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親擔心了。

“這些天你都跑哪去了,知道媽媽多擔心嗎?”母親仍舊哭啼的叨念著。

“你兒子福氣大,醫生說了,只是一些皮外傷。躺幾天就好了!鼻欣诉呎f邊把提來的飯盒放到桌上。

“餓了吧,兒子,媽媽給你做的飯”說完站起身用紙巾擦去眼淚,去拿飯盒,嘴里又叨念起來:“我去給你熱一下,你等一下啊!本娃D身出去了。

切利克走到床上,嚴肅的問:

“他們幾個在哪?”

“什么他們幾個?爸爸你在說什么?”

“你!鼻欣艘粋沒忍住,差點一個巴掌輪起來!澳阆Я诉@么久,去哪了?”

“我,我被那些恐怖份子抓到了,他們讓我去領吃的,才被發現了!蔽诸D仍舊不愿攤開,執拗的說道,看了看父親的眼神,那眼神里明顯的不信任他所說的。

“好了,不說了,現在沒事就好!鼻欣藛柌怀鲆簿筒幌朐僮穯栂氯,反正兒子已經回來了。但是突然又好像想起什么,“沃頓,你腿上的槍傷怎么回事?”

。。。。。。

約克幾個人渡過了難熬的一個下午后,天漸漸黑了起來。

“實在不行,只有去他那里了!本S默低聲的說道。

“哈根斯?”帕里說。

維默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孩子們!耙苍S現在只有找他了!

“你真的看開了?”帕里問道。

“早已經看開了,這都多少年的事了,雖然當初因為桑蒂絲,他傷害過我。但那都是年輕時的事了!

“那個老家伙,虧得當初我們還跟兄弟一樣,沒想到他會為了桑蒂絲干出那樣的事來!

幾個人聽的真切,卻聽不出來他們在說什么,格爾若有所思的問:

“爸爸,你身上的刀傷,是哈根斯市長留下的?”

維默點點頭,艾倫比吃驚的望著父親,帕里忙補充道:

“好了,出事的時候,還沒你們呢。而且后來哈根斯請求過你們父親原諒,只是我這老兄弟,心里已經想開了,就是嘴上不饒人!

“出了這樣的事情,也許他已經不在市里了!本S默又道。

“這個有可能!迸晾镎f。

“你知道地址嗎,爸爸,我去找他!备駹柾蝗徽f。

“孩子,別做傻事了,現在如果能找到他,就只有靠著他了!迸晾镆詾樗榫S默討人公道,忙解釋。

“你誤解了我了,帕里叔叔!备駹柖紫聛,“哈根斯我也接觸過,他只要有不舒服,都會去我們醫院,當然我還在想為什么他不去那些更好的醫院,原來他跟爸爸還有這么多故事!

“那就好,他的地址是。。。。!迸晾镎f著。

。。。。。。。

沃頓的傷好的很快,更確切些說,是因為他心里裝著事,所以他根本無法舒服的一直躺下去,跟著約克格爾他們在一起,他有種干大事的感覺。所以他不想掉隊。在回到家的第二天晚上,沃頓借由出去散散心,就消失在了大街上。

工廠很安靜,沃頓手里拿著電筒,但卻不能打開,他不能確定里面他們是不是還在,又或者安不安全。他就著昏暗,摸索到了那個車間,突然腳下一絆,他差點摔倒。他回過身,在絆的地方摸起來,冷冷的,但卻很明顯,是一個人體。沃頓的內心一驚,幫收回手。打開手電,照向那人的面部,一顆心又放下來,不是約克他們,而是一個他認識的匪兵?植篮蛽耐瑫r出現在他的內心。他急急的摸向地下室的入口。打開鐵蓋,將手中的電筒打開。地下室很安靜,地上東西散落各處。

他沒有忘記帕路德給他們說的,只要有一個人消失,其他人都會處死。但是事情很清楚,當然跟著他去的那幾個人應該很清楚自己是被抓走的。他打開地下室的燈,仍舊很暗,但是周圍的東西都還看的清楚。地上沒有血,只是東西很亂。他去打開那個專門放試液的保險柜,發現已經是敞開的了。

他腦子一片混亂,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的是約克他們現在在哪里,安全不安全。潛意識里,他感覺應該被警方或者軍方抓去了。不過這樣的話也好,這不是正是他們想要做的嗎,只是這樣一來,沒自己什么事了。心中不勉有些酸楚,自己受的罪不少,可結果卻跟自己想象的差太遠。

因為他除了想跟他們研究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艾倫比在這里,雖然她很兇,但他就是感覺自己和她有緣,只是為了讓她對自己有個好印象,才那么賣力的做事。但是現在,艾倫比在哪里?是不是跟他們在一起?

