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人面組合-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看來一點也不起眼。

一時之間,我甚至懷疑這人是不是藍絲派來的降頭師。

然而我想起藍絲的吩咐,知道這類輩份很高的降頭師,就算外形一點都不古怪,脾氣卻必然怪到了極點,萬萬不能得罪,不然可能會惹下大麻煩。

所以我立刻向他拱了拱手:“正在恭候閣下大駕,幸會!幸會!”

老者本來臉上木然,一點表情也沒有,看到了我的熱烈歡迎,才有了一絲笑容,也向我拱手,道:“掌門派我來,聽候衛先生差遣!

我很知道這類人物的性格,他越是說得客氣,你越是不能半分當真,不然就像廣東人所說“撞大板”了。

所以我連忙道:“前輩說哪里去了,有事要請前輩鼎力相助,才敢勞動大駕,請進來,先喝酒,再求教!”

老者對我的反應顯然很滿意,點了點頭,進了屋子,我取了酒,兩人對飲了三杯,我才請教他高姓大名。他笑了笑:“苗人的名字不登大雅之堂,倒是我早年行走江湖時,有一個外號很有趣,我到處浪跡,賣藥維生,常年背著一只葫蘆,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氣。人家看我從葫蘆中像是什么東西都可以取出來,覺得有趣,所以給了我一個‘葫蘆先生’的外號,我自己簡稱葫蘆生,人家也就莫測高深,不知道我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了,哈哈!”

七、一只會飛的蒼蠅

我一生之中,不知道曾多少次向人請教過姓名,從來也沒有得到過這樣一大串的回答,真是有趣之極。

我忍住了笑,繼續恭維他:“葫蘆先生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其實再明白不過,當然是憑仁心仁術,賣的是行俠仗義、濟世救人,豈有他哉!

常言道: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我這幾句恭維話,當然令這位葫蘆先生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都感到舒服,他呵呵大笑:“豈敢!豈敢!”

我因為聽他好幾次說到“行走江湖”,知道他雖然是苗人,可是卻被江湖漢子的習氣所同化,所以我的恭維,恰到好處。

(后來當我向各人敘述這段經過時,溫寶裕大叫:虛偽!虛偽!太虛偽了。

(當然不是虛偽,而是人際關系之中不可缺少的潤滑油。)

當下葫蘆生聽得舒服,和我雖然只是初次相見,而且開始時還大有抗拒,只是不敢違反藍絲的吩咐而已,現在情形已經大不相同,把我引為知己了。

他先向我約略介紹他自己:“我從十五歲來到中國,開始闖蕩江湖,到十七歲已經很有點名堂。河南伏牛山是出名的土匪窩,一共有九九八十一寨,曾經聯合中原其他江湖人物,為我慶祝十八歲生日,有各路豪杰三千七百余人,是當時近十年來的大盛事。再對上一次江湖英雄大聚集,是為了要保護蔡松坡蔡將軍離開北京回到云南去!

他一開口介紹自己,場面竟然如此偉大,聽得我有點目瞪口呆,江湖豪杰為了保護蔡將軍而大聚會,當然值得大書特書,是一樁偉大的盛事。

可是為十八歲的葫蘆生做生日,只怕是那些伏牛山的土匪怕了葫蘆生的降頭術,或者有要利用葫蘆生之處而已,這種聚會,怎么可以和保護蔡將軍的行動相提并論,其高下相差一天一地。

我對江湖上的事情了解不是很多,差不多全是聽白素說的,她要是沒有告訴過我,我就一無所知。

像剛才葫蘆生所說的兩件事,我就只聽說過保護蔡將軍的那件,有關葫蘆生的事,我聞所未聞。

當時如果白素也在,我相信她一定會知道這件事,和葫蘆生可以有說不完的話題。而我當時既然有了不以為然的想法,又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件事,所以雖然想再恭維幾句,說的話和神情,就不免有些勉強。

葫蘆生的感覺敏銳之極,他立刻覺察,沖著我古古怪怪地一笑,道:“那次江湖英豪大聚會,公推了一位好漢、大英雄、大人物、大豪杰做主持,真是給足了我面子!”

