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作者:無上樹
【由。(!。┱硖峁,!

第一幕:帕里的實驗室

2020年,墨爾本。。。。。。

雜亂的地下實驗室里,看起來不是很明亮,但也不致于什么也看不清,

昏昏暗暗?梢月牭狡髅蟮呐鲎猜,實驗鼠西西梭梭的在籠里跑動的聲音。在這安靜的夜里,聽起來十分清脆。一些較大的玻璃器皿,很整齊的在實驗室的中間工作臺面上擺放著。玻璃器皿后面,年輕的助手約克,在一排排的試管里,檢察著什么。他拿起一個試管對著眼前的燈看了又看,似乎有什么東西不能確定,但稍疑之后,又將試管放回原處。在他的旁邊,帕里主任,眼神微閉,躺在木制的長椅上,慢慢的搖動著。雖然是上等的木料,也許時間久了,仍然發出一些磨擦的吱呀聲音。

“帕克叔叔!”約克一邊看著試管一邊喊了一聲,但帕克沒有回應。約克轉身看著他,心里有些隱隱的不舒服。他說不出來,也形容不好。但是帕克叔叔近來的身體情況很不好。而且就眼前的情況來看,如果沒有叔叔粗重的呼吸聲,他簡直可以認為他已經死去。

他不知道,帕克叔叔幾年前把還沒有從醫學院畢業的自己早早叫來到底要研究什么。約克心里一直想著能有一舉成名的一天,于是在這三年里,他寸步不離的跟著帕克叔叔。其實情況是帕克叔叔不允許他隨便離開才對。但他對叔叔到底在研究什么,卻是一頭霧水。如果僅僅是面前這些微生物的試驗,那其實太簡單了。他在學校就經常做。但到目前為止,已經24歲的約克,仍然做著這些在他認為是實習工才做的工作。

帕克叔叔很怪,自從嬸嬸去逝以后,他就很少出門,詳細點說是很少出這個實驗室,要什么東西都是約克幫他去買。這個看起來不是很大的實驗室,應該是院里分配給他。因為約克確實沒有看到有其他研究主任或人員進來過。當然除了自己。

還有最后幾個試管了,他要看這些微生物在試管中的變化,尤其是顏色的變化,有些則要用顯微鏡來觀察試管中微生物的生存情況。

昨天媽媽又打電話催了,都已經幾個月沒有回去陪父母了。他想著這些事兒。手上就有些隨意了。

耳邊依然是木椅擺動發出的吱呀的聲音,約克突然想起自己的初戀馬上要從醫學院畢業了,看讓帕克叔叔想個什么辦法,把她也弄到這里來,在一起多好啊。

“嘭!”隨著清脆的一聲響,約克手中的一個試管掉落到地上。

帕克驚的坐起來,睜大的雙眼,似乎這樣的事情以前不曾發生,而且根本也不應該發生一樣的吃驚。

“不要碰它!”帕克對著正在拾試管的約克突然吼起來。那雙吃人的眼睛及突然發出的吼聲,讓約克一時怔住,手中握著的試管碎片也僵住不動。

帕克起身從桌上拿起藥用棉,握起約克的手就擦起來。也許用的力太大,約克不時的喊痛。他知道作為一個實驗人員,打碎一樣實驗物品是非常嚴重的,但他不明白為什么可以重新做的實驗,帕克叔叔要發這么大的火。他不敢看他的眼睛,尤其現在,眼睛睜的很大,直盯著自己的手。甚而他平時很少跟叔叔對視,因為那雙眼睛里面好像有太多東西,讓他心理很不舒服。但他知道,每一個極為優秀的科學家,都有著古怪的性格,所以他不是很在意。

“叔叔,你輕一點,好痛!”約克終于忍不住說出來。帕克不說話,看了看約克痛苦的表情,繼續用力的擦起來。

“叔叔,你以前不也打碎過嗎,我記得也是這種微生物的實驗樣品吧!奔s克委屈說帕克叔叔還是沒有說話。他想抬頭看看他的表情,但他沒敢。他怕看到那雙眼又跟他對視。

帕克仍就不斷的換著藥棉,好像擦不掉一樣,越來越用力。約克知道,有一些微生物是人體不能接觸的,在沒有確認無害之前,是一定不能嘗試接觸的,但這個東西,以前叔叔也碰過啊,為什么今天反應這么大。約克實在是給擦的痛了,不停的試著抽回自己的手,但是叔叔卻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臂,呼吸更加粗重。好似要用盡全身的力氣一般。