拖了無力的雙腳,沃頓跨進了家門。望著墻上的時鐘,已經十一點了。

“兒子,媽媽給你把飯都做好了!笨吹絻鹤踊貋,母親又欣喜了起來,轉身去廚房端東西。

“爸爸要幾點回來?”

說著,門開了。切利克也是無精打彩的換了拖鞋。

“找我什么事?”

“哦,沒什么!

“好了,快吃飯吧!

母親把飯都端上來,三個人圍在一張桌上,母親看看兒子,看看老公,都一副得了重病的樣子。

“你倆都怎么了,怎么都這副樣子?”母親感到很奇怪。

切利克和沃頓都抬起來,對望了一眼,都拿起刀叉,慢騰騰的把食物放到嘴里嚼起來。

“爸爸,我那幾個失蹤的朋友,警方都找到了嗎?”沃頓還是忍不住問了。

切利克轉過頭,兩眼瞪著沃頓,好似內心有一股氣總是無法發泄出來。

“那么瞪著兒子干嗎?”母親說道。

“你朋友?”切利克生氣的重復了一句。又轉過頭來嘆了口氣,“找到了!蔽诸D心中一喜,頭又向前一傾,好像還不聽夠,或者覺得爸爸那句話還沒說完。

“警方說,抓到了一個,說是有那么幾個人,但之后警方進入去,什么都沒找到!

沃頓心中感覺舒服極了,滿意的點著頭。

“你樂的什么勁?”

“哎喲”沃頓捂著頭。

“你打他干嗎?”母親很是吃驚的看著切利克。

“你瞧他那副樣子,好像沒找到是什么好事!鼻欣艘彩强粗鴥鹤幽菢幼訉嵲跉獠贿^,才朝他的頭上給了一下子。

。。。。。。

斯蒂塔的結論,被胡克反復驗證著。

沒多久,提交給世界衛生組織的初步結論,就被世衛公開。

全世界掀起了軒然大波,很簡單的道理,既然能通過接觸就能傳染,想想就有多可怕。于是應其他國家要求,墨爾本市的隔離區被進一步擴大。而且凡在里面呆過的不管是警方,醫院還是市政府人員,一概不允許外出。而外面的人要進入,一概都要穿防護衣。

在其他國家凡是發現個例,發現一個連帶接觸的人一并隔離,只是隔離的時候會每個人都分開,值到發病期兩年過后,如果還沒有癥狀的才會被放出來。如此一來,在其他國家陸續出現的個體也都被及時的隔離了起來。倒是沒有引起太多恐慌,但是墨爾本不一樣。

人們發現軍方在撤隔離電網,以為是解藥出來了,但沒高興多久,又發現,只是電網后撤了一段距離而以。依舊那樣恐怖的存在著。

而且斯蒂塔的結論,并不為墨爾本城內人所知。一切的溝通渠道都已經切斷,除了軍用聯系方式外,人們接收不到外界任何信息。

每天,仍舊有一些不同的人道主義機構,站出來為墨爾本吶喊,呼吁當局政府不應該切段所有聯系。除了隔離開,應該保證其他一切權力。

但是澳當局已經不是自己就能做決定的時候了。

第十八幕:市長的建議

約克他們是幸運的,因為格爾當晚就找到了哈根斯,只是簡單的說了情況之后,很快,他們就被哈根斯的親信們帶到了府邸。

“維默,你還在生我的氣嗎?”哈根斯伸出手來。

但維默仍舊不說話,也不伸手,倒是旁邊的帕里,拍著維默道:

“老弟!庇洲D過頭看看哈根斯,佯裝給了他一拳,又似怒非怒的說了句:“小子,你當年可真是夠狠的啊!

