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槭掌鵠,是歌幓e壞玫氖攏比幻揮心茄,会去追问?br />
這時候想了起來,他忽然起了一個念頭:會不會是那只斷手成了精怪?

民間傳說中很多精怪作祟的故事,使玲瓏巧手仙在無法揭開疑團時,只好朝這方面去想。

這個疑團,年復一年,在他心中非但沒有揭開,而且變得越來越大!

在胡疑開始懂事的時候,玲瓏巧手仙就向胡疑說故事,說的就是當年四個師兄姝的事情,不過并沒有告訴胡疑故事中的人是誰,一直等到胡疑二十歲那年。

在胡疑成長的歲月中,玲瓏巧手仙盡心盡力地培育,請了最好的教師傳授學問,而他自己則不斷地通過說那個故事,來教育胡疑為人應該正直、忠誠、老實,一定要走正路,不能憑自己有本領,就走上邪路。

令得玲瓏巧手仙可以感到安慰的是,胡疑的容貌雖然越來越像毒刃三郎,可是行為舉止,性情心地卻沒有半分接近毒刃三郎,成長成為一個很正直有為的青年,進入了比利時著名的大學。

在這二十年中,玲瓏巧手仙一直想把那只斷手找出來,可是卻無論怎么找都找不到,無法想像小師妹把它藏到了何處。

在胡疑長大了之后,玲瓏巧手仙問過自己千百次:是不是要把自己心中的疑團告訴他?

這很難決定,不告訴胡疑,玲瓏巧手仙感到那等于是向胡疑隱瞞了他的身世  事情十分吊詭,雖然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胡疑有可能是毒刃三郎的后代,可是兩者之間容貌如此相似,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要是告訴胡疑,胡疑必然對自己的身世起懷疑,也就會影響他們父子之間的感情。

在這期間,玲瓏巧手仙也曾經不斷地尋訪可以確切的、百分之百的證明胡疑是他兒子的方法,可惜在那個時代,以DNA的檢查對比來確定血緣關系的方法還沒有發現,所以沒有一種方法可以絕對肯定兩人之間的父子關系。

可能是由于長時間被心中的疑團所困擾的緣故,影響到了情緒(情緒可以殺人),所以玲瓏巧手仙衰老得很快,在胡疑過了二十歲生日不多久,玲瓏巧手仙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眼看沒有幾天可以活了。

在這時候,他還是無法決定把事情告訴胡疑還是不告訴胡疑。

雖然他竭力反對,可是胡疑還是把他送進了醫院。而那醫院,竟然恰好就是二十年前胡疑出生的那家醫院,往事一起涌上心頭,玲瓏巧手仙更是百感交集,他決定不把事情說出來  這事情困擾了他下半生,他不能使胡疑再受這個問題的困擾。

當他有了這個決定之后,有一件事他非做不可,那就是他必須把當年他們四個人所拍的那張照片毀去,不然胡疑只要一看到那張照片,就必然會知道自己的來歷有問題。

所以玲瓏巧手仙非出院回家去完成這件事不可。

然而那時候玲瓏巧手仙已經接近死亡,胡疑當然不同意他出院,兩人起了很激烈的爭吵,玲瓏巧手仙用最嚴厲的話,表示非回家不可。

最后胡疑扭不過玲瓏巧手仙,救護車把玲瓏巧手仙送回家中,卻不料玲瓏巧手仙這一回弄巧成拙。他回到家中,自己根本沒有氣力取照相簿,他支開了胡疑,要護士替他取出照相簿來,他取下那張照片,想把它燒掉,可是還沒有劃著火柴,他就斷了氣。所以胡疑一進來,就看到他手中拿著那張照片。

玲瓏巧手仙在向胡疑不斷地講述往事的時候,并沒有作任何隱瞞,他只是沒有說出胡疑的容貌像毒刃三郎。

所以胡疑當時縱玲瓏巧手仙手中,把那張照片取下來,只看了一眼,就立刻知道那是當年四個師兄妹的合照,他也立刻在照片上認出了自己的母親?墒墙酉聛硭吹搅苏掌系亩救腥,和在毒刃三郎身邊的玲瓏巧手仙,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任何人在那一剎間,都會受到震動。

照片上的玲瓏巧手仙,是胡疑一直在叫他“爸爸”的人,可是胡疑的容貌卻和玲瓏巧手仙沒有半分相似,反而九成九像毒刃三郎!