他說到這里,乾了杯中的酒,舔著嘴唇,“嘖嘖”有聲,也不知道他是在品酒,還是在回味當年他在這樣的大聚會中當主角。

我只好順口應道:“這位好漢卻是誰?”

我一面問,一面又替他斟滿了酒,他又一口喝乾,才豎起了大拇指:“這位好漢,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當年不過三十,可是已經贏得天下英雄的尊敬……”

葫蘆生才說到這里,我就隱隱感到不妙,坐直了身子,果然葫蘆生接下來道:“他姓白,人人都尊稱他為老大而不名。一輩子人能夠認識這樣的好漢,也就不枉為人了!

我已經料到葫蘆生所說的“好漢”有可能是白老大,卻也料不到他會對白老大推崇到這一地步。

當時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剛才我神情有些不以為然,他一定是覺察到了,所以故意抬出白老大來將我的軍  你老丈人是生日盛會的主持,你還有什么話說!

我知道白老大早就有心愿想“一統江湖”,所以他去主持這樣的盛會,并不使人感到意外,葫蘆生當然沒有必要說謊,他之所以提出來,只不過是對我的“腹誹”的反擊。

我當時的反應很得體,我淡然一笑,很謙虛地道:“家岳確然很得人尊敬!

有人這樣高度推崇白老大,作為他的親人,像我剛才那樣回應十分正常。

可是葫蘆生一聽,反應之不正常,簡直是驚天動地,令我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應付!

先是“啪”地一聲,他手中的酒杯,成了粉碎,我根本沒有覺察到他是如何發力的,也不知道他為甚么要這樣做,已經怔了一怔,緊接著,他直上直下跳了起來,姿勢怪異莫名,而且動作快絕,我只覺得眼前一花,他雙手已經一起抓住了我的衣襟,我的反應算是快了,身子向后一縮,雙臂去格他的手,可是仍然沒有躲開,和他手腕相交,像是撞在鐵棍上一樣。

他抓住了我之后,竟然企圖把我提起來!

我當然不能讓他如愿,他連提了三次,我紋絲不動。在這段時間中,大約十秒鐘左右,他和我近距離互相瞪視,忽然之間他像是感到了自己行為失常,松開了手,一時之間,像是做了錯事的小孩子一樣,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才好。

我也不知道他為甚么忽然之間會發起神經來,只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等他解釋。

他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看來想勉力鎮定,可是還是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他道:“你剛才……說什么?說什么……家岳?”

到這時候我也大是訝異,因為看來葫蘆生并不知道我和白老大之間的關系。

那么剛才他提到白老大,也就并沒有用白老大來壓我的意思,是我“小人之心”想岔了。

看葫蘆生還是一臉又驚又喜的神情在等我回答,顯然不是假裝,我一字一頓:“白老大是我岳父!

還怕這樣說不明白,我又補充:“我娶了他的女兒!

葫蘆生張大了口,好一會才能發出聲音來:“他……他大哥現在在哪里?”

他說出了這句話之后,才算是鎮定了下來,在身上拍去了手中的玻璃碎,我連忙將整瓶酒塞在他的手中,他喝了好幾口,舒了一口氣,我這才回答他:“他老人家現在在法國,我們這次行事,要到歐洲去,可以順道去看他!

本來白老大在法國隱居,不想有人打擾,可是剛才我聽得葫蘆生口稱白老大為“大哥”,由此可知當年在江湖上,白老大和葫蘆生關系非比尋常,讓久未見面的兩位老人家相聚,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才有這樣的提議。

葫蘆生顯得高興之極,手舞足蹈,抓耳撓腮,連連喝酒,忽然放下了酒瓶,大聲道:“咱們是自己人,你要我做什么,只管說,不論是什么事情,就算要了我的老命,皺一皺眉頭的,不是好漢!”

他說得認真之極,我忙道:“只是一件小事,真的只是一件小事!