維默伸出手來,和哈根斯握到了一起。

“你的手?”維默突然說。

帕里這也才發現,在哈根斯的手腕上有一個凹陷,看的清楚以為是人老皮膚正常凹陷呢,但是維默和帕里深知不是。

“唉,別說了。我現在也是感染者了!惫馆p松的說著。而且突然笑笑的問:“老哥,我沒感染你吧?”

哈哈哈,旁邊的人都笑了。

哈根斯現在仍然是墨爾本市的市長,原來以為就要退休,因為這個事,退休的事情只能無限期延后了。所以雖然是隔離區,但也還算是一方首長了。

哈根斯讓幾個親信出去,將其他一行人都讓進了自己的二樓會客廳。而且在他們來之前就已經吩咐了保姆安排了房間。

進入會客室,哈根斯讓格爾領著其他人去休息,把維默和帕里留了下來。

他掏了煙自己點上。抬起的右手腕,凹陷又顯露出來,之前他還遮遮掩掩,后來索性干脆放開。

“我沒記錯,你們還是不抽煙的吧!惫節M臉笑意的說。

“以前咱幾個一起抽的時候,你忘了?你還是我教的吧。哈哈”帕里說話也很隨意。在經過一些時日之后,確切說,在離開了那個地下室之后,帕里的感覺好很多,不光身體上,連精神上都要好很多。

維默依舊不說話,只是看著他們倆。這是他的習慣,話很少,改不了。(文-人-書-屋-W-R-S-H-U)

“不過說真的,我真沒想到這個事兒是由你們身上引出來的。你在研究什么?”哈根斯轉而問向帕里,他知道維默不愛說話的習慣,以前就是。只是現在得到了他的原諒,自己打從內心深入的一個顆石頭落了地,這么些年了。這塊石頭壓的人很重,想不起來的時候還好,只要一想起,就糾心的疼。之前數次相邀,都被拒絕。哪怕因為公事偶有相見,維默的脾氣仍舊不冷不熱。

“現在說啥都晚了,連我自己都想不通,只是正常的試驗,怎么就搞出了這玩意,而且還是不知不覺的!迸晾飮@了口氣,對于哈根斯他這些年是有經常聯系的,雖然因為維默的事情,他也勸過。但是那時尚年輕,提過幾次,后來沒再提了。

“你知道,當我得知是你搞出來的時候,我都恨死你了。你看”他又抬起手,“都是拜你所賜啊!彼畔率,“不過事已至此,而且規模這么大,想想再讓你一人來承擔,也是不現實的了!

“這次來麻煩你,有些事情你看能幫就幫一下!迸晾镎f道。

哈根斯掐滅煙火,起身到了不遠處的酒吧臺,倒了三杯酒,端過來,遞給維默一杯,維默把酒接過來,沒說什么。帕里也接過紅酒。

“有什么盡管說,今天能得到維默的原諒,我這輩子的心病總算放下了!惫棺聛,舉起酒杯,示意大家干一杯,自己顯得很有風度的喝了一口。這會兒,三個老家伙坐一起,很明顯,哈根斯讓人看起來就有氣度,這跟他長期從政,現在做了幾年市長,有很大關系。

“現在兩方面,一是通過你和上面聯系,一起研究解藥。二是你提供方便,我們自己研發!迸晾镎f道。

“自己研究倒是可以,但是和軍方聯系一起研究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惫拐酒饋眭庵。

“我們已經給斯蒂塔教授送了一瓶試液,現在我們手上就只有一瓶!

“現在軍方到處在找你們,真的不能保證你們到他們那里的安全!惫姑艘幌聸]有胡子的下巴。轉過身來。

“你跟我詳細說說現在的研究情況,如果我們能研究出來,再告知軍方,不失為一個補過機會!