這是怎么一回事?

胡疑拿著相片,想問玲瓏巧手仙,可是他看到的是一張已經沒有了生命的臉。

他知道,這將成為他終身的疑問  沒有任何人,再可以給他答案了。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胡疑在剎那之間實在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他身子搖晃了幾下,竟然昏了過去。

胡克強在敘述到這里的時候,略停了一停,才道:“我父親后來覺得自己很幼稚,把身世看得太重要了。其實一個人就是一個人,和他的父母是什么人,確然有關系,可是關系并不重要,不至于到決定這個人是什么樣人的程度!

胡克強的話聽來有點亂,可是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胡疑在一看到那張照片時竟然激動到了昏過去,當然是他后來想通了,明白做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本身為人如何,而不是自己的身世如何。

不知道胡疑是過了多久才想通了這一點的,胡克強顯然比他的父親好得多,在少年時期就明白這個道理了。

我鼓掌表示欣賞,道:“你能明白這一點,再好不過。本來可以有最簡單的方法證明你和你父親的血統,現在也不必多此一舉了!

胡克強頓了一頓,和游宇宙齊聲道:“你的所謂簡單的方法,是進行DNA的對比?”

我攤了攤手:“當然是,難道還會有更好的方法?”

胡克強苦笑:“在我父親去世之前,這種脫氧核糖核酸的對比證明血統關系的方法已經發現,我父親也不是不想弄清楚他和我祖父之間的關系,可是  ”

溫寶裕自作聰明打斷了他的話頭:“就算人死了,在遺體,甚至骨骼上也可以取得需要的對比材料!

游宇宙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老氣橫秋地道:“造化弄人,像是要把這件事成為永遠的謎團!”

胡克強苦笑:“我祖父的遺體,落葬之后不久,遇上了一次大水災,把墳場沖垮,遺體不知所終,我父親曾經出重賞,也沒有結果!

五、假設

大家聽了胡克強的話,都只好苦笑。玲瓏巧手仙的遺體不見了,當然就無法進行脫氧核糖核酸(DNA)的對比,要解開這個疑團也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我不知道紅綾最近用她的超能腦部吸收了什么新知識,可是從她接下來所說的話中,可以看出吸收的知識范圍之廣,她道:“這種事情常有發生,連大音樂家莫札特的遺體,也遭受過同樣的命運!

胡克強嘆了一口氣:“莫札特相我沒有關系,我祖父卻……”

他話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顯然是想到了他口中的“祖父”有可能根本不是他的真正祖父之故!

我伸手在他肩頭用力拍了一下:“你既然已經明白為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就不必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

胡克強揚眉,用充滿了挑戰的神情望著我,游宇宙已經忍不住先叫了起來,兩人齊聲道:“這話,不像是衛斯理說的!”

我不禁苦笑,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抹了幾下  剛才我勸胡克強不要再把事情放在心上,這話確然不像是我說的。

因為胡克強血統如何雖然不重要,可是這件事本身卻怪異莫名,值得追究。

事情詭異在何以胡疑的容貌會像毒刃三郎?

而胡克強和胡疑也幾乎百分之百相似,由此可知這容貌相似的遺傳因子極其強烈,在決定后代的容貌上起很大的作用。

一般來說,遺傳因子即使決定人的容貌,也很少有如此強烈的作用,以致兩代,甚至三代之間,相似程度如此之甚!

