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記住,那個房子不要進去。還有,昨晚發生的事,暫時不允許對任何人說起!

約克的眼神變的很納悶。

“聽到了嗎?”

“噢,噢,聽到,聽到了!奔s克給叔叔一聲大吼,醒過神來。唉,叔叔為啥對自己說話總不能溫柔一點呢。

門輕輕的關上了。約克就像散了架一樣,攤在沙發上。不過骨架很快就拼湊了起來。他躺在沙發里,雙手抱著頭。又在想些什么。他忽的起身,走到門口,從門眼里,看到沒人,又快速的走到窗戶邊上?吹绞迨迳狭艘惠v的士。他急急的返回,把門反鎖上。又安靜的站了一會兒,確認叔叔已經出發,他的心里又開始想著那個房間了。

剛才還稍有些吵鬧的房里,現在又死一般的寂靜了。那些汽車的鳴迪,路人的話語,這個時候,在約克腦海中都好像被過濾了一樣,但是那個房間,那個放著嬸嬸喜歡的東西的房間,卻似乎發出了更多的熙攘聲。誘惑著約克要一探個究竟。

他上了二樓,一步步向那個房間靠近。約克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

哪里還有什么餓意,緊張所致。他走的越來越近,似而能聽到一些雜音,他確定那是最后一間房傳出來的。不知道是不是幻覺,約克已經兩天沒有好好睡過了。

他站在房門前,耳朵里傳來的依然是若有若無的好似電流的聲音。門的把手上,已經落了薄薄一層灰塵,想必叔叔也很久沒進來過了。

他握著扶手,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用足了身上的力氣。

。。。。。。

擰不動!鎖上了?

約克的臉滲出了汗珠。

房里的雜聲似乎變大了,他的腦袋有些暈,他更偏向于相信這是他的大腦發出的疲勞信號。

這聲音不斷變化著。好似是有人在哭,不對,是笑。。好像是小孩,不對不對,是大人。。。。。。

靜止中的他瘋了般的沖向二樓叔叔的房間,翻箱倒柜的尋找鑰匙。很快,隨著金屬碰撞的聲音,一串鑰匙也出來了。一個項圈上,掛了十幾把鑰匙。約克快速的返回。一個接一個的試著。他的動作越快,那來自房內的聲音好像就越大,他的腦袋翁翁作響。

直到最后一把鑰匙試完,門還是沒能打開。

約克已經近乎瘋狂的扭動那把已經打不開的鑰匙,“啪”,鑰匙斷在孔里了。他扔下鑰匙,沖到最近的房間,爬出窗戶,這一切就這么迅速的發生了。

他沿著窗戶外的墻壁,手中抓著凸起的墻沿。一步一步的挪動著。約克的大腦很模糊,他可以不進去,但他不能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好在二樓的房間都是單間,很大的單間。所以從窗戶可以一眼看到里面的一切,這也是為什么約克要冒險的原因。慢慢的滑動著。離地面不是很高,有七八米。但是這個距離,已經不在約克的腦海思考范圍。

近了。

他終于摸到了那個房間的窗戶,但是里面被窗簾擋住。他站定,揮起左手的拳頭,玻璃應聲破碎,約克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氣。但一直飄在耳邊的聲音卻夾著玻璃的破碎而突然消失。

他掀開窗簾。

。。。。。。

只覺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三幕:維默的登場

帕里教授乘著車,沿著雅拉河走了幾百米,左轉,一路走向桑伯里開進。

微閉著眼睛,帕里大腦是很清醒的,他心里有事,而且是一個不愿意讓再多人知道的很秘密的事。至于他到底大腦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外人是根本看不出來的。

地士司機看著這個恍恍惚惚的老頭,本來想聊天的心情也沒了,時不時的透過后視鏡瞪老頭一眼,把速度又提快了很多。但是老頭沒有一點反應,似乎只有那個終點才是他關注的。兩個多小時,很快到了。

