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她道:“這是我的家學淵源  江湖上千奇百怪的人物,我就算不能百分之百知道,也能夠知道七八成,都是從小就聽各色人等說起,記在心里的!

我呆了一呆:“這樣說來,是真有飛斧老大這些人的了?”

白素道:“當然是真有其人,不然江湖上怎么會流傳他們的外號?”

我心中疑惑之極:以胡克強的年紀和他的生活環境來看,他實在沒有理由知道幾十年前的江湖人物的名字?墒侨绻f是他的創作,人名恰好和真有其人一樣,這樣的巧合,更無可能!

我想了一想,問:“他們三人還有一個小師妹  ”

白素搖頭:“這我倒沒有聽說過……聽起來他們三人和這個小師妹之間,好像很有一些故事!

我和白素連續的對話,戈壁沙漠他們聽來,都覺得莫名其妙。這時候戈壁沙漠已經把那只蒼蠅鄭重其事收了起來,口中喃喃自語,也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些什么,多半是不相信有人可以做出一只會飛的蒼蠅之類。

我就在這時候,向白素和他們說了我在偶然的情形下,聽到一個叫胡克強的少年所說的故事。

等我說完,各人反應不一,白素眉心打結,并不出聲。溫寶裕笑道:“老土之極!”紅綾搖頭:“這小師妹不知好歹!”戈壁沙漠冷笑:“什么玲瓏巧手仙,沒聽說過!”

白素舒了一口氣:“這三人的名字,并非盡人皆知,我想那叫胡克強的少年,一定是在某種情形下聽到過,所以才作出了這樣的故事來!

紅綾這時候卻有不同的意見:“人既然是真有其人,故事也有可能是真有其事!

大家都向她望去,她進一步發揮:“這個胡克強,可能和故事中的人有一定的關系,所以知道很多年之前發生的一些事情,就當作故事來說!

我還在想紅綾這種說法是不是可以成立,白素已經點頭,表示同意:“多半是這樣!

紅綾很是高興,手舞足蹈,發出了一連串的怪聲。

溫寶裕忽然用手拍打自己的頭,一面打,一面自言自語:“胡克強……胡克強……這名字我有印象……”

他說到這里,伸手向我指了一指:“好像還和你有關系!

雖然我很習慣溫寶裕天馬行空式的思想方法,這時候我還是忍不住斥責:“你亂七八糟說些什么!”

溫寶裕突然哈哈大笑:“想起來了!有人對我說過,有一個叫胡克強的少年,有事情想見衛斯理,說是事情很怪,給我一口拒絕了!

我怔了一怔,想起胡克強在說故事的時候,曾經有“去找衛斯理也沒有用”這樣的話,原來他真的曾經想來找我!他來找我,難道是為了要把這個故事說給我聽?

溫寶裕又道:“很多人動不動就想找衛斯理,很莫名其妙,所以我拒絕了  對我說起那個胡克強的人,是胡說,那胡克強好像是胡說的什么親戚!

我記得那個胡說  不單是因為他的名字十分特別,而且也因為他人很有趣,他是昆蟲學家,又在博物館工作,學識相當豐富。

我聽得溫寶裕說胡克強曾經想要見我,聽了之后,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聯想。而白素比我細心,她問:“你一口拒絕,當時胡說的反應如何?”

溫寶裕聽得白素這樣問,神情有些尷尬,搖頭:“不說也罷!

我冷笑一聲:“照實說!

溫寶裕笑道:“也沒有什么大不了,他說:真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事情真的很怪,衛斯理一定有興趣,你不去告訴他,我自己帶胡克強去找他!

溫寶裕說完,攤了攤手:“并無虛言!

我皺著眉:“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溫寶裕有些撒賴:“這種小事,誰記得清楚!大約是三五個月之前吧!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胡說并沒有帶著胡克強來見我,可能是胡說向胡克強說了我不是很愿意見陌生人,而胡克強自尊心又很強,所以變成不想來見我了。

白素道:“胡說的判斷力相當高,他說事情很怪,就多半真的很怪!

