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我剎停了車,葫蘆生打開盒蓋,只見那小飛蟲疾飛出去,葫蘆生來不及開車門,竟然從車窗中穿了出去,去追那小飛蟲。

我也連忙跟了出去,老實說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小飛蟲飛向何處,只是跟著葫蘆生。

兩人一前一后,奔出了將近兩百公尺,前面是一道大半乾涸了的小溪,看來更像一道溝壑。

葫蘆生一躍而下,站在一塊石頭上,大聲叫道:“在這里!我們要找的東西在這里!”

我也跳了下去,看到那只小飛蟲正繞著一堆碎石在打轉,葫蘆生叫道:“就在那下面!”

這時候我自然而然想到,在那堆碎石下面的是那只斷手。

這樣的想法實在很不合邏輯,因為一切事實都證明胡克強和毒刃三郎之間不可能有血緣關系,但是他們容貌相似始終成為強烈的印象,在感覺上感到他們之間會有關系。

所以那時候我很自然的就以為我們會找到那只斷手了。

我甚至于立刻想到白素和紅綾不知道查到了些什么,看來我的收獲會超過她們。

葫蘆生一面叫,一面已經行動,他扒開了那堆碎石,雙手在石下的泥土中挖著,不一會,他陡然停止了動作,現出極度怪異的神色,向我望來。

我忙道:“怎么啦?”

葫蘆生吸了一口氣:“我們要找的是什么?”

我遲疑了一下:“應該是一只斷手!

葫蘆生的神情更是怪異,手從泥土中縮回來,手中拿著一大團東西,一時之間也看不清是什么。

他把那團東西放進溪水中,晃動了一會,把上面的泥土沖走,再舉起手來,這時候看得再清楚不過,他手中所拿的確然是人體骸骨的一部份,只不過不是斷手,而是一個很完整的骷顱頭!

難怪葫蘆生的神情如此怪異,我們想像中要找的是一只手,可是找到的卻是一個骷顱!

我絕對沒有想到過會有一顆骷顱的出現,所以那時候我的表情一定也怪不可言。

葫蘆生舉著那骷顱,等我反應。我在怔了一怔之后,道:“這,這骷顱不關事,不是我們要找的東西!”

葫蘆生很是惱怒,大聲道:“這正是我們要找的!你自己看!”

那時候我看到了一個奇景,那只小飛蟲繞著骷顱,極快的在飛,忽然從骷顱的鼻洞之中,穿了進去,又從骷顱的口中飛出來,如是者三次,葫蘆生一手取出小盒子,小飛蟲就進入了盒子中。

我可以知道這種情形代表了什么,可是我還是問:“那是什么意思?”

葫蘆生惱我明知故問,所以聲氣很粗:“這表示這顆骷顱,和胡克強有血緣關系!你要是不相信,盡管去做什么酸什么糖的比對,要是結果不如我所說,我在你面前把我的頭剖成兩半!”

這種話出自葫蘆生這樣身份的降頭師之口,實在是非同小可,我絕沒有理由不相信。

十、魔鬼的引誘

可是他的話卻又實在令人無法相信  相信了他的話,問題更大,首先是這骷顱屬于什么人?當然不會是胡疑,那么難道是毒刃三郎?毒刃三郎應該死在積沙島上,骷顱怎么會在這里出現?

照這里的地理環境來看,骷顱有很大的可能,屬于玲瓏巧手仙。這里離墳場不遠,墳場又離玲瓏巧手仙故居很近,一場暴風雨,將尸體沖下來,極有可能就沖到這里,所以骷顱就在這里被發現。

要鑒定骷顱屬于什么人,非常簡單,現代法醫早就可以根據人的頭骨形狀來恢復人的容貌。

問題是:如果骷顱屬于玲瓏巧手仙,何以胡疑的容貌會像毒刃三郎?

問題又是:如果骷顱屬于毒刃三郎,何以被判定早已死亡的人會活過來?