接下來就是帕里將大概的研究進展告訴了哈根斯。說完后,又將希金和艾倫比記錄的各種試驗數據本拿了出來。

“老哥,你笑話我呢,我是做什么的,能看懂這些?”哈根斯笑笑的說。

“這不是給你點信心嗎,哈哈”帕里也笑了。

“我看行,照你說的這樣,我們自己研究也未償不可,反正斯蒂塔那里,你已經送去了一瓶!惫拐f完,也不多說什么,走到桌前拿起電話,說了幾句。帕里倒是聽清了,是要準備晚飯了。

又在會客室寒暄了幾句,就叫眾口保姆領他們去洗澡,換身衣服,準備下去吃飯。說真的,自打這幾人進來,要是不認識,還真以為是街頭流民。一個個凍的面部發青,衣服因為上午跑的時候,也弄的臟爛。

半小時后,大家在一樓的小餐廳落坐。帕里坐在首位,兩側坐著維默和哈根斯。以前三個處兄弟的時候,帕里就是大哥,哈根斯排最末。格爾,艾倫比因為幾個長輩在場,父親都已經原諒了,就不好再多說什么。希金緊挨約克坐著。

“咦,加希亞和你那寶貝兒子呢?”帕里看桌上人不夠問道。

“沒辦法,事出之前就已經把他們送出去了!惫购呛堑男χf,好像做了件不光彩的事。轉向面向大家:

“孩子們都吃飯吧”說完示意了一下保姆,那保姆到酒臺提了一瓶酒過來。

“兩位老哥,咱們喝兩杯!

維默和帕里這會兒,已經洗了澡,換了衣服,加之房間的火爐,身上舒服多了。也都起了酒意,雖然煙不抽,但酒他們可沒少喝。

晚輩們也不阻攔,吃完跟長輩打了招呼,都各自散去。原本希金希望和約克獨處一室,但是看的出,主人的安排,是將希金和艾倫比安排在了一房,約克和格爾在一間。

“好了,寶貝”約克安慰著希金。

后面跟著的格爾和艾倫比也都看到,艾倫比臉上一樂,卻又忽然難過起來,嘴里嘟著:

“不知道沃頓那家伙現在怎么樣了?”

“你說什么?”格爾聽到妹妹說了一句,但又沒聽清,遂問道。

“哦,沒,沒什么!闭f完幾步上前,“好了,希金,我們走吧,以后有的是機會。明天還有事要做!

。。。。。。

“這,這瓶酒我可是放了二十年的老酒,還是結婚的時候,到中國旅游,從中國帶回來的!惫挂呀浄钢埔獾恼f,“沒想到中國的酒這么烈!

“是好酒,好酒啊。我們多久沒這樣在一起喝酒了。二十多年了吧。不對,是二十七的了!迸晾镆沧硌恼f著。

“嗚嗚”哈根斯竟然趴在帕里肩上抽噎了起來。帕里也不管他。也是趴在桌上,抬著頭。想說點什么。

維默瞪著兩個眼看著哈根斯,心里又莫名的惱了起來。

“不能喝,就別喝,喝這么點就醉!本S默嘴里嘟囔著,聲音小的估計就自'文'己才能聽見。喝了同樣'人'多的酒,維默的酒'書'性好的出奇。但也是這酒'屋'性太烈,胸中也似小火在燒。剛才一直有件事想提卻張不開口,現在既然你也醉了,我也醉一回。遂灌了一口酒。移步到哈根斯旁邊。

“老弟,老哥再求你個事!彼耆活櫦暗焦沟某槠。而哈根斯聽他這一說,才抬起來頭,止住了抽泣。又去倒酒。帕里也不阻攔。

“老哥,你說吧,啥事?”這時候的哈斯好像跟他提任何要求都不會拒絕一樣。

“你,你嫂子,還在皇家醫院呢!闭f完,維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帕里也轉過頭來,看看維默正色的表情,臉上也浮出笑意,心想,這個老家伙啊。

“桑,桑蒂絲?”哈根斯好像一下清醒了起來,眼睛望著前面,好像在努力回憶什么。

維默看到他這副樣子,心里更氣了。但這也只是氣,已經不是原來的恨了。遂也上去給了他一拳頭,哈根斯應聲趴在桌上。帕里臉上笑意更濃。

“好,那是,那是我嫂子。明天就辦,不,現在就辦”他揚起了手,保姆知道他要電話。

嘟嘟囔囔說了幾句,電話掛斷,人就醉倒了。

。。。。。。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