溫寶裕叫起屈來:“我當時問過他,究竟是什么怪事,他說事情很復雜,不肯告訴我,我是替衛斯理擋麻煩,F在衛斯理已經聽了胡克強的故事,我看也沒有什么古怪!

白素笑道:“我沒有怪你,只是奇怪何以以胡說的判斷力,竟然會認為胡克強的那個故事很怪!

溫寶裕搖頭:“我也不知道!

紅綾道:“或許胡克強要見爸,說的并不是這個故事,而是另外有事情!

我想起胡克強這少年的行為,笑道:“他是不是有很怪的故事我不知道,可是他這個人行為很古怪,倒是真的!

我把當時胡克強說完故事之后,忽然發脾氣的經過說了一遍,白素想了一想:“極可能,這故事還有后續!

我忍不住笑:“那又怎么樣,他為甚么要大發脾氣?”

白素吸了一口氣:“現在我不能肯定,可能他和這個故事有一定的關系!

當時我聽得白素這樣說,更是哈哈大笑,因為我實在無法把一個現代少年,和幾十年之前的故事聯系起來  就算那故事是真有其事,我也無法找到他們兩者之間會有什么關系。

白素瞪了我一眼,我努力停止了笑:“看來你對這件事很有興趣,不如  ”

我話還沒有說完,溫寶裕已經道:“我這就去聯絡胡說,告訴他衛夫人愿意見胡克強,一定高興死那小子了!”

白素竟然立刻點頭:“有何不可!

當時我雖然驚訝,可是以為白素對以前江湖人物的來龍去脈有興趣,那飛斧老大等三人,既然是真有其人,她想得到進一步的資料而已。

后來事情有了我意料之外的發展,我才知道白素的感覺,比我敏銳很多,這方面她雖然一直比我強,可是當時我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實在不可原諒,別人雖然不會說什么,可是我自己知道,這種情形,屬于退化,我應該“可以休矣”!

卻說當時溫寶裕真的立刻和胡說聯絡,約好了時間。

過了兩天,那天下午,胡說和溫寶裕帶了胡克強和那個瘦弱少年來到,我和白素對他們一起表示歡迎。

胡克強和那瘦弱少年雖然上次給我的印象是不斷地抬杠,可是他們顯然是好朋友,胡克強在緊要關頭,會和他一起出現,就是證明。

那瘦弱少年的名字很突出,保證聽過一次之后,永遠記得。他姓游,叫宇宙。

這游宇宙外形雖然瘦弱,樣貌普通,可是智慧很高,胡克強看到了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可是游宇宙立刻認出了我  他對多天之前,在離他五公尺距離之外的陌生人,都保有深刻的印象,至少證明他有高超的記憶力。

他一看到我,就“啊”地一聲:“原來是你!我那天就覺得附近那人,坐在那里喝水,氣定神閑,一派高手風范,絕不是普通人,原來竟然是衛斯理先生,我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常言道: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雖然我自己知道和“氣定神閑”這種形容詞頗有一段距離,可是他的話聽起來還是十分順耳,我笑道:“你記憶力很強!”

游宇宙也不謙虛,點了點頭:“還算過得去!

胡克強在外形上比游宇宙高出許多,可是內在顯然很草包,他對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只是神情焦急,看來他很著急想把他的那個情節老套的故事告訴我們。

白素在他們坐了下來之后,道:“一直到在積沙島上,飛斧老大出手、毒刃三郎沉進了浮沙、玲瓏巧手仙帶著小師妹離去,種種經過我們都知道了,我們所不知道的是以后的事情!

胡克強很訝異:“這……這些事……難道江湖上一直有傳說?”

白素搖頭:“或許有,不過我只是聽說過他們的名號  ”

不等她說完,我就搶著道:“事情的經過,是那天我在喝水的時候,在一旁聽到的。當時我以為那是胡克強創作的故事,回來和白素說起,她見聞廣博,才知道真有這樣的人物,只是不能肯定,是不是真有這些事情?”

