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而這時候,游宇宙居然問:“請問,那毒刃三郎有沒有可能并沒有死?”

游宇宙一問,胡克強的神情更是可怕,瞪住了游宇宙,額頭上青筋暴綻,像是立刻就要爆裂,鮮血會四下迸濺一樣?此@種神情,顯然是在責怪游宇宙不應該有此一問。

游宇宙神情堅定,向著胡克強道:“這個問題,是整件事情的關鍵,非弄清楚不可,所以一定要問!”

由于這時候,“胡克強的故事”只說了一半,后來據游宇宙說,又發生了怪不可言的事情,而我們并不知道是什么怪事,看來好像真的是毒刃三郎竟然沒有死。

游宇宙望著我,等我的答覆。

我道:“毒刃三郎有沒有死,決定在當時的情形。如果當時的情形確知敘述,他被飛斧砍斷了一只手,人又沉進了浮沙之中,那就萬無生理!

我說了之后,頓了一頓,又道:“而人死了之后,會不會復活,這問題比較復雜,可是以毒刃三郎的情形來看,就算他復活了,如何能夠從浮沙中掙扎出來?”

游宇宙接下來的問題,令我感到啼笑皆非,頗有“作法自斃”的感覺。

游宇宙道:“是不是有可能,恰好有外星人經過,救了毒刀三郎?”

白素、紅綾和溫寶裕都望著我笑  在我記述過的故事中,確然有類似的情形發生過,難怪游宇宙會“中毒”!

我瞪了各人一眼:“不能說沒有可能!可是機會極微。為甚么我們忽然要討論毒刃三郎有沒有死的問題?難道他真的沒有死,又出現了?就在比利時,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又見到了他?”

我發出了一連串的問題,游宇宙并沒有回答,可是胡克強卻對我的每個問題都做出否認,不斷地道:“沒有!沒有!沒有!”

他神情越來越激動,叫到后來,聲音嘶啞,白素過去握住了他的手,輕輕在他背上拍著,胡克強抓住了白素的手,索性嚎陶大哭起來。

我實在莫名其妙,紅綾看到了這種情形,想笑又覺得不好意思,神情古怪之極。

游宇宙道:“請別怪胡克強反應強烈,因為事情和他有十分深切的關連!

游宇宙這樣說,更是莫測高深  就算毒刃三郎沒有死,和現在只不過十幾歲的胡克強又會有什么關連?”

我一點頭緒都沒有,紅綾和溫寶裕都叫道:“我們投降!究竟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請快說吧!”

這時候在白素的安慰之下,胡克強已經止住了哭聲,可是還在抽噎,看起來實在是一個小孩子,在學校里那些崇拜他的女同學,一定想不到平時英明神武的胡克強會有如此軟弱的一面。

游宇宙吸了一口氣,繼續往下說。

當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在比利時定居之后,生活很穩定,玲瓏巧手仙一直不敢向小師妹求婚,反而是小師妹主動提出,兩人就成了夫妻。

第二年小師妹就懷孕,玲瓏巧手仙那時候的生活,滿意到不能再滿意的程度?墒抢咸鞝斂偛豢献屓诉^心滿意足的日子,總要設法來折磨人  小師妹十月懷胎,等到臨產,卻是難產!

當時玲瓏巧手仙在歐洲精密工藝界的地位很高,所以小師妹從懷孕起,就在全國最好的產科醫院做檢查,由當時的醫院院長親自照顧。

當時西歐是西方醫學最發達的地區,所以小師妹可以說是受到了最好的醫學照顧。

可是即使是現在,再好的醫學照顧,也無法挽救必然要來臨的死亡。

當時的情形是:大人是無論如何保不住了,整個醫院,一起動員,并且從荷蘭請來了醫生會診,要設法保住胎兒。

我聽到這里,暗暗搖頭  故事其實一點懸疑性都沒有,那胎兒當然沒有問題,就是胡克強的父親,游宇宙實在不必要在這上頭多費唇舌。

可是游宇宙還是把當時在醫院中的情形,說得十分詳細,而且還加以說明。

他道:“我認為當時醫院中的情形很是特殊,尤其是小師妹臨終時所說的話,請各位特別注意!