“痛,叔叔,好痛!啊”猛的抽回了手,因為用力太大,后退的時候差點跌倒。

他穩了穩身子?粗媲暗氖迨,似乎變了一個人。眼睛微睜著,如果不是還在給約克擦手,他會以為叔叔眼睛是閉著的。但是他就那樣的站著。不說話,也突然不再有動作。

約克有些慌神,他順著帕克手中的藥棉看去。他要驚了,等他看清的時候才發現到叔叔的右手血肉模糊,食指竟然連骨頭也露了出來。用力過猛的程度可想而知,但是再用力能出現這種情況嗎。約克大腦有些亂,不知該想些什么或做些什么。

他伸出自己疼痛的雙手,一剎那,他覺得這雙手不是自己的,上面濕濕的不是藥棉上的酒精,而是血液。而且絲絲的肉,依淅可見。他想哭,他想大吼出來,他想。。。。。

“咣當!”一聲,帕克叔叔倒在太師椅上。。。。。

這一切來的那么突然!

約克在驚恐中呆呆地站了一刻鐘多,他腦中一片空白,即使他以前再怎么喜歡看恐怖片,但當現實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怎么也吃不消。

但作為一名醫生,首先必須是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這一點約克從來沒有懷疑過,只是這突然發生的事情,他沒有辦法解釋清楚。

等他的大腦慢慢的恢復的時候,他意識到,叔叔已經滾落到地上了,得趕緊送醫院,雖然他這里的微生物研究院旁邊的附屬醫院也可以治一些簡單的小病,但因為那只為營生用的,不正規,這是約克早已經知道的。而且重要的是現在是零晨四五點,哪來的人?

他不能讓自己想的太多,嬸嬸已經去逝了,他不想讓叔叔有什么閃失,那樣,他的父親不會原諒他。他走到叔叔身邊,忍不住又看了看叔叔的右手,心里還是打了個冷顫。

他抱起叔叔,盡量不去聯想那些讓他更加恐怖的事情。

他背著叔叔走出研究院,路燈早早的關了,約克左右看了看,沒想到比地下室還要安靜,夸張么?可他就是這么認為的。因為周圍除了一點點風聲之外,連蟲鳴都沒有。

約克背起叔叔,一路猛跑?諝庵兄荒苈牭剿絹碓酱种氐暮粑。

路上路過了兩個不錯的醫院,但約克知道,以前叔叔有病的時候,都會去找他的老朋友,維默醫生。他們是老交情,對叔叔的身體情況十分了解。而維默醫生就在墨爾本第一外科醫院工作。

半小時后,已經邁不動步子的約克終于跑到了醫院。背著帕里叔叔一路沖進急診室。

這里的醫生們對帕里主任十分熟悉,因為在他老婆還在世的時候,他經常跑來找維默醫生。但是這一兩年來的少了,只有偶爾身體不適的時候才會來。

約克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臉上還流著汗。不知道是嚇的還是累的!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正前方,好像要把那面墻看穿。猛的,約克突然站起來。剛才幾個醫生已經進去了,外面又冷清了下來。只有走廊的燈還亮著。約克快步走到值班醫生那里:

“你好,我想問一個維默醫生今天值班嗎?”

“沒有,他已經有幾個星期沒有來了。不過他兒子值班,剛才就是他推著帕里主任進去的!

顯然這個醫生對送來病人打擾了她的美夢的這個人沒有好感。

“請問,他的兒子叫什么?”

