話,我和游宇宙只好苦笑,胡克強則氣得臉色發青,向我道:“衛先生,這老頭子是瘋子!”

我搖頭,我知道葫蘆生的話瘋瘋癲癲,莫測高深,可是他絕不會是瘋子。

我們不明白他的話,是因為他太著急,沒有把事情說清楚,而事情一定十分復雜怪異,超乎我們的想像之外,所以我們才完全無法了解。

我一面搖頭,一面向葫蘆生道:“請將事情從頭說起!

葫蘆生卻完全答非所問,他盯著胡克強間:“你父親呢?他有沒有老是做夢夢見一個美女人?”

胡克強偏過頭去,根本無意回答這個問題。

葫蘆生陡然吸了一口氣,伸手入懷,他在這時候,神情嚴肅之極,我嚇了一跳,因為他是一個降頭師,誰也不能預測他會取出什么樣的古怪東西來。

葫蘆生動作很遲疑,像是一時之間還不能決定該怎樣做,他并不立刻取出什么來,先向胡克強道:“你過來,我不是瘋子,你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會詳細告訴你!

這句話對胡克強有極大的吸引力,胡克強猶豫了一下,向前走去,葫蘆生這才從懷中取出了一只竹筒來。那竹筒大約兩公分直徑,三十公分長,呈現一種很深沉的暗紅色,竹子經過長時間的把玩,年代長了,就會有這種顏色,這種顏色使人感到歲月的滄桑,另有一股味道。

這時候如果叫我猜竹筒里面是什么東西,我至多說那是很重要的東西,因為葫蘆生顯然是貼肉藏著那竹筒的,在他把竹筒取出來的時候,甚至還可以使人感到竹筒上他的體溫。

葫蘆生鄭重其事,伸手指在竹筒中拈出了一張卷成一卷的紙張,又吸了一口氣,把那張紙在桌子上攤了開來。

他才攤了一半,我就發出了一下低呼聲。

那張紙上,是一幅水彩畫,畫的是一個美麗的女人,而使我低呼的并不是這畫畫得極好,畫中的美女當真美麗之極,比照片更傳真,艷光流動,美目顧盼,巧笑嫣然,像是隨時會開口向你訴說衷情一樣。

使我發出低呼聲的原因是,當這幅晝展開一半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一角的簽名  一個古篆的“白”字。

等到畫全展開,胡克強和游宇宙兩人都看得有點發呆,比起他們仰慕的電影明星來,畫上的美女,確然如天仙下凡,人間罕見!

葫蘆生抬頭向我望來,我立刻道:“這畫,是白老大的作品!”

葫蘆生點了點頭:“是,是白老大畫的!

我知道白老大繪畫功力極深,尤其精于人像,可是也想不到竟然可以好到這種程度!只怕不單是我,連他的女兒白素,也同樣想不到白老大會畫出這樣的好畫來。

這畫可以說是白老大的巔峰之作!

我一面心中感嘆,一面把所想到的說了出來。我的話又引起葫蘆生的感嘆。

葫蘆生道:“你說得不錯,白老大當年在畫好了這幅畫之后,他長嘆一聲,說:這一輩子他再也畫不出更好的了!”

(后來我向白老大提起這幅美女畫像,問他為甚么再也畫不出更好的了,被他冷笑:“你根本不懂得繪畫藝術,向你說也是自說!保

(所以關于這幅畫我也沒有進一步的說明。)

等我和葫蘆生的討論告一段落,胡克強和游宇宙才一起舒了一口氣  他們剛才在看畫中美女的時候,是屏住了氣息的。

兩人自然而然贊美:“真是美女!”

葫蘆生立刻又問胡克強:“你對她沒有印象?”

胡克強苦笑:“這樣的美女,見了一眼之后,誰會忘記。我當然可以肯定以前從來沒有見過!

葫蘆生還是不肯死心,又問:“現在你看到了,她有沒有引起你的什么回憶?”

胡克強被葫蘆生問得焦躁起來:“我為甚么要對她有回憶?”

葫蘆生望著胡克強,半晌不語,才道:“我以為會有!

我也開始不耐煩:“別再打啞謎了,快從頭把事情說清楚!”

葫蘆生的神情有些激動,他站了起來,來回走動,突然停下,伸手直指胡克強:“他不但容貌和毒刃三郎相似,連動作、表情都處處有毒刃三郎的影子,若說他和毒刃三郎之間沒有任何關連,殺我頭都不相信!”

這番話令得胡克強臉色煞白,我卻一點也不滿意,立刻道:“你已經聽過全部故事,知道他和毒刃三郎之間不可能有任何關連!在毒刃三郎死了十年之后,他父親胡疑才出生!

葫蘆生神情苦澀:“先不管有沒有可能,先找他和毒刃三郎有關連的證明,如此相似是證明之一  ”

他話還沒有說完,胡克強厲聲抗議:“由于絕無可能,所以那不算證明!”

葫蘆生盯著胡克強:“如果你對畫中美女有印象,夢見過她,那就是證明之二!

我們三人齊聲道:“為甚么?”