由于他的特別說明,所以我在敘述這段經過時,也就不斷地使用“當時”這個詞來強調。

那時候玲瓏巧手仙在醫院的產房外,真正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團團亂轉,坐也坐不穩,站也站不住,全身冷汗,把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雙手抓住了胸口,好像可以因此止住心痛。

開始還有人來勸他安靜一些,坐下來休息,可是后來也根本沒人理會他。他在產房外,看到醫生進出,看到院長把一些人趕出產房,又聽到院長和幾個還留在產房中的醫生,像是在劇烈地爭吵,可是他卻無法聽得懂。

原來玲瓏巧手仙巧于手,卻拙于口。而小師妹的情形和他恰恰相反。在歐洲幾年,小師妹是到哪一個國家,就很快把這個國家的語言學得幾乎和當地人一樣,玲瓏巧手仙卻在比利時住了很久,也只會說幾句普通的會話,當然完全無法聽懂醫生們在說些什么。

不過他卻可以肯定院長、醫生們都盡了力,因為當他終于聽到了嬰兒的哭聲,幾個醫生從產房出來,都滿頭大汗。

院長最后出來,玲瓏巧手仙已經焦急得要向院長下跪,他一看到院長,就抓住了院長的白長袍,心中一急,竟然用他的鄉下話問院長:“我女人怎么樣了?”

院長當然聽不懂他的鄉下話,可是玲瓏巧手仙的身體語言已經說明了一切。院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頭,示意他進產房去。

玲瓏巧手仙腳步踉蹌,走進產房,剛好看到小師妹在床上,雙手伸出,接過了護士手中已經包裹好了的嬰兒。

小師妹接過了嬰兒,看了一眼,就把嬰兒擁在懷里,玲瓏巧手仙這時候也不知道嬰兒是男是女,更沒有看到嬰兒的樣子,他撲到床前,看到小師妹全無血色的臉,心口一陣絞痛,跪倒在床前,喉頭哽咽,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玲瓏巧手仙可以看出小師妹這時候,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他心中自然傷痛無比。

小師妹頭緩緩轉動,先向懷中的嬰兒看了一眼,再望向玲瓏巧手仙,掙扎著說了幾句話。

那幾句話當時玲瓏巧手仙已經聽得發呆,后來更是苦苦思索了許多年,都難以真正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師妹當時所說的話其實并不難懂,小師妹在說話的時候,望著玲瓏巧手仙,玲瓏巧手仙感到她的目光已經有點散亂,顯然生命正在迅速離去,更是肝腸寸斷。

在這種情形下,他聽得自己的妻子用微弱的聲音在叫他  即使在成親之后,小師妹還是叫他“二師哥”。

小師妹叫了他兩聲,才道:“二師哥,我……對不起你……我做了一件事……瞞住了你……沒有告訴你……”

玲瓏巧手仙怔了一怔,一時之間不知道妻子這樣說是什么意思,他看到妻子眼前的情形,心如刀割,哽咽道:“說這些干什么,我們是夫妻……”

小師妹努力掙扎,喘著氣,打斷了他的話頭,繼續道:“二師哥,我做了這件事……瞞著你……你要原諒我……”

玲瓏巧手仙根本不知道小師妹做了什么事情,在這種情形下,他當然不會追問,只是連聲道:“原諒!原諒!當然原諒!你哪里會做什么錯事!”

小師妹凄然一笑,喘了幾口氣,又道:“你肯原諒我……那就要答應我一件事……”

玲瓏巧手仙淚如泉涌:“別說一件,多少件都答應你!

小師妹掙扎著將懷中的嬰兒遞向玲瓏巧手仙,玲瓏巧手仙將嬰兒接了過來,可是這時候他的視線還停在小師妹的臉上。小師妹的聲音更加微弱:“這孩子……求求你……對他好……別因為我做了那件事……而難為他……”

在游宇宙敘述到這時候之際,我還沒有開口,紅綾已經忍不住先叫了起來:“老天,小師妹究竟做了什么事?和孩子有什么關系?”

而胡克強在這時候雙手抱住了頭,身子在沙發上縮成一團,還在發抖。

敘述中的那個嬰兒,應該就是胡克強的父親,看胡克強現在的反應,那嬰兒難道有什么古怪?