“喂,老先生,到地方了,別睡了!彼緳C本想喊他老頭,但一想他錢還沒付,于是轉而喊了老先生,但話語卻是冰冷的。

“哦,到了啊。。好好。。謝謝!迸晾锿崎_車門要下車。

“喂,老頭,你錢還沒付!边@下司機忍不住了,直接的喊出來了。但隨即,他渾身打了個哆嗦,因為老頭那殺死人的兩人大眼像要曝出來一樣,瞪著他。他下意識的往后縮了縮。

“老先生,呵呵,您的車錢還沒付!辈还茉僭趺礃雍ε,錢還是始終不會忘掉的。帕里給了錢,沒再多說什么,此時天已經有些黑了。秋天的晚上帶了些寒意,這讓帕里也不禁打了個冷顫。

帕里走到別墅門口,出現一個小院子。木柵欄的門虛掩著。三樓的臥室有燈光。帕里知道,維默這個老家伙是個少言寡語的人,只有跟帕里在一起的時候,他才會打開她的話匣子,甚至面對他老婆也不曾有過的親密。一輩子的交情,在帕里看來,是比任何東西都要珍貴的。

帕里走近一樓的房門時,似乎聽到了喊叫聲。他不能確定這是不是又是自己的幻覺出現。他按了按門鈴,沒有人回應。他又忍不住多按了幾次。除了耳邊越來越大的叫喊聲以外,依舊沒有人回話。帕里知道。這個時候,維默一定會在家里呆著的。但他不知道為什么不來開門。

“維。。默!”帕里用他那慣有的拉長腔調的聲音叫道。像航船鳴笛一樣悠長。一聲過后,他耳邊似乎是女人的呼喊聲停了下來。帕里以為維默終于聽到了。因為年老的維默耳朵近來卻實有些不大靈光。但是停了幾秒。門沒有開,反而是一個女人的呼喊聲再閃響起。

帕里站在門外發呆。這個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大。帕里聽的入神,他低著頭,好像犯了錯一樣。猛的。他抬起頭來。雙眼怒目望著三樓有燈光的房間。

“維默”帕里這次喊的很直接,聲音里帶著怒氣。因為他剛剛呆站著的幾分鐘里。他聽到的分明是個女人的聲音,那不是桑蒂絲嗎?那可是維默的老婆。想到這,帕里責怪起自己的反應越來越遲頓了。

但是如果僅是想到這些就讓他發怒,那大可不必了。

那是因為什么?因為帕里清楚的知道。維默請假了,從維默兒子格爾的胳膊,他斷定維默也一定染上了這種病,這也是他為什么來他家的原因。所以當他一直不來開門,房間里,桑蒂絲的呼喊聲不絕于耳的時候,他知道也許他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他猛的抬起腳向門踹去,但事與愿為,房門沒有什么動靜。他自己倒是給反彈到幾米開外去了。他不清楚到底是門有彈性還是自己已經站的不穩了。但他大腦的最深處他確定是清醒著的。

所以他不停的踢,不停的踹。

“帕里叔叔,你干什么?”一個女孩的聲音,大聲吃驚的問道。

帕里喘著粗氣,回過頭來。

“是,是,是艾倫比啊!迸晾锎罂诖鴼。

艾倫比是他看著長大的,在醫學方面,是給予厚望的。至于自己的侄子約克和維默的兒子格爾,他都不是很欣賞,但是對于艾倫比,他是極奇喜愛的,要不是因為男女關系,又是私自研究,他真的是很想叫艾倫比去幫助自己,而不是自己的侄子。當然這些約克是不知道的。

“學?旆偶倭,我馬上也要畢業,在學校也沒什么事,就提前回來了!卑瑐惐然卮,但她馬上轉開,好似現在不是回答問題的時候,緊接著問:

“你為什么踢我們家的門?”

“噓!迸晾镒隽艘粋不要說話的手勢,那副認真的勁,任誰看了,也不像是在胡鬧。

艾倫比安靜下來。

“噢,啊。。。不要啊。。救我。。!比綦[若現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是我耳朵聽錯了嗎?”帕里的眼睛直看著艾倫比。艾倫比被他這專注的眼神嚇到了。隨即朝三樓看了看。