想到這里我不禁苦笑,因為找到了那只骷顱,應該算是一大發現,可是所有的問題,還是停留在原地,一點進展都沒有。

葫蘆生瞪著我,我忙道:“我相信!可是……”

我把我所想的說了出來。葫蘆生翻眼:“那不關我的事,我的責任是找和胡克強有血緣關系的東西,現在我就告訴你,這骷顱必然是胡克強的上代,而且是直系的上代!

葫蘆生所說的很容易用現代科學方法去證明,所以我沒有和他多爭論,當時我思緒紊亂,我道:“我們有了發現,應該盡快和白素會合!

葫蘆生沒有什么意見,接下來我們還是照原來的計劃,先到了玲瓏巧手仙的故居,繞了好幾個圈子,那小飛蟲一點反應都沒有。我們只好離開,到那家醫院去。

到了醫院,意外的得到了白素的留言。

隨身攜帶、在全世界各地都可以接收和打出的無線電話早已從幻想小說中進入了日常生活,白素并不像我那樣抗拒,她當然是從白老大那里得到了我會到醫院的消息,所以才留言給我。

白素在留言中給了我一個地址,要我立刻趕去,說她已經有了一定的發現。

我問了問,那地址離開醫院大約有十小時的車程。在啟程前往之前,我花了大約一小時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到了當地的警察總部,通過國際刑警總部的聯絡,要求他們的專家,根據那只骷顱的形狀,繪畫出原來屬于骷顱的容貌。

專家只用了半小時,就畫出了輪廓,事實上在專家只畫出了一小半的時候,我已經看出,那是玲瓏巧手仙  毫無疑問的,那是玲瓏巧手仙。

根據葫蘆生的說法,玲瓏巧手仙也毫無疑問是胡疑的父親、是胡克強的祖父(要在現代科學上證明這一點,有了那只骷顱,也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到了這時候,事情總算前進了一大步,疑問的范圍大大縮小,只剩下一方面的問題了。

那間題就是:何以玲瓏巧手仙的子、孫,容貌會和毒刃三郎一模一樣?

白素說她有所發現,不知道是什么,我這時候只能推測她的發現來自醫院,其他一無所知。

在前往那個地址的時候,我和葫蘆生做了許多假設,企圖解釋這個問題,可是即使葫蘆生從降頭術的觀點來假設,范圍比普通觀點不知道廣闊了多少,可是仍然沒有一個假設可以解釋這個問題中出現的怪異現象。

葫蘆生已經覺得很滿意,他道:“我們至少可以向胡克強有交代,我們找出了他的血緣關系  他是玲瓏巧手仙的孫子!

就算這句話已經可以肯定是事實,也一樣有問題:小師妹臨終時向她丈夫所說的那幾句話又是什么意思呢?

一直到午夜時分,我們連夜趕路,到達了那個地址,那是一座很大、很古老的房子,在房子附近幾百公尺,都沒有其他的人家。

在漸漸接近這房子的時候,看到三層高的房子,只有頂層,應該是閣樓部份有燈光透出。

來到更近了些,顯然是車聲驚動了屋子里的人,只見閣樓的窗子打開,一條高大的人影穿窗而出,竟然從至少有十公尺以上的高度,直跳下來。不問可知,除了紅綾這個野人之外,不會再有別人了。

葫蘆生看到這種情形,先是怔了一怔,隨即大聲喝采,車子停下,紅綾叫道:“爸,你來得正好,我們正在找那只斷手,一定在這屋子之中,可是還沒有找到!

一時之間,我也無法明白何以她們會肯定斷手會在這屋子之中,我打開車門,還沒有下車,葫蘆生突然發出了一聲怪叫,道:“小飛蟲又有反應!”

我感到奇怪之極,立刻問:“這附近又有玲瓏巧手仙的骸骨?”

葫蘆生點頭:“應該是!

他說著,取出小盒子,打開盒蓋,那小飛蟲“噓”地一聲,電也似疾,已經趁白素打開門的那一剎間,飛進了那屋子。以白素的機靈,竟然完全沒有覺察到發生了什么事。

而葫蘆生身法極快,已經在白素身邊掠過,也進了屋子,白素想抓住他,卻沒有成功。

白素向我望來,神情疑惑,我一時之間也無從解釋,只好道:“我們已經憑降頭術找到了玲瓏巧手仙的頭顱,這屋子里應該還有玲瓏巧手仙的骸骨  剛才進去的是藍絲請來的降頭師,叫葫蘆生,和白老大當年曾經認識!

