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我們沒有再提問題,等白素往下說。

白素卻不解釋第二步該怎么走,忽然話鋒一轉:“有一件事,我們開始都忽略了,這件事可能相當重要!

大家仍然不出聲,白素繼續道:“事情發生之后  嬰兒生下來之后,玲瓏巧手仙根據小師妹臨終的話,一直在疑心小師妹對他不忠,所以才有嬰兒容貌如此古怪的情形出現?墒撬终也怀鲂熋迷谏钌嫌腥魏涡胁钐ゅe之處,所以百思不得其解。我們相信了玲瓏巧手仙的結論,自然而然就和玲瓏巧手仙一樣,無法解釋事情如何發生!

我一面聽,一面搖頭,等白素說完,我道:“小師妹生活情形如何,我們只有依據玲瓏巧手仙的說法,不能平空想像,因為當時只有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生活在一起!

白素道:“是,不過玲瓏巧手仙如果忽略了一點,我們不應該也跟著忽略!

白素第二次提到了我們有忽略之處,我想了一想,還是不明白我們忽略了什么,我向紅綾望去,紅綾卻像是胸有成竹,而溫寶裕、胡克強和游宇宙,卻都和我一樣,莫名其妙。

顯然是她們想到了一些關鍵性的問題,而我們沒有想到。

對我來說,白素想到了什么事情而我沒有想到,這種情形常有出現。而現在連紅綾都想到了,我居然還茫無頭緒,這實在有點難以原諒我自己。

我看到紅綾張口想說,連忙阻止:“等一等!讓我們自己找出忽略之處!

紅綾立刻伸手掩住了口,我迅速想了一想,越是心急想找出問題,越是一點頭緒都沒有。溫寶裕高舉雙手,叫道:“我投降了,請快說!

白素向我笑了一下:“或許只有在女性的立場,才能覺察到這一點,玲瓏巧手仙是一個除了手藝精巧絕倫之外,在生活上粗枝大葉的人,所以有些事,在他的觀察范圍之外!

我知道白素這樣說是怕我一時之間想不出所以然來而感到尷尬,替我打圓場。

我只好默不作聲,勉強乾笑了兩下。

白素很自然地道:“在歐洲生活  在比利時生活的那些年,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在生活上有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小師妹精通當地的語言,而玲瓏巧手仙卻一竅不通!

白素說到這里,我們幾個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白素是想說,因為有了這一個不同之處,所以玲瓏巧手仙無法完全明白小師妹的生活。

尤其如果小師妹有意要向玲瓏巧手仙隱瞞一些事情的話,就十分容易。

譬如說,小師妹她和別人打電話,使用當地多數人所說的佛蘭芒語或者是少數人所說的法語,玲瓏巧手仙就算在旁邊,也完全不知道小師妹在說些什么。就算他問,小師妹也可以很容易隨便編一番話將他騙過去。

又譬如說,小師妹和玲瓏巧手仙在一起的時候,小師妹和別人說話,玲瓏巧手仙地無法知道內容。

這也就是說,在玲瓏巧手仙和小師妹共同生活的期間,玲瓏巧手仙并不是完全掌握了小師妹的生活狀況,小師妹有很多機會可以做一些事而玲瓏巧手仙一無所知。

我確然是忽略了這一點,然而我就算注意到了這一點,也認為對事情毫無幫助。

我揮了揮手,加強語氣:“疑團的中心是為甚么嬰兒會像毒刃三郎  我不認為毒刃三郎會講任何一種歐洲語言,而且更主要的是毒刃三郎早已死亡,小師妹無法和他有任何聯絡!”

白素笑道:“總要一步一步解決問題。玲瓏巧手仙無法了解小師妹的全部生活,這是一個缺口,從這個缺口開始進行,我們就有可能比玲瓏巧手仙更了解小師妹的生活情形,從而知道當年小師妹究竟瞞著玲瓏巧手仙作了些什么事情!