白素瞪了紅綾一眼,嫌紅綾打斷了游宇宙的敘述。

而游宇宙根本沒有理會紅綾的叫嚷,自顧自在說下去。

當時玲瓏巧手仙雖然由于小師妹快要死去而心亂如麻,可是小師妹要求他答應的事情,他還是聽得清清楚楚,一時之間他只感到小師妹的要求簡直多余  自己的骨肉,當然會對他好,怎么會難為孩子。

所以他立刻道:“你放心,我寶愛這個孩子,甚于我自己……”

玲瓏巧手仙直到這時候,才低頭向自己早些時已抱在手中的嬰兒看去。

當他向嬰兒看去的時候,初生的嬰兒,居然也正好睜著眼望著他,玲瓏巧手仙剎那之間像是有一個焦雷打向他的頭頂,腦中“轟”地一聲巨響,只感到天旋地轉,眼前嬰兒的那張臉,突然之間像是無限止地在迅速擴大,大到了使他看不到其他任何東西。

這時候縮成一團在發抖的胡克強忽然插口,大聲道:“這時候是關鍵時刻,玲瓏巧手仙  我祖父說他實在太震驚了,所以完全無法知道自己究竟呆了多久!”

玲瓏巧手仙不知道自己呆了多久,才迸出了一句話來:“這孩子……這孩子……是  ”

他本來顯然是想向小師妹問有關孩子的事情,可是當他發問時,好不容易把視線從嬰兒的臉上移開,望向小師妹的時候,卻發現小師妹雖然還睜著眼,可是已經斷了氣。

玲瓏巧手仙在那一剎間,整個人騰云駕霧,簡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以他闖蕩江湖幾十年的經歷,什么樣的場面沒有見過,可是這時候對他的打擊實在太沉重,他眼前一黑,竟然昏了過去。

他人在醫院之中,自然沒有問題,不一會就被救醒,他睜開眼,就看到院長在床前。

他伸手抓住了院長的衣袖哀求:“求求你,救救我妻子!”

院長的神情充滿了同情:“她已經安息了!

玲瓏巧手仙用力搖院長的手臂,叫道:“我要問她一句話!我要問她一句話!”

院長難過地搖頭:“她現在不能回答你了……或許將來等你也上了天堂,那時候她會告訴你!

玲瓏巧手仙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的吼叫聲,狀類瘋狂,又進來了幾個醫生,將他按在床上,替他打了一針,他才算漸漸地鎮定了下來。

在這段時間中,院長一直看著他,在他不再吼叫,只是大口喘氣的時候,院長拍著他的手背,道:“你有什么問題要問你妻子,可以問我!

玲瓏巧手仙先是苦笑,接著他真的哈哈大笑了起來,而且越笑越瘋狂,簡直難以控制。

對他來說,院長的話實在太可笑了  他心中要問妻子的問題,怎么能夠對外人說?何況還是一身金毛的洋人!

他笑得幾乎要閉過氣去,這才想到,確然有一個問題要問院長,他止住了笑聲,又喘了好一會,才問道:“這……嬰兒……會不會……弄錯了別人的……”

院長怔了一怔,搖頭:“整個醫院,只有尊夫人一位亞洲產婦,當然不會有錯!

玲瓏巧手仙在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本來就沒有抱什么希望,可是院長的回答卻令他徹底絕望了!

玲瓏巧手仙閉上了眼睛,豆大的淚珠從他緊閉的雙眼中滾滾而下,在江湖上打滾的漢子,講的是好漢流血不流淚,可是又有道:英雄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玲瓏巧手仙這時候心中傷痛實在太甚,所以忍不住才淚如泉涌。

這游宇宙把“胡克強的故事”說得有聲有色,而且還像說書先生一樣,加上評論。

我們并沒有打斷他的敘述,因為在聽到他說到玲瓏巧手仙一看到了嬰兒就像是五雷轟頂一般,就已經知道那嬰兒有問題。

所以我們都在想:那嬰兒究竟有什么問題?這才沒有人出聲,可以讓游宇宙發揮他說故事的本領。

游宇宙講到這里,停了下來,看他像是并不準備立刻說出那嬰兒有什么問題,而要讓我們來猜測。

溫寶裕首先叫:“那嬰兒是一個怪胎,樣子可怕!”