我匆匆忙忙說著,想來白素也無法完全明白,而這時候葫蘆主已經在屋子中大呼小叫:“在這里!在這里了!”

我和白素交換了一個“以后慢慢說”的眼色,趕緊走進屋子,紅綾也趕了進來。只見屋子的大廳十分廣闊,陳設古舊,大廳正中,至少有八公尺高的天花板上,吊著一盞巨大的水晶燈,那水晶燈至少有上千個瓔珞,不過看來很久沒有清理,所以上面很多灰塵。

那水晶燈的底盤,牢牢地固定在天花板上,葫蘆生這時候一面不斷地跳著,一面就指著水晶燈的底盤叫。

紅綾進來之后,就過去著亮了水晶燈,果然水晶燈蒙塵甚厚,著亮之后,也不是很明亮,不過足已可以看清那只小飛蟲正繞著底盤在迅速地打圈。

葫蘆生看到我們進來,更是興奮,叫道:“把水晶燈拆下來,就可以找到東西!”

這盞水晶燈十分巨大,要把它拆下來,工程不簡單,我和白素、紅綾都有猶豫的神情,葫蘆生大聲道:“萬里迢迢來到這里,難道為了不拆水晶燈而放棄?”

我明知故問:“拆了水晶燈,我們能找到什么?”

葫蘆生怒道:“當然是胡克強先人的骸骨!”

我攤了攤手:“我們已經找到了玲瓏巧手仙的骷顱,再找多一些,也沒有用處!

葫蘆生一時之間答不上來。這時候聽到一陣咳嗽聲,從樓上走下一個老者來,白素連忙迎了上去,道:“盧迪克醫生,把你吵醒了,真不好意思!

(從這時候開始,各人交談,使用的語言好多種,在很多情形下,相當混亂,我在敘述當時經過時,略去了這種混亂的情形。)

老者  盧迪克醫生揉著眼睛,白素急速地向他介紹目前發生的事情,盧迪克抬頭望向水晶燈,神情怪異之極。

白素在百忙之中介紹:“盧迪克醫生是當年那家醫院院長的兒子,盧迪克醫生說他父親當年行為很怪,有很多醫學上的創新行為,完全不為當時醫學界所接受,在他父親臨死的時候,告訴他,一生的研究,他都小心藏了起來,那些研究全都超時代,要是他不想成為眾人眼中的怪人,就不必尋找,如果他想走在時代前面,就可以把這些資料找出來繼續發揚光大,不過就要承受變成‘怪人’的代價!

我叫了起來:“怪人就怪人,難道就讓老院長的一生心血,從此不見天日?”

我大聲一叫,盧迪克醫生向我望來,神情大是贊許,笑了一下,笑得有些苦澀:“我當然不怕做怪人,可是找了五十年,我也沒有找到先父所說的那些資料!

白素又趁機解釋:“我和紅綾到了醫院,才知道老院長早已去世,盧迪克醫生繼任院長,在聽了我們的故事之后,他強烈地感到事情會和他父親的古怪行為有關,他也有一點印象,好像老院長曾提到過什么‘一只手和一個人的關系’,不過印象十分模糊。而我的設想是,小師妹當年和外界的唯一接觸,就是她和醫院之間的來往,所以小師妹如果做了一些事瞞住玲瓏巧手仙,那些事情也就應該和醫院有關,再加上老院長的行為‘很怪’,所以我們判斷那只斷手,可能由小師妹交給了老院長,因此我們就在這里,想把那只斷手找出來,同時看看是不是能夠幫盧迪克醫生找出他五十年來都沒有找到的老院長生前的研究資料!

白素把很復雜的經過用最簡單的方式來敘述,使我知道事情的梗概,這時候,葫蘆主已經絕不耐煩,至少質問了七次以上:“還不快動手!”

等白素說完,我靈機一動,問:“有沒有拆下水晶燈來找過?”

盧迪克醫生怔了一怔:“沒有,想……也沒有……想過,這上面能藏什么東西?”