白素說到這里,我無法再表示不同意,這確然是完全無法著手的情形之下的一個缺口(或者說是一道裂縫),可以鉆進去,也有可能發現更多的線索。

小師妹臨終的話在整件事中當然十分重要,從這個缺口中去了解小師妹的生活,當然是很好的方向。

然而我想了一想,還是不由自主搖頭,因為一來事情已經過去了超過半個世紀,當年小師妹曾經和什么人有過接觸,實在難以查究。二來這個“缺口”其實是一個假象,這時候由于紅綾很興高采烈、白素又同意紅綾的想法,所以我也不打算掃她們的興,并沒有指出這一點。

說這個“缺口”其實是一個假象,解釋起來也相當復雜。

小師妹生下的嬰兒,容貌像毒刃三郎,玲瓏巧手仙心中疑惑,疑惑的重點,當然是放在嬰兒是不是他的這一點上。這就牽涉到小師妹的品行!叭笨凇敝赋鲂熋糜锌赡茉谏钌想[瞞言語不通的丈夫,這一點可以成立。但是如果說由于言語不通,玲瓏巧手仙竟然不能覺察自己的妻子和他人私通,以致有了孩子,這是無論如何說不過去的事情。

所以循這個“缺口”去追查,最多只能發現小師妹在生活上有一些小事瞞著丈夫,無法查證到嬰兒的來源。

因此我對“到比利時去”也就絕不起勁,當各人以為討論有了進展、行動有了方向,向我望來之際,我避開了各人的眼光,強烈地表示了我對此行沒有興趣。

正在這時候,聽到白素用很肯定的語氣道:“我去!”

我感到很驚訝,立刻向她望去,胡克強和游宇宙也很出乎意料之外,睜大了眼,白素笑道:“到比利時去之前,我會先到法國去探望我父親  ”

她說到這里,頓了一頓,用眼神解答了我的驚訝  她打算順道去看白老大,這就很自然了。

白素繼續道:“他老人家對江湖人物的故事,一直十分有興趣,我把這個故事告訴他,不但可以在他那里獲得更多的資料,而且也可以聽聽他的意見!

紅綾舉起手來:“我也去  我好久沒有見外公了!

白素立刻同意,伸手和紅綾擊掌,同時向我看了一眼,分明是在對我說:且看我們母女二人出馬,解開你認為無法解開的疑團。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道:“代我向白老大問好!

這時候最感到意外的是胡克強和游宇宙了  白素肯聽他們說故事,對他們來說,已經是意外之喜,而白素聽了故事之后,竟然肯遠道到比利時去查究事情的真相,而且還驚動白老大,這更是他們做夢都不敢想像的事情。

所以兩人,尤其是胡克強,更是感激得不知道該如何道謝才好。白素真的很認真,對胡克強道:“我還需要一些詳細的資料,要你提供,例如玲瓏巧手仙當年的地址、胡疑出生的醫院……等等!

胡克強連聲道:“可以!可以!全在照相簿上!

胡克強說著,翻到了那本照相簿的最后幾頁,在那幾頁中,來著一些文件,一些文字記載。白素和紅綾湊過去看,我隨便瞄了一眼,看到是胡疑的出生證明之類的東西。

這些東西當然不會有什么用處  如果有用,當年玲瓏巧手仙就可以解開疑團了。

所以我并沒有多加注意,而是走了開去,溫寶裕跟在我的后面,我轉過身去看他,他笑了笑:“真出乎意料之外,我以為你會立刻到比利時去!

我也笑了笑,回答了一句和他說的一字不差的話。

溫寶裕攤了攤手:“不行,藍絲明天要來!

我笑道:“這不成理由  你們可以一起去!

溫寶裕這才做了一個鬼臉,壓低了聲音:“我和你一樣,認為去了沒有用!

我伸手在他頭上鑿了一下:“你自己怎么想就怎么想,不要拖我下水!”

溫寶裕沒有再說什么。

白素和胡克強說了一會,要求胡克強把照相簿留下,胡克強當然答應,紅綾拍著胡克強和游宇宙的肩頭,大聲道:“一有進展,會立刻和你們聯絡!

胡克強興奮得好像事情已經得到了解決一樣,連連點頭,這才告辭離去。

等他們離開之后,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給他們希望越大,他們會更失望!

