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我認為我這樣說法再妥當不過,可是白素卻搖了搖頭,糾正我的話。她的糾正乍一聽來,說了等于沒有說一樣。

她道:“不對,應該說血緣關系形成容貌相似!

我攤了攤手:“有什么不同?”

白素道:“略有不同  血緣關系并不是造成容貌相似的唯一原因,也有完全沒有血緣關系的人容貌很相似的例子!

我瞪大了眼想了一會,不得不同意白素的說法。

在完全沒有血緣關系的人之間,確然也有容貌相似的例子。

在這時候,我突然想到,人的容貌實在是天地間的一樁怪事,只不過平時人很少想到這一點。

試想想,所有人的容貌都由同樣的組件組成:眼、耳、口、鼻,同樣的組件在一個大小不會相差很大的空間中組合,照說應該不會有什么大的變化,就算有變化,也應該變不出什么大花樣來?墒鞘聦崊s和想像不一樣,人的容貌就在那樣固定的條件之中,不知道可以變出多少花樣來!

在地球上只有十億人的時候,就有十億個不同的容貌,在地球上有六十億人的時候,就有六十億不同的容貌。

雖然說容貌有相似的,可是那只是“相似”,絕不是“相同”!

像胡克強和胡疑之間如此相似,在父子如此親密的血緣關系中也十分罕見。至于胡疑和毒刃三郎的相似,若是兩人之間沒有血緣關系,更是不可想像!

我不禁苦笑,因為想到這里,又兜回原地了  還是以為胡疑和毒刃三郎之間有關系,可是事實上卻又找不到他們之間有任何實際上的關系,除非承認孕婦的思想會影響胎兒的容貌!

兜來兜去,還是在原地踏步。溫寶裕也苦笑:“看來唯一的方法,是起小師妹于地下,要她自己說出當年究竟發生過什么事情了!

溫寶裕這樣說,并不是開玩笑,而是在過去,確然曾經有過和靈魂打交道的經歷,所以如果可以找到小師妹的靈魂,自然可以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也正由于有和靈魂打交道的經歷,所以也知道要和一個指定的靈魂接觸是多么困難的事情,要找出這件事的真相,還是在人間努力容易得多。

對于溫寶裕的話,胡克強充滿了希望,我花了一些時間,向他解釋人和靈魂接觸的局限性,至今為止,即使是最好的靈媒,也不能和指定的靈魂接觸  我常開玩笑似地說,在靈魂存在的空間中,實在太多靈魂了,在那么多的靈魂中,隨便碰到幾個很容易,要找出特定的一個來,就極困難。這情形就像在人間我們每天都碰上很多人,可是要找一個特定的人,就很難了。

胡克強接受了我的解釋,很是無可奈何:“看來這個謎團永遠不能揭開了!

我皺著眉:“那也未必  令尊除了‘孕婦思想影響胎兒容貌’之外,還有什么設想?”

胡克強欲言又止,神情很不好意思。

白素鼓勵他:“你只管說,我們這里幾個人,可以接受任何匪夷所思的假設!

胡克強有點鬼頭鬼腦,向我指了一指,好像事情會和我有關一樣,很令我莫名其妙。他一開口,果然和我有關,他道:“那是我的設想  看衛斯理記述的故事多了,有這樣的設想,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我哼了一聲:“你是想說事情和外星人有關?我看這件事情和外星人很難扯上關系!”

胡克強大聲表示不同意:“當然可以扯上關系!”

游宇宙也大聲道:“非但可以有關系,而且可以有兩種假設!”

我和白素忍不住笑:“說來聽聽,看看你們‘中毒’的程度如何!

游宇宙縮了縮頭:“人家都說我中毒的程度已經無藥可救,不知道是不是!