胡克強對我的問題,有些不知所措,一時之間沒有回答,反倒是游宇宙有反應:“應該有那些事情發生過!

我揚眉:“你有何根據?”

游宇宙向胡克強指了一指,胡克強這才道:“是我父親告訴我的!

他這樣回答,不清不楚,至于極點,我笑道:“令尊又是根據什么知道真有這種事情發生過?”

胡克強的回答更引人發噱,他道:“是我祖父告訴我父親的!

我正想哈哈大笑,卻看到白素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把我的笑聲瞪了回去,她同時很認真的問胡克強:“請問令祖父是……”

胡克強吸了一口氣:“我祖父叫胡正氣,外號人稱玲瓏巧手仙!

我也不由自主跟著吸了一口氣,因為這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們曾經討論過胡克強可能和故事中的人物有一定的關系,可是我無法設想是何等樣的關系,所以沒有進一步想下去。卻原來胡克強竟然是玲瓏巧手仙的孫子!

我感到意外之極,可是看白素的情形,卻完全像是意料之中,她點了點頭,神情更是嚴肅,又問:“令祖母是  ”

胡克強頓了一頓,游宇宙望著白素,現出極其佩服的神情,我在這時候竟然還感到白素的這個問題很可笑  哪有問人家的祖母是什么人的道理。

可是接下來胡克強的回答,卻又令我目瞪口呆。

胡克強道:“我祖母叫朱秀蘭,她就是事情里的小師妹!

白素立刻點了點頭,表示她在沒有聽到這個答案之前,也想到了這一點。

我卻覺得匪夷所思之極  小師妹愛毒刃三郎、飛斧老大愛小師妹,玲瓏巧手仙并不在這三角戀愛之中,怎么會后來和小師妹成了夫妻?

總算我并沒有疑惑多久,立刻就明白了,一定是玲瓏巧手仙帶著小師妹離去之后,小師妹雖然傷心,可是和二師哥在一起久了,自然也會日久生情,結成夫妻,也很正常。

然而我的神情,還是很訝異。游宇宙望著我笑:“衛先生,想不到吧!”

我笑得很勉強:“確然想不到  本來是故事中的人物,忽然變成了實實在在,感覺很古怪!

游宇宙笑得奇奇怪怪,又向白素望了一眼,顯然在心中說白素是早已想到了的,他接著道:“更怪不可言的事情,在后來發生  要不是事情夠怪,我們也不會來驚動衛先生和衛夫人!

游宇宙說到這里,忽然聽到樓上傳來一聲大喝:“快快直截了當,把怪事說出來!”

對陌生人來說,這來自紅綾的大喝聲,實在很令人吃驚,胡克強嚇得整個人直跳了起來,游宇宙總算相當鎮定,在打了一個突之后,吞了一口口水,望著從樓上跳下來的紅綾,吐了一口氣,道:“衛小姐真是名不虛傳的野人!”

紅綾來到游宇宙面前,向他做了一個很是猙獰的鬼臉,游宇宙挺了挺胸,表示不怕,可是臉色發白,顯然心中大有忌憚。紅綾捉弄了人,覺得很高興,哈哈大笑。

我怕她還要進一步嚇人,把她拉到了我身邊。

三、問題嬰兒

紅綾還是向游宇宙大聲喝:“趕快說,不然我這個野人,會把你吃了!”

胡克強立刻投降:“說,說,立刻說!”

游宇宙卻堅持:“不行!要從頭說起  衛斯理常說,事情如果不知道來龍去脈,很難說得明白!

我和白素同時笑:“不要緊,慢慢說!

胡克強仍然很害怕,向游宇宙道:“還是你來說……比我說得明白!

我忽然想到,道:“請令尊或者令祖父來說,豈不是更好?”

胡克強神情苦澀:“他們都已經過世了!

玲瓏巧手仙應該已經有八九十歲,不在人世,不算意外。想不到的是,胡克強的父親,也已經死了。

一時之間我無話可說,游宇宙道:“所以事情還是要從頭說起,才會明白!

我吸了一口氣:“好,可以從玲瓏巧手仙帶著小師妹離開之后說起!