問題更在于,胡疑完全沒有理由像毒刃三郎,因為早在胡疑出生十年之前,毒刃三郎已經死了。

根據過去發生的事情來看,毒刃三郎的死亡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這就令事情變成了一個解不開的謎團。而我,衛斯理,一直以揭開各種疑團著稱,現在居然幾乎完全沒有了好奇心,竟然勸胡克強不要再把事情放在心上,確然反常,難怪游宇宙要怪叫。

我吸了一口氣,有點無可奈何地道:“那你們的意思是……”

胡克強并不立刻回答,他道:“我父親也是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向我說這個故事,到了我十二歲那年,他就把我們的容貌像足了毒刃三郎的這個事實告訴了我  因為那時候他癌癥已經到了末期,他還是想解開這個疑團,當時我就第一時間想到:去找衛斯理!”

溫寶裕插口:“你父親為甚么不早想到來找衛斯理?”

胡克強搖頭:“我不知道  事實上我現在并不一定要尋根究底,而是我認為衛斯理絕沒有理由放過這樣的一樁怪事!”

他說的時候,直視著我,我還沒有回答,白素已經道:“他不會放過,就算他放過,我也不會放過!

紅綾幫腔:“就算他們都放過了,還有我!

我又好氣又好笑:“很好,后繼有人,我可以休矣!”

(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已經兩次想到“可以休矣”,這種現象是不是說明我真的可以休矣?)

當下白素來回走動,一面走,一面道:“玲瓏巧手仙曾懷疑毒刃三郎的那只斷手  ”

我不等她說完,就打斷了她的話頭:“玲瓏巧手仙說那只斷手成了精,你相信?”

我這樣問白素,并沒有完全否定的意思。我曾經記述過“成精”的故事,那是有關生物的生命形式轉變的過程。

當然在傳說中也有根本不是生物而“成精”的例子,例如掃帚、石頭等等,也會成精。從這些例子來看,一只手會成精,當然不是沒有可能  一只手,至少是曾經有過生命的。

白素皺著眉,過了一會,才搖了搖頭。

紅綾和溫寶裕不明白,齊聲問:“究竟是什么設想?”

白素還是搖頭,道:“就算斷手成了精,變成了人,而且是一個隱形的妖精,只要他參加了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之間的生活,玲瓏巧手仙沒有不發覺的道理!

白素的分析很有道理  一對形影不離的夫妻,若是其間忽然有第三者出現,就算這第三者是一個隱形的妖精,做丈夫的也萬無不覺察之理。

所以那只毒刃三郎的斷手成精作祟的設想不能成立。

我相信白素剛才提出那只斷手,也不是作斷手成精的設想。

白素又想了一會,問胡克強:“那只斷手從此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胡克強吞了一口口水,并沒有直接回答,他道:“我父親把這一切告訴我的時候,曾經告誡我不要像他那樣為了自己的身世而一輩子鉆牛角尖,他就是為了鉆牛角尖,所以心情十分痛苦憂郁,他的癌癥也有可能因此而來。所以我對整件事只是感到好奇  事情到了我身上,究竟已經隔了一代,我的身世沒有問題  胡疑肯定是我的父親?墒俏腋赣H為了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做了許多許多查究的工作  ”

他說到這里,頓了一頓,才接上白素的問題。他繼續道:“我父親也曾經想到那只斷手很有古怪,他對我說,每次當他想到當年小師妹握著那只斷手的時候,他不知道玲瓏巧手仙如何可以忍受,他沒有目睹當時的情景,單是想到這種情形,就忍不住作嘔!

我很能明白胡疑的這種感覺   師妹把那只斷手貼在自己臉上的那種情形,確然毫無美感,只有令人感到詭異的惡心。

胡克強繼續道:“后來那只斷手不見了,當然是給小師妹藏了起來  ”

溫寶裕插口:“為甚么不是扔掉了?”

胡克強吸了一口氣,他倒真的可以做到像是在講別人的故事一樣。他道:“玲瓏巧手仙明白小師妹的為人,他知道小師妹一定是將那只斷手秘密地收了起來,不會扔掉,就像她從此之后雖然再也沒有提起過毒刃三郎,并不是把毒刃三郎忘記,而是把她對毒刃三郎的回憶,深深地藏在心底!