這里所謂“中毒”,當然是指受我所記述故事的影響,在那些故事中,出現過各種各樣的外星人,所以胡克強和游宇宙就認為事情和外星人有關,而且還有兩種設想之多,真有點青出于藍。

我做了一個手勢,請他詳細說。

胡克強先道:“第一個可能,是在那積沙島的浮沙之下,有外星人在  ”

他說到這里,頓了一頓,望著我們。

我和白素、溫寶裕、紅綾一起點頭  我們并不是就此以為在那積沙島的浮沙之下,真有外星人。而是覺得在那積沙島的浮沙之下,有“有外星人”的可能。

不抹殺任何可能,這是科學的態度。

胡克強原來可能是雖然有了假設,不過沒有什么信心,所以才說話很遲疑,這時候得到了我們的鼓勵,他挺了挺胸,繼續說下去:“所以毒刃三郎在沉下去之后,遇到了外星人,外星人教了他,他沒有死……后來又有機會離開了浮沙,找到了小師妹……”

他沒有再往下說  不必說也可以知道他的設想中,毒刃三郎找到了小師妹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搖頭:“毒刃三郎在浮沙下被外星人所救,這樣的設想并非不能成立?墒嵌救腥珊髞碚业搅诵熋,這個設想就不能成立,因為毒刃三郎和小師妹如果見面,玲瓏巧手仙絕對沒有不知道的道理!

胡克強道:“如果毒刃三郎真的曾經和外星人相處,根據衛斯理故事中外星人必然具有超地球能力的原則,毒刃三郎就有可能學會了一些外星人的異能,使得玲瓏巧手仙對他和小師妹見面……一無所知……”

胡克強在說到這里的時候,又有點遲疑,我笑道:“那是什么樣的異能?”

胡克強向游宇宙望去,游宇宙代他回答:“外星人的超能力有千萬種,可以作各種設想!

我道:“試舉一例!

游宇宙應聲道:“例如毒刃三郎有能力干擾玲瓏巧手仙腦部的活動,使他產生幻覺,覺得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他就以為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了!

我呆了一呆,游宇宙這種假設,豈止可以成立,簡直很有可能就是事實!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卻正在搖頭。

白素道:“我并不是說這假設不能成立,而是指出這假設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

游宇宙和胡克強望定了白素,白素繼續道:“你們忽略了毒刃三郎的為人。毒刃三郎如果從外星人那里得到了超能力,他在離開浮沙之后,絕不會去找小師妹  從頭到尾,都只是小師妹愛他,而他根本不愛小師妹。他如果有超能力,必然在江湖上比以前更厲害千萬倍地興風作浪,不會默默無聞,從他的為人來看,我不認為毒刃三郎沒有死!

白素根據“人的行為由人的性格決定”的原則來分析,當然合情合理,胡克強和游宇宙立刻接受。

游宇宙道:“我們也想到過這一點,所以根據小師妹的為人,有了第二個設想!

溫寶裕哈哈大笑:“不是毒刃三郎遇上了外星人,是小師妹遇上了外星人!”

溫寶裕笑得有點輕佻,游宇宙和胡克強瞪了他一眼,我也對溫寶裕的態度表示不滿,冷冷地道:“為什么不可以?”

溫寶裕有一個好處,就是很肯認錯,他立刻道:“對不起,我并沒有不同意的意思,只是感到有趣而已!

我冷笑:“何趣之有?”

溫寶裕做了一個鬼臉:“他們兩人硬要把事情推到外星人身上,十分之衛斯理,有趣得很!

游宇宙和胡克強看來真的“中毒”甚深,他們立刻又引用我的話:“當只有這一個可能的時候,這個可能再荒謬無稽,也就是唯一的可能!”

溫寶裕聲明:“我不是說沒有這個可能,我只是感到事情有趣,請說出你們的假設!

游宇宙道:“就是小師妹遇到了外星人!

溫寶裕笑:“假設一定還有更豐富的內容,不妨說來聽聽!