“媽媽,是媽媽!卑瑐惐韧蝗缓鸾衅饋,就朝樓上跑去。帕里也呼哧呼哧的喘著氣跟上來。

“孩子你有鑰匙嗎?門鎖上的!迸晾锛鼻械膯。

“有,有!卑瑐惐然帕松,一邊說一邊又跑回樓下去。

門開了,客廳的燈關著。而桑蒂絲的喊聲,因為空間的原因,一下子大了起來。滿滿的灌進了艾倫比和帕里的耳朵。桑蒂絲的呼喊聲變的更大了,好像正經受著什么痛苦一般。

“爸爸,你在干什么?”艾倫比怒吼了一句。

帕里隨后跟進臥室,看到艾倫比狠狠的推開維默,

“爸爸,你干什么,你在干什么?”艾倫比哇一下哭嚎了起來。抱住媽媽不放。

帕里看的真切,他知道眼前發生的一發不是幻覺。倒在一邊的維默,光著下身。一動不動。而躺在床上的桑蒂絲,卻雙手被綁。身上的衣服被撕的破碎。讓帕里不得不注意的一個地方。桑蒂絲的下身已經被血染紅。他不確定那是誰的血,但他更相信于那是維默留下來的。帕里很安靜的走向維默,他知道,也許是自己害的維默。除了桑蒂絲無力的呻吟,和艾倫比的嚎哭。整個空間是安靜的。在帕里的腦海中,最近經常出現這種離奇的安靜。那是一種可怕卻又無法阻擋的安靜。

“艾倫比,去打電話叫醫生,背你媽媽下樓去!迸晾镛D身對還在抱著媽媽痛哭的艾倫比說。

艾倫比抬起頭,看著滿臉淚痕的母親。這才發現母親的下半身全部是血。他顧不了太多,作為醫生的她,同樣清楚現在要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桑蒂絲被艾倫比小心的背了下去,一路上滴撒著難聞的味道。艾倫比人長的秀氣,漂亮,在帕里的印象中總是帶著甜甜的微笑。但是此刻,帕里看到這一切都在變化著。

房間里只有他和維默。這下,是真的安靜了。

“維默老弟!迸晾飶奈从眠@么輕聲細語的喊過人。

維默沒有任何反應,趴在地毯上。帕里的眼中閃動的淚水,他吸溜了一下鼻子。好盡量忍住,他知道維默一定不是要這樣的,一定是因為跟他身上有著同樣的病才做出來的。

他翻過維默的身子。突然,他后退了幾步。他給維默的眼神嚇壞了。突然被翻過身的維默,睜大了雙眼瞪著他。就像他經常會瞪著約克一樣。但是那眼睛是無神的,是沒有動靜的。帕里收緩了自己跳動過快的心臟。又慢慢靠近維默。

“維默老弟,”帕里帶著咽哽的說!岸际抢细绾α四,你不會這樣的,是嗎?你說話啊”

說著說著,淚水就從一個老人的眼里禁不住的流下來了。帕里吃力的扶起維默,好讓他躺在床上。他清楚的看到。維默的下半身同樣的被血所籠罩,但不同的是,在維默的小腹部,已經血肉模糊。帕里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他給他拉上被子。然后就坐在床邊,好像一個年青人在等一個自己愛的人醒來一樣。那樣堅持和執著。

過了十幾分鐘。急救車的聲音響起來了。很快,帕里聽到樓下的嘈雜聲,他知道桑蒂絲已經被抬了出去,她應該沒有什么事的,帕里這樣想著。

“叔叔!卑瑐惐冉械,她回到了三樓父母的臥室。跟隨她進來的還有幾人男醫生。大家都看著帕里。

“叔皮,把爸爸也送去!卑瑐惐热缘推f。她上前想掀開爸爸的被子。卻被帕里叔叔的眼神盯住了,使她停下手來。

“那個就是微生物研究院的帕里教授!币粋急救人員小聲對身邊的人說。

“那床上的不是有名的維默醫生嗎?”另一個人道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眾人生疑。

“好了,艾倫比,你爸爸沒事的。有我照顧他呢?”帕里用低沉的聲音說。

“可是,可是媽媽流了那么多血,爸爸一定也”

“夠了”帕里一聲吼了起來,打斷了艾倫的話。讓房門前的幾個醫生也驚的同時后退了幾步。

“你去陪你媽媽吧。這里有我,我是醫生,我最了解你爸爸!迸晾镛D而用溫和的聲音說。

“艾倫比小姐,我想帕里教授說的有理,他們都是醫生,又是好朋友,相互很了解,應該用不到我們的,我看我們還是先走吧,不要耽誤了你媽媽的病情!币粋醫生盡量壓制住自己內心的恐慌,硬是把這幾句話連續的說了出來。臉上已經滲出了汗。因為剛才看到那婦女的情況,肯定不一般。但面對面前兩位資深的醫學長者,他們又能說什么呢。

“那,那好吧。帕里叔叔,辛苦你了,媽媽那邊一穩定我就回來!