葫蘆生吸了一口氣:“因為毒刃三郎戀著這位美女,而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他相思極苦,知道降頭術中有方法可以使人回心轉意,用盡方法找到了我,要我替他施法,令那位美女接受他的愛意!

在“故事”中,早知道毒刃三郎是卑鄙、惡毒、無恥的東西,他會對葫蘆生提出這樣的要求,并不意外。而我也肯定葫蘆生必然拒絕。因為我曾聽得藍絲說過,降頭術之中雖然有這樣可以改變人的想法的一種方法,可是如果施術用在男女情愛之上,令一個本來不愛某人的人,愛上某人,會對施術的降頭師帶來極大的災害,所以沒有降頭師肯為他人施這門降頭術。

藍絲還提到,有的降頭師(會這門降頭術的,是極高級的降頭師),為了追求自己的所愛,不顧一切,使用了這門降頭術,雖然暫時得償心愿,結果還是慘不堪言。

所以葫蘆生不會為毒刃三郎施展這門降頭術。

果然葫蘆生繼續道:“我一口拒絕,不論他如何苦苦哀求,我都不答應。此人無賴至于極點,他竟然說,要是我不答應,他就不斷去做喪盡天良的壞事,雖說壞事雖然是他做的,可是起因是由于我拒絕了他的要求,所以等于是我造的孽,他要我為造的孽而不得好報!”

聽葫蘆生說起毒刃三郎的行為,我不禁瞠目結舌,我見過卑鄙無恥的人不算少,這個毒刃三郎,排名絕對可以居首。

葫蘆生嘆了一口氣,繼續道:“我當然當他放屁,他無奈我何,真的去做喪盡天良的事情,甚至于殺了從小收養他,教了他一身本領的師父!

聽到這里,我們三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我們都知道毒刃三郎殺了他的師父,可是卻絕想不到是為了這樣的原因。

葫蘆生搖頭:“此人的兇殘狠毒,簡直已到了不可想像的地步。在他殺了師父之后不久,他的大師哥飛斧老大已經向黑白道下了英雄帖,說明了他的罪狀,要江湖好漢聯手抓他。在這樣的情形下,他居然又找到了我  ”

葫蘆生說到這里頓了一頓,才道:“我真是沒有見過這樣的人,他說連他師父在內,上次和我見面之后,他已經殺了一百個人,全是因為我不肯答應他的要求而殺,所以一概算在我的賬上!如果這次我還是不答應,他就再去殺一百個人,然后再來求我!

葫蘆生向我望來:“衛斯理,如果你是我,你怎么辦?”

我大聲道:“太容易了,出手為江湖除害,你又不是沒有這個能力,有什么為難?”

我這樣反詰他,很是合情合理  葫蘆生身懷降頭術絕技,毒刃三郎武功再高,葫蘆生要把他除去,也不是難事,絕沒有道理任由毒刃三郎繼續殺害無辜!

卻不料我這一問,像是觸動了葫蘆生內心深處最傷心的部份,剎那之間,他臉上的皺紋一起顫動起來,看來可怕之極,隨即他雙手遮住了臉,連身子都發起抖來。

游宇宙和胡克強都向我投以詢問的眼色,我也莫名其妙,只好搖了搖頭。

只見葫蘆生抖了好一會,才從他喉嚨中發出了一陣嗚咽的聲音,他顯然忘了剛才罵胡克強的話,這時候他發出的聲音,也完全沒有意義。

我們耐心等著,又過了一會,他才漸漸平靜了下來,又喝了很多酒,這才道:“在毒刃三郎第一次來找我之后不多久,我答應了一個人不傷害他,所以我不能出手!

這時候胡克強和游宇宙兩人有越聽越糊涂之感,我卻了解到事情遠比我們知道的“胡克強的故事”復雜。我們所知道的,只是表面,內在真相究竟如何,還要在葫蘆生口中找出來,這些真相,只怕當年連飛斧老大和小師妹都不知道。

而且我也隱隱感到,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人物,若隱若現,還沒有完全露面。

這個關鍵人物,應該就是葫蘆生答應了他不傷害毒刃三郎的那個人,所以我立刻追問:“你答應了什么人?寧愿再使許多無辜的人被殺,也不肯違反承諾!”

我期望葫蘆生的回答可以滿足我,可是我絕料不到他的回答如此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葫蘆生先是呆了一陣,然后像是豁了出去,咬牙切齒地道:“我無法拒絕,不能違反承諾,因為我一看到那人,就……就……”

葫蘆生還是沒有法子一口氣吧話說完,我心中一動,脫口問道:“那是一個女人  一個美女  就是畫中的那個  也就是毒刃三郎戀上的那個  ”

我一路說,葫蘆生一路向我搖手,想制止我不要再說下去,可是他雖然同時張大了口,卻發不出聲音來。

他的這種情形,使我立刻有了進一步的推想,我接著道:“你去見了這個女人,你見了她之后,也被她美色所惑!”