醫生瞪著他,對他繼續的發問感到很不舒服,冷冷的一句:“格爾!”說完便不等他再發問,又趴下去睡了。

約克想著,維默沒有來,他的兒子興許也多少知道一些叔叔的病情吧。他還想繼續跟醫生多問幾句,雖然那個醫生極度的不情愿。這個時候,約克害怕安靜。他不敢一個人呆呆的坐著發呆,于是就踱來踱去的走著,好讓自己不要安靜下來。

他抬起右手,血液已經被擦去,現在已經腫起來了,他相信這是硬給擦腫的。

“咣!”急診室的門開了。

約克猛抬頭,發現一個醫生快速的走出來。

“你是他的侄子嗎?”醫生問。

“是的,我是約克,是他侄子,也是他的研究助理!”約克急說,但他馬上追問:“叔叔現在怎么樣了?”

“你好,我是格爾,你叔叔的情況很不好,你跟我來!

說完也不管約克是不是愿意去,就徑自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約克沒有想太多,就跟了上去,他一定知道原因。

上了二樓,左拐第一個辦公室就是格爾醫生的。約克知道,這以前是維默醫生的辦公室,他緊跟著格爾醫生進去。

“你知道我叔叔的病情?”約克立刻就問。因為現在的他除了關心,也有好奇。

格爾不說話,只是看著他,眼光中也透露著呆滯。

“我在問你話,我叔叔怎么樣了?”約克似乎就要吼起來了問道。

格爾仍是沉默著,只是沉默的同時,他掀起了自己的衣袖,在胳膊上端,肱二頭肌的地方,包裹著厚厚的紗布。約克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壓抑著胸中的悶火,看著格爾的一舉一動。

等格爾慢慢的掀開紗布的時候,約克驚呆了。

那肌肉已經不能稱之為肌肉了。因為有一片很大的凹陷,已經結了痂,但凡是醫生都能看的出,那痂分明已經結到了露出骨頭的地方。

“你。。。你。。。這。。這是。!奔s克吞吞吐吐。

“這是幾個星期前,我在家里不小心磕了一下,在一個桌子棱角的地方,我的胳膊受到了撞擊,當時感覺不到痛,一直到晚上休息的時候,我才發現凹陷了一塊,但我當時真的沒有什么痛感!

格爾說著把衣袖放下來,他看著驚訝的約克,繼續說道:“按照正常人的肌肉纖維強度來說,那一次撞擊根本不會造成這樣的傷害,絕對不能,而且這樣大的創傷,我竟然沒有感覺到痛!

格爾說完也陷入了沉思。好像顯得很冤屈,又很痛苦。

“你父親知道嗎?”

“嗯”格爾有些哽咽,“當時媽媽要送我去醫院,但父親堅持不讓,硬說沒事!

約克聽的一愣一愣的。

“你的意思是我叔叔的手,跟你的胳膊,是一樣的問題?”約克張大了嘴。

“嗯,不能十分確定,但還是有很大的把握!

“那你父親給你查出來了什么問題嗎?”約克又追問,似乎問題的真相馬上就要出來了。

“沒有,他沒有給我檢察,但我自己搜了資料,搜不到,所以這正是我著急的地方,剛才看到帕里叔叔,就好像看到我以后的樣子!闭f完格爾小聲的哭泣起來。

“那我叔叔他現在怎么樣了?”

“生命體征穩定,查不出什么問題!备駹柶D難的說出這幾個字。正在約克稍要緩一下的時候,格爾又說:

“正因為查不出來問題,所以這才是讓人著急的地方,估計他一時半會醒不來!

“約。。。。。?恕蓖饷嬗腥送现L長的聲音叫道。

“我在,什么事,叔叔!奔s克習慣性的應了一聲,但他馬上發現自己錯了。叔叔還躺在急診室里,格爾抬起頭,止住哭泣。猛然睜大了眼睛。約克應聲回頭的時候。

帕克叔叔正靠在門邊上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第二幕:二樓的房間

帕里還躺在床上休息,被子蓋住了他的頭。

約克閉著眼睛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似睡非睡,感到很累。

帕里在醫院休息了一晚上,而約克卻一晚沒睡,就在早上回來的時候,在車上就有一腦子的疑問的他,但沒敢再問,F在叔叔已經睡了八九個小時了,還沒有醒,約克也無意去吵醒他。