游宇宙向我望了一眼,我向他點了點頭,表示鼓勵。

游宇宙這才道:“我們設想小師妹遇上外星人,并不是偶然發生的事情……”

他這樣說,倒令我感到很意外,所以有愕然的神情。

游宇宙一直在留意我的反應,我的愕然,令他頓了一頓,才繼續說下去:“小師妹一直在懷念毒刃三郎,她在懷念毒刃三郎的時候,腦部活動一定十分劇烈,由此產生相當強  至少和人類平常不同的腦電波。這種腦電波容易被外星人感受到(通過儀器接收或者是直接的感受),所以外星人有可能是主動來找小師妹,想知道小師妹何以會產生這樣不尋常的腦電波。外星人來到地球,要研究地球人的行為,小師妹這種不正常的情形,自然會成為他們研究的對象!

游宇宙的這番假設,完全可以成立,我們都點頭。

游宇宙得到了鼓勵,顯得更理直氣壯:“小師妹和外星人相會,外星人當然有方法不讓玲瓏巧手仙覺察。相信小師妹對外星人訴說了她對毒刃三郎的懷念,那時候小師妹應該已經懷孕,于是外星人可能是出于同情,也可能是開玩笑,更可能是惡作劇,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使胎兒的容貌像毒刃三郎!

我吸了一口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因為游宇宙和胡克強的假設,雖然開始可以成立,可是發展出來的內容,卻真的是“硬推在外星人身上”,這種和外星人的關系,其實絕不衛斯理!

我還在想如何說才能不打擊他們的自信心,溫寶裕已經老實不客氣地問:“外星人為甚么要使胎兒像毒刃三郎?”

游宇宙揚了揚眉:“因為小師妹思念毒刃三郎,外星人以為孩子像毒刃三郎,小師妹會喜歡!

紅綾也不客氣:“外星人怎么知道毒刃三郎長得什么樣子?”

溫寶裕再道:“就算知道了毒刃三郎的樣子,又用什么方法才能使胎兒變模樣?”

一連串的問題,令得游宇宙和胡克強難以招架,胡克強瞪大了眼,游宇宙卻笑道:“外星人自然有他們的辦法,我要是知道,我也變成外星人了!

游宇宙這種說法,有點無賴,我笑道:“在我記述的故事中,外星人不單是存在于設想中,而是真正出現,而且不是把任何事情都推在‘外星人自然有辦法’上  這樣做可以令事情簡單化,但是卻沒有真正的結果!

游宇宙嘆了一口氣:“這是我們所能作出的假設  除此之外,我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別的可能!

一時之間大家都默然,因為我們也無法作出別的設想!

白素先打破沉默,她道:“當嬰兒出世的年代,雖然還沒有DNA的鑒定對比方法,可是也已經有了一定的方法,基本上確定血緣關系。玲瓏巧手仙難道連這些方法都沒有使用過?”

胡克強回答了這個問題,他道:“血型的檢驗沒有結果……應該說沒有問題,小師妹和玲瓏巧手仙都是O型,我父親也是O型……就是不知道毒刃三郎是哪一型。血型沒有問題,絕不能消除玲瓏巧手仙的疑心!

由于孩子的容貌,只是血型沒有問題,玲瓏巧手仙心中的疑團還是存在,無法解決。

玲瓏巧手仙是帶著心中的疑團去世的  不知道他的靈魂有沒有和小師妹的靈魂有接觸,如果有,這個疑團應該已經解開。同樣的,胡疑也是一樣。

胡克強在這時候苦笑:“我不想和我父親、不想和玲瓏巧手仙一樣  人死了之后,靈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畢竟是虛無飄渺的事情,我不想帶著疑團死去,我要在活著的時候解開這個疑團!

可以明顯看得出來,胡克強剛才雖然說過“人重要的是自己”,可是他還是很受這個疑團的困擾。

胡克強也感到自己有矛盾之處,他解釋道:“我并不是一定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而是要揭開疑團!

我忍不住笑他:“有什么不同?”

胡克強道:“有不同!要揭開疑團,是要解決一個看來是無可解釋的謎,這是一種為明白究竟而作的追求,和個人身世無關,像各位在知道了有這樣的怪事之后,也必然會努力去追求真相,我和各位一樣!”