白素笑:“胡克強感到興奮,并不完全是因為有希望可以解開疑團,而是由于他上代的故事能引起注意!保。電子書:。電子書'

我搖頭:“這不知道算是什么樣的心理分析!”

白素沒有和我爭辯,我也沒有再說下去。

第二天,溫寶裕到機場去接藍絲,我去送白素和紅綾,藍絲先到,和紅綾,白素相見甚歡。

送走了白素和紅綾,溫寶裕已經急不及待向藍絲說白素和紅綾到歐洲去的目的,把整個故事簡單化,向藍絲說了一遍。

我也想聽聽藍絲的意見,因為我知道在降頭術中,對血統關系有很深刻的研究。

藍絲聽完了故事,皺著眉:“只要有玲瓏巧手仙身上的一樣東西,就算是一根頭發也好,我就能肯定現在的胡克強是不是他的孫子!

溫寶?嘈Γ骸耙怯辛岘嚽墒窒傻囊桓^發,不必動用你的降頭術,也可以證明他和胡克強之間有沒有血統關系!

藍絲瞪了他一眼:“可是我的方法又快又好!”

我沒有參加他們之間的爭論,而是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有玲瓏巧手仙身體的一部份,就能證明他和胡克強之間有沒有血緣關系。同樣的,如果有毒刃三郎身體的一部份,也可以證明胡克強和毒刃三郎之間有沒有血統關系。

胡克強和毒刃三郎的容貌如此相似,雖然從各方面來看,他們沒有血統關系的可能,可是如果確切的證明了有或沒有,對于解決整個疑團很有作用。ZEi8。Com電子書

我把這一個想法說了出來,溫寶裕遲疑道:“能夠從浮沙之中把毒刃三郎的遺骸撈出來?”

我搖頭:“那絕無可能,我的意思是那只斷手!

溫寶裕吸了一口氣:“胡疑把房子拆了,都找不到那只斷手,我們上哪里去找?”

我也吸了一口氣:“胡疑找不到,并不代表我們也找不到。我堅信小師妹當年不會把那只斷手毀掉,她一定將它藏了起來,藏在很好的地方!

溫寶裕還是很遲疑:“隔了那么多年,那只斷手還能保存?”

我道:“就算只剩下一點骨骼,也就夠做證明之用了!

溫寶裕連連點頭:“如果證明了胡克強和毒刃三郎之間有血緣關系,再來追查毒刃三郎當年如何在萬無可能的情形下竟然沒有死,就比較容易了!

這正是我的意思,可是我并不像溫寶裕那樣樂觀,認為事情“容易”,所以我沒有他那樣興奮。

在我們討論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坐在車上,駛向陳長青的大屋,藍絲一言不發,看得出她正在想些什么。

我和溫寶裕覺察到了這一點,我們的反應一致,都不再說話,等著聽藍絲的意見。

藍絲道:“如果胡克強和毒刃三郎之間有血緣關系,找那只斷手就容易得多!

我和溫寶裕一時之間不明白她這樣說是什么意思。

藍絲進一步解釋:“有一種小蟲,對于人的近親血統十分敏感,可以幫助尋找親人  不管是死是活,也不管是全尸還是殘骸,都可以通過這種小蟲來尋找!

在降頭術之中,有的是不可思議的怪事,藍絲剛才所說的并不算太驚人。

我和溫寶裕自然可以立刻接受她的話,我問:“我們根本不知道那只斷手在什么地方,也可以找得到?”

藍絲想了一想:“只要目的物在小蟲可以感覺得到的范圍之內,就可以找到!

溫寶裕問:“范圍是多大?”

藍絲攤了攤手:“要看是空地還是有物體阻隔,也要看阻隔的物體是什么材料,不可一概而論!

溫寶裕笑道:“聽起來倒有點像雷達探測儀器,不像是降頭術!

藍絲瞪了他一眼,我道:“小寶你真糊涂,許多昆蟲都有放射各種探測波的能力,有的甚至于可以放射到幾公里之外,降頭術當然就是利用了昆蟲的這種本能來進行,比人類發明雷達探測儀器要早了幾百萬年!