原來藍絲只是要他來見我,并沒有說明是為了什么。

而我這才有機會告訴他。

事情雖然只牽涉到了幾個人,可是經過卻相當復雜。我想了一想,才用最簡單的方法向他說明我們要去干什么。

我道:“想請你用降頭術,尋找一只可能和一個人有血統關系的斷手  那只斷手不知道在何處,也不能肯定是不是和這個人真有血緣關系,只是在沒有其他辦法的情形下,姑且試一試,成與不成,都沒有關系!

葫蘆生很用心地聽我說,可是等我說完了之后,他苦笑道:“我無法明白你在說些什么!”

我自己也苦笑,因為我發覺事情竟然無法簡化,非要詳細說不可,不然實在無法令人明白。

所以我請他坐下來,把事情告訴他,當然我沒有從頭說起,只是說小師妹生下的嬰兒,樣子不像父母,反而像極了一個仇人,所以形成了十分復雜的懷疑,那仇人有一只斷手,如果能夠在那只斷手和現在的胡克強之間找到聯系,事情就可以有進一步的發展。

這樣說了之后,葫蘆生總算明白了一些梗概,他皺著眉,問:“這件事離現在有多久?”

我想了一想:“那只手斷下,大約有六十年,嬰兒出生,是五十年前的事情!

葫蘆生眉頭皺得更深,忽然離開了話題,說起他自己的事情來,說的還是那次他生日的武林盛會。

他道:“我今年七十八歲,那次各路英雄好漢在伏牛山大聚會,是為了我十八歲賤辰,恰好是六十年之前的事情!

我聽得他這樣說,心中不禁苦笑,心想他老是不忘記當年的風光,沒完沒了說起來,不知道可以說多久,要想辦法打斷他的話頭才好。

我在想著,還沒有想到該如何不著痕跡,讓他不要再緬懷往事,卻聽得他在繼續“想當年”。

他道:“那次天下豪杰,真是給足了我面子,后來有人問我,那么多人來慶賀,賀禮一定是堆積如山了。問我的人,不止一個,可是我的回答,都叫他們做夢也想不到  衛先生你倒是猜一猜,我收到的禮物是什么?”

我心中叫苦不迭,他說這些不相干的事情,我實在沒有絲毫興趣去替他湊趣,感到不耐煩之極,竭力忍住,才沒有表現出來,可是說話之際,聲調實在無法再表示熱情。

我道:“不知道,想必一定是奇珍異寶了!

葫蘆生說起往事,興高采烈至于極點,也沒有留意我的冷淡,后來我才知道那次盛會之后,他就被師父召回去,從此就沒有再涉足中原,所以那次盛會實在是他一生之中最風光的時刻,所以才一提起來就眉飛色舞。

而當時我絕沒有想到的是,他在說往事,竟然和我要他幫助的事情大有關連,事后我捏了一把冷汗  幸虧沒有把我的不耐煩表現出來,要不然得罪了他,縱使有白老大這層關系在,我也就尷尬得很了。

葫蘆生當下哈哈大笑:“你當然猜不到,根本沒有人猜得到!”

我懶得搭腔,任由他說下去。

葫蘆生一面喝酒,一面說著,他竟然詳細說他當年接過禮物的情形。我把他所說的濃縮了一百倍來轉述,也由此可知當時我的耐心是何等之好。

當時群豪聚會,由伏牛山的一位女寨主主持送禮物給壽星,葫蘆生知道自己一定會收到一份重禮,因為事先他得到風聲,所有來參加聚會的人,并不各自送禮,而是大家湊份子,交給那位女寨主去辦理,兩女寨主事先聲明,不到最后送禮的時刻,不會告訴任何人禮物是什么。

葫蘆生在這里,足足花了半小時來形容這位女寨主、女山大王,說她外號叫女諸葛賽觀音,文武雙全,貌美如花,不知道顛倒了多少眾生……

這位女寨主的故事可以寫好幾本書,不過和本故事關系不大,表過就算。

當時女寨主經過刻意打扮,在搭起來的高臺上一站,艷光四射,幾千人立刻鴉雀無聲。

葫蘆生這位壽星,在白老大帶領之下上臺,接受禮物。

女寨主一身密扣英雄襖,身材苗條,空手上臺,看來完全沒有帶任何東西上臺。

所有人都為之愕然,然而立刻就有人起哄,叫道:“賽觀音是要把她自己當禮物!”