游宇宙點頭,表示同意,看了紅綾一眼:“我盡量說得簡單就是!

于是游宇宙就把那故事繼續下去。

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離去之后,小師妹在傷心之余,足足有三年,幾乎一言不發,只是呆呆地對著毒刃三郎那只斷手,情狀又是詭異,又是恐怖。

這種情形,若不是玲瓏巧手仙也早已暗中戀著小師妹,實在難以忍受。

但是他既然暗戀小師妹已久,這時候能夠有機會和小師妹單獨相處,自然情況再壞,對他來說,還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他也知道在小師妹心中,毒刃三郎那只斷手,比他玲瓏巧手仙整個人還要重要,想到了這一點,心中雖然不是味道,可是他卻萬萬不敢得罪那只斷手。'。電子書:。電子書'

為了討好小師妹,他用盡心機,發揮他玲瓏巧手仙的本領,在那只斷手之外,包上了一層透明的薄膜,竟然令得那只斷手非但不會變壞,而且保持和才斷下來的時候一樣。所以當小師妹一天至少有十二小時將那只斷手貼在自己臉上的時候,除了斷手沒有活人的體溫之外,從小師妹陶醉的神情來看,她心中顯然有毒刃三郎在撫摸她俏臉的感覺。

玲瓏巧手仙也真有耐性,一點都不干涉小師妹的行為,一直到三年之后,有一天,小師妹忽然如同大夢初醒一般,從那種怪異的行為之中,醒了過來。她對著那只斷手,大哭了一場,從此把斷手收了起來。

游宇宙說到這里,特別提醒:“請注意,小師妹她在受了刺激之后,足足有三年時間,完全處于精神失常的狀態之中,而在這三年,玲瓏巧手仙一直陪著她,可以說寸步不離!

我們雖然不知道游宇宙何以要特別提出這一點,也都點頭,表示注意到了。

游宇宙繼續往下說。

小師妹在“清醒”之后,人顯得很憔悴,玲瓏巧手仙對她更是百般照顧,又過了一年,小師妹才問:“有沒有大師哥的消息?”

玲瓏巧手仙苦笑,這幾年來,他和小師妹隱居,故意完全不想知道飛斧老大的下落  為的是他知道飛斧老大對小師妹的愛戀,他不想飛斧老大再見到小師妹。

而這時候小師妹問起,他只好據實回答:“沒有,我根本沒有去打聽!

卻不料小師妹道:“很好,我再也不要見到他  你能不能帶我走得遠遠的,越遠越好,免得他會找到我們!

玲瓏巧手仙喜出望外,恰好那時候歐洲有一批巧匠,聽說玲瓏巧手仙的名頭,正在到處找他,想把他請到歐洲去,玲瓏巧手仙本來一口拒絕,現在小師妹要遠走高飛,他就答應了下來。

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在歐洲各國游歷了五年,最后在比利時定居了下來。

說到這里,游宇宙又提醒:“到這時候,離毒刃三郎沉入浮沙,已經過了九年!

我有點不耐煩他一直在提到時間,忍不住道:“時間過去多久,有什么關系,毒刃三郎不見得會復活!”

我只不過是隨便這樣說,絕對沒有什么意思,可是話一出口,胡克強和游宇宙的反應,卻激烈之極!

游宇宙倒還罷了,除了吸了一口氣之外,神情古怪。而胡克強卻在喉嚨里發出了一下怪聲,臉上肌肉不由自主不斷地抽搐,足有半分鐘之久,顯然他的情緒處于極不正常的激動狀態。

我不禁大是疑惑  難道我隨便一說,竟然說中了事實?可是根據敘述來看,毒刃三郎實在沒有還活著的可能!除非敘述的事實有出入。

我正在想著,向白素望了一眼,只見她也同樣有疑惑的神情。

而這時候,游宇宙居然問:“請問,那毒刃三郎有沒有可能并沒有死?”

游宇宙一問,胡克強的神情更是可怕,瞪住了游宇宙,額頭上青筋暴綻,像是立刻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