葫蘆生在我這句話出口之后,大叫一聲:“對!沒有人可以不被她的美麗迷惑,那年我雖然還沒有滿十八歲,也不能例外,只怕眼前的兩個小朋友,見了她也一樣會不由自主意亂情迷。本來我只是好奇,想知道是什么樣的女人能夠使毒刃三郎這樣狠毒的人著迷,誰知道一見到了她,我自己……我自己……”

他說到這里,連連喘氣,可想而知,當年他見到畫中美女的時候是如何被異乎尋常的美麗震撼的程度。

他喘了好一會,才道:“普天下男人,大概只有一個,可以在她面前,還保留自己,不被她左右的!

他豎起大拇指來:“這個大英雄,就是白老大!白老大在幫她畫這幅畫的時候,我就在旁邊,她雖然沒有明說,可是眉目體態,無不充滿了挑逗,我在一旁看了,不但心跳如狂,而且汗出如漿,可是白老大硬是視若無睹,真叫人不知道是佩服他,還是應該罵他瞎了眼!

葫蘆生這時候說的話很是雜亂無章,顯然是他的思緒很紊亂,所以想到哪里就說到哪里。

我也不去阻止他,胡克強和游宇宙兩位小朋友更是聽得傻了眼,出不了聲。

于是葫蘆生就繼續發揮:“人家可是千人迷,萬人迷,多少人想要她望上一眼都不能夠,這白老大雖然叫人佩服,可是也實在太不像男人了!

雖然我承認那畫中美女確然出色,可是也覺得葫蘆生說話太夸張,多半是那些江湖人物沒有見過什么世面,一直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才會有這種情形,白老大是見過外面世界的人,當然和普通的江湖人物見識有分別。

想到了這里,我陡然想起,我應該知道這位美女是什么人了!

我望定了葫蘆生,問他:“這位美女沒有接受你的仰慕,可是為了要你答應不傷害毒刃三郎,她為你做了一件令你在江湖上大大風光的事情,是不是?”

葫蘆生苦笑了足有一分鐘之久,才道:“對,她為我發起祝我十八歲生日  有她登高一呼,才有那么多人聚集在伏牛山下,要是只憑我……”

葫蘆生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下去。

事情了解到了這里,當年那場大聚會的真相大白,而那位畫中美女,當然就是在大聚會中人人矚目的那個外號“賽觀音”的女大王了。

這確然很令人感到意外。

九、往事如煙

說得好聽些,是草莽英雄、綠林好漢,說得直接一些,就是土匪強盜,而在強盜窩里,居然有這樣出色的美女成為女大王,確然很具戲劇性。

葫蘆生又嘆了一口氣:“根本沒有人……大概只有白老大是她看得上眼的,偏偏白老大又全不當一回事……”

我感到如果任由他說下去,不知道會說到什么時候,所以我打斷了他的話頭:“這賽觀音為甚么要你不傷害毒刃三郎?”

葫蘆生再度長嘆:“女人的心意誰能猜得透!或許她想看看毒刃三郎為了愛她,究竟能做出多少事情來!”

我不由自主搖了搖頭,一方面是因為無法接受這些土匪的想法和行為,另一方面我對那些男人對賽觀音的著迷經過,也沒有興趣,而且這些事和這個故事關系不是很大,已經說得夠詳細的了。

感到葫蘆生把話岔得太遠的不止我,胡克強也不耐煩,追問:“你說了半天,還沒有說我為甚么應該夢見這個女人,夢不夢見這女人,又為甚么和我的來歷有關連?”

葫蘆生瞪了他一眼,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自顧自說下去:“他第二次來找我,雖然用繼續殺人來威脅我,可是我告訴他我已經見過賽觀音,絕無可能幫他。他也看出沒有希望,就提出了另外的要求,要我施術,使他可以經常夢見賽觀音,甚至于閉上眼睛就可以看到她。要做到這一點并不是很困難,主要還是得靠他自己,若是他對賽觀音相思極深,就算沒有降頭術,也可以有這樣的情形出現!

他說到這里,頓了一頓,繼續說下去,才算是說到了正題,開始回答胡克強的問題了。

然而我聽了他繼續說的那些話,卻啼笑皆非。

葫蘆生繼續道:“毒刃三郎有額外的要求,說非但這一輩子要夢見賽觀音,連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要如此,要滿足他這個要求很困難,我盡我所能,作法七天,自信可以達到目的  ”

葫蘆生向胡克強一指:“而他竟然對賽觀音一點印象都沒有,難道是我施術失敗了?我們答應了人施術,要是做不到,那是要遭到天譴的!”

這時候不但我啼笑皆非,連胡克強和游宇宙也聽出了葫蘆生犯毛病犯在什么地方了,他們也同樣苦笑。

而葫蘆生還不知道自己錯在何處,很為自己施術不靈而苦惱。

我伸手在他肩頭上重重拍了一下,大聲道:“你看看清楚,這是什么人?”

我說的時候,把胡克強拉到了他的面前。

葫蘆生望著胡克強,神情很是迷惘,我再問了他一遍,他才道:“應該……應該……是當年……就是當年的毒刃三郎……轉世,可是他卻又從來沒有夢見過賽觀音!

這就是令我啼笑皆非的原因了!

我本來以為葫蘆生可以提供一些有用的設想,誰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