他一面說,一面還扭屈臉上的肌肉,做出很可怕的鬼臉來。

我和白素、紅綾一起搖頭,否定了溫寶裕的想法  如果嬰兒是很可怕的怪胎,小師妹也應該有驚駭的反應才是,可是小師妹顯然并沒有這種反應。

而小師妹臨死之前的那些話聽來很是神秘,玲瓏巧手仙心中又有疑問,從這種種跡象看來,其間可能摻雜了復雜的男女關系,至于究竟如何,一時之間我也說不上來。

白素在這時候,示意紅綾說她的想法,我暗暗搖頭,心想事情若是牽涉到了復雜的男女關系,紅綾怎么能夠說得出所以然來?

紅綾想了一想:“這嬰兒顯然不是人人一看到就感到很可怕的怪胎,可是至少玲瓏巧手仙看到了他,覺得可怕。照這種情形來看,嬰兒的樣貌很特別  我猜是像一個玲瓏巧手仙熟悉的人,而且這個人是玲瓏巧手仙決不愿意見到的人!

想不到紅綾竟然可以作出如此有條有理的分析,白素神情高興,我一面忍不住鼓掌,一面已經從紅綾的分析之中得到了啟示,脫口叫道:“毒刃三郎!”

說那嬰兒的樣貌會像毒刃三郎,實在有點匪夷所思,可是根據一切情形來分析歸納,又似乎這是唯一的結論。

我的話一出口,一時之間沒有人出聲,顯然是雖然大家都同意,可是這結論卻又實在太怪異了!

我們望向胡克強和游宇宙,胡克強重新又抱住了頭,縮成一團。游宇宙吸了一口氣,從一只紙袋中,取出一本照相簿來。

游宇宙先把手按在照相簿上,向我們道:“各位的分析能力很強,確然,玲瓏巧手仙當時一看到嬰兒,就如同被雷打中一樣,就是因為他從嬰兒的臉上,看到了毒刃三郎的影子,至于那嬰兒像毒刃三郎像到什么程度,說也說不明白,請各位看一些相片,才能明白!

這時候我心中的疑惑到了極點  小師妹產下的嬰兒,怎么可能像毒刃三郎呢?

唯一的可能當然應該是嬰兒的父親是毒刃三郎。

遺傳因子對人的外形起決定性的作用,嬰兒樣貌像父親,或者像母親,或者又像父親、又像母親。下一代和上一代樣貌相似,是十分普通的遺傳現象,誰都不會感到奇怪,因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更有很多情形,下一代和上一代的樣貌,并不相似。這種情形也很普遍,有的甚至于兩代之間,找不出半分相似之處,然而這種情形也不會令人覺得怪異。因為人的臉面,雖然人人都由眼、耳、口、鼻組成,可是人面組合卻可以形成千變萬化不同的形狀,形成不同的樣貌。

遺傳因子可以使下一代和上一代樣貌相似,卻也不會百分之百相同。

沒有血統關系的人之間,雖然也有樣貌相似的,可是機會并不大,而且相似的程度也不會很大,那是億萬種不同的人面組合偶然出現的巧合。

像小師妹產下的嬰兒,容貌竟然酷似毒刃三郎,那當然不可能是巧合。再加上小師妹臨終之前,又說了那番話,表示她做了對不起玲瓏巧手仙的事情,又要玲瓏巧手仙不可難為孩子,種種情形,都說明了這嬰兒的來歷大有問題!

雖然很駭人,可是不論怎樣分析,都不能排除嬰兒的父親就是毒刃三郎的這個可能!

而當時在醫院,玲瓏巧手仙一眼看到嬰兒,就如同五雷轟頂,當然是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一點的緣故。

當時玲瓏巧手仙的驚駭實在是到了極點,難怪他雖然久歷江湖,也會經受不起,而昏了過去。

他想到嬰兒的父親會是毒刃三郎。首先毒刃三郎沒有死,這已經是大打擊,然后自己的妻子竟然會和毒刃三郎繼續有來往,而且私通,這更是男人的最痛,玲瓏巧手仙沒有因此發瘋,算是十分堅強的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