溫寶裕也知道剛才自己的話對降頭銜頗有不敬之處,要是惹惱了藍絲,他就很是糟糕,所以立刻諾諾連聲,表示接受我的指責。

他問道:“那只斷手如果還存在,一定在比利時,而且多半離當年小師妹的住處不會太遠  如果要用這方法尋找,是不是需要胡克強也到比利時去?”

藍絲搖頭:“胡克強不必去,只要讓我見一見他就可以,可是我一定要去!

溫寶裕聽了,不禁大是躊躇,因為藍絲如果要去,他為了不想和藍絲分開,自然非一起去不可,看來他一時之間走不開,所以才為難。

過了一會,他道:“先要假設毒刃三郎和胡克強有血緣關系,這種方法才有用,是不是?”

藍絲笑道:“那當然!

溫寶裕雙手一攤:“那就不必去了,因為毒刃三郎和胡克強不可能有血緣關系!

我怒道:“剛才我們有共識:如果能找到那只斷手,再來探索胡克強何以會和毒刃三郎有關系,怎么轉眼之間,就變卦了!”

溫寶?嘈,囁嚅道:“我媽媽幫我和藍絲安排了很多節目,不會允許我們到歐洲去的!

我惡向膽邊生:“叫藍絲做點手腳,讓令堂昏睡十天八天,問題就解決了!”

溫寶?嘈Γ骸拔覌寢尦8嬲]我交朋友要小心,我真后悔不聽老人言!

藍絲笑道:“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降頭銜,不一定需要我親自去,我可以找一個降頭師去做這件事,反正也不急,是不是?”

溫寶裕已經一疊連聲道:“不急!不急!”

他一面說,一面握住了藍絲的手,像是怕藍絲就此逃走一樣,我閉上了眼睛,不去看他那種肉麻的情狀。

只聽得藍絲道:“表姐夫,過兩天,要是有什么奇形怪狀的人來找你,就是我派來的,可別將他趕走!

當時我聽了,也沒有怎么在意,因為降頭師大多數都稀奇古怪,從內在到外形都和常人不同。

我只是點了點頭:“只要他能辦事,管他是什么形狀!

藍絲笑了一下:“這位降頭師有些特別,曾經長期在中原活動,輩份很高,希望……”

她沒有把話說完,我明白她的意思,道:“我一定好好接待他,有必要,我會和他一起到比利時去!

藍絲表示放心,我在這樣說的時候,想起白素和紅綾,如果忽然看到我和一個奇形怪狀的降頭師出現在她們面前的時候,一定會感到極度的意外,場面必然有趣,忍不住笑了起來。

當時我絕沒有想到,藍絲派來的降頭師會和整件事有什么關系,所以也完全沒有料到事情會有意料之外的發展。這是后話,表過不提。

卻說和溫寶裕、藍絲分手之后,回到家里,靜得出奇。靜也有靜的好處,可以神游八方,思想任意馳騁,不受任何干擾,我從小就很享受這種情形,所以從來不會覺得寂寞。

游宇宙和胡克強比我還要心急,第二天就打電話來問情形,剛好是白素打電話來之后的幾分鐘。

白素在電話中只說了她們已經見到了白老大,然后從電話中傳來的就是白老大和紅綾兩人的笑聲,笑聲簡直驚天動地、震耳欲聾,可見這祖孫二人相處之歡。

所以我并沒有什么可以告訴游宇宙和胡克強的。

他們每天打一個電話來,而白素卻從此沒有了音訊,也不知道她們離開了法國沒有。

一連三天,溫寶裕和藍絲也沒有和我聯絡,那天下午,我正在想藍絲派來的人怎么還沒有到,門鈴聲就響起,我打開門,看到門外站著一個人。

由于我早已存在著藍絲派來的人一定是奇形怪狀的想法,所以一看到門外的那人,樣子十分普通,反而感到很奇怪。

那人是一個很乾瘦的老者,也看不出實在的年齡,總在七十以上,穿著灰色的唐裝,手里提著一個小藤箱,身量普通,看來一點也不起眼。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