他想不通,到底病因是什么?又有什么病可以讓人的肌肉纖維如此的脆弱?還有多少臨床表現沒有表現出來?他不敢也不愿意去想太多。因為人的想象力是豐富的,是無限的。他怕想到更多讓自己無法接受的現實。因為此刻就已經讓他已經感到精疲力盡了。

帕里的房子很大,這是因為嬸嬸從小過了太多苦日子。所以買房的時候,雖然錢不多,但她執意要買大的,她說這樣讓她有種心理補償的感覺。這事后來經叔叔向大家一說,大家都感覺很有趣,自然也沒過問太多?上У氖,新房沒買多久,嬸嬸就過世了。因為突發性休克。

已經是秋天了,外面仍然很熱。

約克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卻又不能出去買把叔叔丟在家里,于是從沙發起來,去尋找填肚子的東西。

冰箱是空的,因為帕里叔叔跟他經常在實驗室里吃,而吃的東西往往又是約克叫的外賣或親自出去買他喜歡吃的東西。但他不擔心,因為他知道帕克叔叔家里不只有一個冰箱。于是上了二樓。

二樓的房子跟客房一樣,整齊排列,細數下來會有七八間。有的門開著,里面放著零零散散的衣物。有些門關著,約克也不想進去看看到底有些什么。

快走到最后一間的時候,約克突然想起來了什么。他記得三年前嬸嬸去世的時候,他第一次來叔叔這個新家,在房里到處轉,轉到這最后一間想到進的時候,被叔叔喝住了;氐郊,爸爸給他講,那個房間是嬸嬸生前最喜歡的房間,因為生前嬸嬸就把很多喜歡的東西就放在那里,所以過世以后,除了帕克,誰也不允許進入,哪怕是爸爸也不允許。

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但是對于長輩的尊重,及生前嬸嬸對自己的關愛,因為嬸嬸和叔叔一直沒有小孩,所以對約克表現出了更多的關愛。約克想想利米諾嬸嬸對自己的關心,于是調頭回去繼續找他的冰箱。正當他要下樓的時候,他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有點冷。

他抬頭,帕里叔叔正站在二樓的臥室門口,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這讓他手足無措,是繼續往下走,還是就在此地,等著他的訓話。

“你進去了?”

“沒,沒,沒進!奔s克知道他問的什么,吞吞吐吐但又很快速的回道。

“那你上來做什么?”依舊是生硬的話。

“我,我找吃的,一樓冰箱,冰箱是空的!奔s克有點緊張,剛剛的睡意給叔叔這幾句話問的全沒了。

“是沒了,樓上的也沒了!笔迨寰徍偷穆曇麸@得很疲憊,邊緩步從另一側的樓梯走下去,在沙發上坐下來。

約克趕緊抓住機會,走下樓梯,因為他怕多呆一刻,那眼光又會朝向自己。他走到叔叔旁邊。

“你餓了嗎?叔叔”約克小心的問。

“唉!”叔叔嘆了口氣,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這一看不要緊,把約克嚇的臉都白了。

雖然手已經被包上了,但想想昨天晚上那露出指骨的手,讓他不盡膽寒。

“嚇到你了吧?”帕克關心的問,他好像感覺到了約克的驚恐與緊張。約克不說話,就那樣直直在站在一旁,就那樣看著他,和他的手。

“我不吃了,我一會去一趟維默醫生的家。你忙完了就去實驗室吧!

說完,帕里緩緩站起身準備要走。

“我送你去吧?”約克趕緊問,他不知道以目前叔叔的身體能不能單獨行動。

“不用,我走的動!笔迨逡荒槼钊莸恼f,那張本來就已經顯老的面龐,現在更顯得蒼老了。

約克沒有再說什么,只等他走后,自己也收拾一下準備去實驗室了。他轉身去收拾沙發上的衣服。

“約~克!”拖著長長的腔調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叔叔,我在!毕駰l件反射一樣,這幾年,只有叔叔這么喊他。約克轉過身,看到叔叔站在門口。

“還有什么事嗎?叔叔”

帕里看了他幾秒,然后低低的聲音說:

“記住,那個房子不要進去。還有,昨晚發生的事,暫時不允許對任何人說起!

約克的眼神變的很納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