艾倫比在最后幾個字沒有說完的時候,就轉身離去了,她任憑怎樣也不會想到發生這樣的事情。她不知道原因,只有等媽媽清醒了才知道。那幾個醫生也跟著艾倫比下樓去了。似乎有一種解脫的感覺。急救車的笛聲遠去了,房間徹底的安靜下來。

在沉默的片刻過后,帕里突然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他站起來,用被單把維默一裹,用了好幾次力,才把維默背起來;位斡朴瞥瘶窍伦呷。

門關上了,外面已經黑透了。每棟別墅之間都隔著相當的距離。遠遠近近的燈火,已經吸引不到帕里的目光。他的目光重又變的呆滯了。

他到底要干什么?他要把他背到哪里?

第四幕:希金的困惑

“你醒了!毕=鹈﹃P心的問。

希金長著一頭金發,有著美國人的血統。天生麗質,頭發散亂的飄動著,卻不失文雅。身材高挑,穿上高根鞋,與178公分的約克快差不多高了。

這時候看到約克醒了,趕緊關心的問。

“我這是在哪里?我怎么了?”約克好像睡了很久一樣,即使現在醒來了,記憶仍然是模糊的。好像連身邊的希金也沒有看到。

“你不是傻了吧?”希金有點調侃的味道。約克抬起頭,看到希金,心里一下舒服了起來。他趕緊抓著希金的手。

“你干嗎?怎么啦?約克”希金看到約克的反常舉動,以前也經常牽著她的手,但沒有今天這么突然和用力。這使得她也好奇了起來!霸趺戳?約克,能跟我說說嗎?”

“我,我。哦沒,沒什么”約克被她一問。這才想起來自己從窗戶上掉下去了。后來的事情記不清了。

“別問了,抱緊我!奔s克說著伸出雙手,就像一個孩子向媽媽伸手要抱一樣。希金也沒多想,把約克擁在懷里。她好像感覺到什么,但又說不出來。在她看來,這獨處的二人世界是美好的。不應該有任何不好的東西出現。

“你冷嗎?”希金明顯感覺到他抱的很用力,關心的問。約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冷,就默默的點著頭。但卻在想著另一件事。

“我睡了多久?”約克突然問。

希金看的出,約克的臉色極為不好。于是一邊用手,梳弄著他的頭發,一邊說:

“沒有多久,好在沒有受傷。昨天我跟伯父打電話,他說你在帕里叔叔這里,我就直接來了。下午來的時候,就巧碰到很多人圍著,不知道什么事情。我上前一看。是你。大概檢查了一下,沒有什么大礙,就讓那些鄰居幫忙扶進來了!

希金比約克小兩歲,今年22。跟艾倫比讀同一家醫校,即將畢業。學校已經沒有什么重要的事了,于是想來找約克,真的是很巧,就讓她碰上了。

“你還是休息吧,我去給你弄點吃的。剛才我把一樓的冰箱全翻了一遍,都空的,我到二樓看看!毕=鹨郧案s克來過這,也知道他家樓上樓下都有冰箱的事情。

“不不不,不要去,不要上二樓!奔s克緊張的說完以后,突然發現自己說的很別扭,因為極不想告訴她的事情,還是讓自己說了出去。

“怎么了?約克,發生了什么事,跟我說好么?”希金把約克抱得更緊了,這是她認識約克以來,約克最反常的一次,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才會這樣的。

“你告訴我,為什么會從窗戶掉下去?還有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希金又重復了一遍。

“嗚嗚。。嗚。!奔s克小聲咽哽著。希金看到從不流?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