胡克強這一番話,說得慷慨激昂,相當精采。

六、第一步

紅綾首先鼓掌:“說得好!我們一定共同努力,把這個疑團解開!”

溫寶裕也豪氣干云:“要是我們都解不開這個謎,地球上就沒有人可以解開了!”

看來紅綾和溫寶裕都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

這件事雖然很小規模,牽涉到的人不超過五個,也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情節,看起來很簡單,和我以前經歷過的一些怪事比較,簡直小巫見大巫,不可同日而語。

可是在這件事中,卻有一個“死結”,解不開這個結,事情就永遠是疑團。

這個“死結”就是毒刃三郎的死無可懷疑,小師妹懷孕在十年之后,何以產下的嬰兒會酷似毒刃三郎?

我把這一點提了出來,然后問紅綾和溫寶裕:“請問如何解釋這一點?或者請告訴我,第一步應該怎么走?”

溫寶裕吞了一口口水,喉嚨里發出了一陣毫無意義的聲音,紅綾則瞪大了眼,無話可說。

溫寶裕當然比紅綾滑頭,他立刻反問:“以你來看,第一步應該如何走?”

他的這種反應,早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我立刻回答:“沒有第一步  根本走不出第一步!”

溫寶裕和紅綾神情都大不以為然,他們望向白素,尋求支持。我也向白素望去,以為白素一定會同意我的說法,卻不料白素對我搖了搖頭,顯然有不同的意見。

她道:“不是走不出第一步,而是整件事只有一步,只要跨出了這一步,事情就解決了!

我還以為白素會說出什么精辟的意見來,誰知道她竟然說了一句等于不說的話,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誰不知道媽媽是女人!”

白素并沒有要和我爭辯的意思,紅綾卻立刻代她媽媽發言:“媽的意思是,事情不難解決,爸你只看到了死結,而媽卻看出事情其實十分簡單!

我繼續笑:“我并沒有說事情復雜,就是一個簡單的死結!

紅綾竟然成了白素的代言人,她應聲道:“簡單的結,就用簡單的方法來解!

我指著她的鼻尖,笑道:“不是‘簡單的結’,是‘簡單的死結’,死結不論簡單復雜,都解不開,要不然就不是死結了!

紅綾笑道:“所以我不以為這是死結,只不過是一個很難解的、卻很簡單的結!

我又好氣又好笑:“既然如此,剛才我問你第一步應該怎么走,你為什么只是乾瞪眼,答不上來?”

紅綾笑道:“剛才我一時之間沒有準備,現在有了媽的提示,我有了新的想法!

我連連點頭:“我再問一次:第一步應該怎么走?”

這時候連溫寶裕也莫名其妙,不知道紅綾在白素那幾句話中,得到了什么啟示。

紅綾這一次連想都沒有想,就道:“到比利時去!

這回答頗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且我也想不到到比利時去會有什么作用,我正想取笑紅綾,卻看到白素向紅綾點了點頭,大有嘉許的神情。

這表示白素同意紅綾的說法  這更是意料之外之極。

我暫時不出聲,果然溫寶裕也想不通,他搶著問:“到比利時去干什么?”

紅綾回答得很妙:“到了比利時之后要干的事情是第二步了,我剛才的答案是第一步!

游宇宙道:“那么何以要走這第一步?”

紅綾對答如流:“事情是在比利時發生的,要解決當然第一步應該到比利時去!

紅綾的說法,無可辯駁,可是那只是“偉大的空話”,對于解決實際問題一點幫助都沒有。

溫寶裕、游宇宙和胡克強立即發出了不滿和不屑的聲音,顯然他們的想法和我一樣。

而白素的想法卻和紅綾相同,她接著紅綾的話:“到比利時之后,就可以走第二步!

我們沒有再提問題,等白素往下說。

白素卻不解釋第二步該怎么走,忽然話鋒一轉:“有一件事,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