這一叫,立刻引起許多人附和,一時之間怪叫聲此起彼落,熱鬧到了極點。

葫蘆生心中也在嘀咕:難道賽觀音真的要以身相許?

葫蘆生在說到這里的時候,還頓了一頓,想我猜猜以后事情的發展。

若不是他的敘述聽來還有趣,我早就打斷他的話頭,要他不再往下說了。

我當時沒有反應,可以說神情木然。

葫蘆生卻興致極高,繼續往下說。

在眾人的起哄聲中,白老大大喝一聲,把上千人的喧嘩聲全都壓了下去。白老大有心賣弄,那一下大喝聲,實在非同小可,緊接著,白老大氣納丹田,開口說話,把聲音遠遠送了出去,在場三千多人,人人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他一開口,所有人都樂了,他道:“大伙兒稍安毋躁,若是賽觀音要把自己送出去,我們少不了有喜酒喝!

在眾人大笑聲中,賽觀音俏臉飛霞,嗔道:“白大哥也來開我玩笑,我替壽星準備的禮物,舉世無雙,大家看清楚了!

在她說話期間,臺下風言風語,不絕于耳,轟笑聲更是一浪接著一浪。

白老大又是一聲大喝,令眾人靜了下來,只見臺上賽觀音走向葫蘆生,在葫蘆生面前停下,右臂平舉,右手握著拳,等到手臂伸直以后,一翻手,攤開手來。

這時候在臺下眾人,除了就在臺邊的一些人,和爬在附近樹上的若干人之外,根本看不清楚賽觀音手心里有什么東西?墒琴愑^音俏生生地站著,伸出來的手,皓腕賽雪,纖手如玉,這卻是人人都可以看得到的,所以立刻有轟雷也似的采聲。

這時候心中感到最奇怪的當然是在臺上的葫蘆生和白老大了,因為只有他們看得最清楚,看到賽觀音手心里是什么東西。

兩人雖然同時看到,可是感覺上卻又有所不同。

白老大一眼就看到,賽觀音手心上是一只蒼蠅。蒼蠅是極之普通的昆蟲,人人一看就可以認出來。

葫蘆生一看之下,也看出那是一只蒼蠅,可是他卻多了一重心思。他當時降頭術還不是很高明,可是在江湖上,稍為露一手,就已經驚世駭俗,人人敬服,而許多降頭術都利用各種昆蟲來施法,有些降頭術必須用到特定的昆蟲,而某些特定的昆蟲十分稀有,很難得到,因此珍貴無比。

葫蘆生當時想到,那不應該是蒼蠅,應該是某種很珍貴的昆蟲,作為一個降頭師,有這樣的想法,是很自然的事情。

可是當他定睛向賽觀音的手心里看去,賽觀音更把手伸近他,他實實在在、清清楚楚可以肯定,那是一只蒼蠅,一只如同小指尾大小的蒼蠅!

葫蘆生這時候當真莫名其妙至于極點,他自己號稱葫蘆先生,然而他卻完全無法知道賽觀音的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葫蘆生詳詳細細敘述當時的情形,說到這里,停了下來,望向我,雖然沒有開口,可是那神情,分明是又想我猜一猜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而我在聽到他說到賽觀音攤開手來,手心是一只蒼蠅的時候,我就心中一動,感到葫蘆生的敘述,和一些事情可以搭上關系,然而我卻又捉摸不到究竟可以和哪些事情聯系起來。

我一面聽,一面正在努力思索,等到葫蘆生向我望來之際,我腦中陡然靈光一閃,想到了和什么事情有聯系,在那一剎間,我心中的驚訝,實在是難以形容,因為在事先,無論我怎么想,都想不到葫蘆生當年的風光事情,會和這件事聯得上,真是世上所有的事情,幾乎都可以發生關系!

當時我猛地吸了一口氣,脫口就道:“那是一只會飛的蒼蠅!”

我這句話,聽起來像是白癡所說的一般,蒼蠅本來就會飛,又何必特別說那是一只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