我們都不出聲,等他說下去。

胡克強道:“所以玲瓏巧手仙一直想把那只斷手找出來,他沒有成功,我父親就繼續找,像發瘋一樣的找……”

他說到這里,現出很難過的神情:“我父親甚至于把整幢房子都拆了,可是一樣找不到。就是在拆了房子之后,他才離開了比利時,回到東方來的!

我皺了皺眉:“要把一樣東西藏起來,并不一定要藏在家里!

胡克強苦笑:“可是根據玲瓏巧手仙所說,小師妹根本很少離開家,就算外出,也一定是兩夫妻一起,小師妹沒有機會把東西藏到外面去!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這時候我完全明白白素剛才提出那只斷手的用意  那只斷手確然很有古怪,雖然是什么樣的古怪,我還毫無頭緒,但是有古怪則可以肯定。

胡克強見我們暫時沒有什么新的意見,他道:“我父親把事情告訴我的時候,提出了一些他的設想!

我們忙道:“說來聽聽!”

胡疑的設想,當然十分重要,因為他本身就是問題的關鍵  他的容貌為什么會像毒刃三郎,是整件事最怪異之處。

胡克強頓了一頓:“他的設想……實在沒有什么根據,他說民間婦女懷孕之后,習慣把一些可愛小孩的圖片貼在當眼的地方,隨時可以看到,據說看得多,將來生出來的嬰兒,就會像圖片中的孩子那樣可愛……”

胡克強在說這一段話的時候,很是猶豫,顯然他認為這種行為是無稽之談。

我和白素都笑了起來,因為那種行為,雖然談不上有任何根據,可是卻實在深入民心,幾乎所有的懷孕婦女都做過同樣的事情,連白素也未能免俗。

當然并沒有這樣做了之后,真的有效的例子,可是偏偏人人都相信會有用,大概是由于這樣做也不會有什么壞處的緣故。

白素在笑了一下之后,神情變得嚴肅,她道:“你父親的假設是以為孕婦的思想會對胎兒的容貌產生影響?”

我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氣  胡疑如果有這樣的假設,這真是匪夷所思之極!

雖然多看可愛漂亮的小寶寶,將來孩子也會可愛漂亮的這種說法,根本就是認為孕婦思想會影響胎兒的容貌,可是那只是一種說法而已,誰也不會認真當真。

而胡疑卻將之具體化,設想為“孕婦的思想會影響胎兒的容貌”。

胡疑這樣設想的用意很容易理解  小師妹心中一直在懷念她所愛的毒刃三郎,所以影響了胎兒的容貌,以致胎兒出世,樣貌就像足了毒刃三郎。

胡疑的這個設想,把事情簡單化得十分徹底。

如果真的可以證明這個設想,當然任何問題都不再存在了。

然而,雖然民間有這樣的說法,而且幾乎人人都那樣做,可是絕無方法在科學上證明這一點。

而且要在科學證明這一點,復雜無比,首先要明白為什么一個人的容貌會像另一個人。

最通常容貌相似的原因是遺傳因子在起作用,所以有血緣關系的人容貌也最容易相似。

對這一點,早已有很確切的了解,那是由于例子太多的緣故,所以形成了認識。然而雖然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但是遺傳因子在容貌相似中起作用的詳細情形如何,在科學上還是一片空白,處于一種“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情況,沒有科學家說得出其中的真正究竟。

所以要證明孕婦的思想會影響,甚至決定胎兒的容貌,根本無法做得到。

胡克強也顯然很明白這一點,他神情苦澀:“這個設想很無稽,是不是?”

我道:“至今為止,人類還只知道容貌相似是來自血緣關系!

我認為我這樣說法再妥當不過,可是白素卻搖了搖頭,糾正我的話。她的糾正乍一聽來,說了等于沒有說一樣。

她道:“不對,應該說血緣關系形成容貌相似!

我攤了攤手:“有什么不同?”

?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