我們幾個人齊聲道:“可以藏得下任何東西!”

盧迪克醫生顯然比我們更想找到他父親藏起來的東西,幾乎想立刻動手,可是水晶燈很龐大,雖然紅綾力大無窮,我和葫蘆生也不是等閑之輩,還是很難著手,只好等到天亮再找工人。

到了這時候,我總算有機會把葫蘆生來了之后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白素,那些事情聽得盧迪克醫生像是傻瓜一樣,我相信無論向他作什么樣的解釋,他都無法明白,所以索性由得他去。

白素聽了,也很疑惑:“奇怪,爸從來也沒有向我說起過這段往事!

葫蘆生兀自悻然:“他說他忘記了!”

白素當然知道其中必有原因,她不想在這個時候討論下去。那時候那只小飛蟲已經被葫蘆生召回了盒子,我也給白素看了那只骷顱和繪描出來的頭像。白素和紅綾也都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玲瓏巧手仙。

于是白素提出了一個我也想問的問題:“如果肯定了胡克強、胡疑是玲瓏巧手仙的子孫,那么在天花板上要有骸骨,必然也是玲瓏巧手仙的了!

她在這樣說的時候,望定了葫蘆生。葫蘆生可能由于白老大對他冷淡的關系,所以對白素并不是很友善,立刻冷笑一聲,向我指了一指。

我明白他的意思,就道:“如果判斷不正確,葫蘆先生愿意在我面前把腦袋剖成兩半!

白素暗暗搖了搖頭,葫蘆生卻揚著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又問白素,問她究竟有了什么設想,她卻不回答,只是伸手指了指水晶燈:“如果這上面真的藏有老院長的秘密,我想就可以有答案!

葫蘆生冷冷地道:“我只肯定上面藏有胡克強先人的骸骨,什么老院長的秘密,不關我的事!”

白素始終對他很恭敬,連聲答應。

這時候紅綾正在向盧迪克醫生詳細解釋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看來她的解釋至少可以使盧迪克醫生對事情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所以他的神情越來越訝異。

等到天亮,招來了工人,豎起梯子,搭好架子,七八條大漢,也忙了一個上午,才把水晶燈卸了下來。

盧迪克醫生和白素商量幾句,打發工人離去,紅綾攀上梯子,葫蘆生又放出了小飛蟲  由于小飛蟲飛得極快,所以我始終沒有看清楚它的形狀。

小飛蟲在天花板下打著圈,紅綾拆下了幾塊天花板,伸頭進天花板上的空間,叫道:“有一只箱子!”

說著,她已經把那只箱子取了下來,那是一只醫生出診時候用的手提箱。

在紅綾提著箱子下來的時候,小飛蟲就繞著箱子飛,葫蘆生道:“打開箱子,就可以找到我所說的東西!

紅綾把箱子放在桌子上,扭開了鎖,大家向箱子中看去,首先看到了一支相當大的玻璃標本瓶。

紅綾把標本瓶取出來,剎那之間,人人都發出了“啊”的一聲,標本瓶中,浸在淺黃色液體中的,赫然是一只齊腕斷下的人手!

那只斷手!

那種淺黃色的液體,一看就知道是通常用來保存標本的甲醛,而瓶口經密封,所以瓶中的人手,保存得相當好。

雖然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尋找那只斷手,可是到真正看到了那只斷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奇我們都盯著它看,我首先想到的問題是:斷手怎么會在老院長處?

書當我們盯著標本瓶看的時候,每個人都在揮手,因為那小飛蟲不斷繞著瓶子在飛,所以我們自然而然想把它趕開,以免妨礙視線?墒菂s都不成功,小飛蟲仍然貼著瓶子飛個不停。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并沒有特別感到意外的神情,像是毒刃三郎的斷手會和老院長發生聯系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第二個想到的問題是:這斷手,是不是就是毒刃三郎的斷手?

一想到了這個問題,我立刻感到連帶而來,有更不可理解的問題存在  一時之間我還不能在紊亂的思緒之中把問題整理出來。我向葫蘆生望去,因為他當年曾經處理過毒刃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