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嗚嗚。。嗚。!奔s克小聲咽哽著。希金看到從不流淚的約克,竟然落淚,心里不禁一酸,眼里也濕潤了起來。她抱緊著約克。不停的吻著他的額頭。

“不怕,約克。沒事的,我在這!边@好像是以前約克經常對她說的。

。。。。。。

約克覺得這些事情,沒有必要隱瞞自己的女友,也許她知道了會有什么更好的辦法。于是慢慢收住了惶恐的心,停止抽泣,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說了出來。

“事情就是這樣了,我在偷看二樓利米諾嬸嬸的房子時,真的是看到了她的尸體,然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約克扒在希金懷里,說完以后,想聽聽希金的想法,但是沒有回應。他抬起頭。希金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二樓。沒有表情。約克這時候才想到,剛才不應該把所有事情,一下全說出來,一定是把她嚇壞了。他趕緊坐起身來,把希金緊緊摟在懷里,就像她剛才摟著他一樣。

“別怕,希金,沒事的,我們現在很安全!奔s克抱著希金安慰的說。

“那帕里叔叔有說什么時候回來嗎?”過了好一會兒,希金才從剛才的夢靨中稍有清醒。她著實是被約克的語言嚇到了。人的身體,怎么可能像約克說的,帕里叔叔的指骨外露?怎么可能會出現格爾的胳膊只是撞了一下,就有那么深的凹陷,更可怕的是,利米諾嬸嬸竟然還在她的房間?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馬上從醫校畢業的希金感到恐怖。

“沒,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他沒有跟我說!

“你確定利米諾嬸嬸還在二樓?”希金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追問。

“我確定,我確定!奔s克提到這個,語音有些顫抖。

“我們上去!毕=鹫f完,好像充滿了勇氣與力量一般。從約克的懷里掙托出來。想拉想約克一起去。

“不,不我不去,我不去。她在上面的!

“咣咣咣”倆人正拉扯的時候,門響了。

“一定是帕里叔叔,你不要提我跟你說的,嬸嬸在二樓的事”約克緊張的說!耙膊灰嵛覐亩䴓堑粝氯サ氖,一定要保密。叔叔知道了,會殺了我!奔s克又叮囑了一遍。

“嗯,我不說。我去開門了!毕=鹱叩介T前,打開門鎖,就感覺一股很重的力量壓過來,把門瞬間推開。

“撲通”一聲,一個重重摔在地上的聲音。

“啊”希金發出了另人窒息的恐怖聲。

“怎么了?什么事?”約克趕緊沖過來。

“吼什么?你是誰?”一個蒼老的聲音。約克趕過來的時候,看到帕里叔叔正扶著地上的一個人。<;o:p>;<;/o:p>;

“哦,叔叔,她是希金,你搬房的時候,她跟我來過的!庇挚纯聪=,剛才不知道因為什么,又給嚇到一次。才又握著希金的手說:

“希金,你到那邊坐一下,沒事的。這是帕里叔叔,你見過的!

帕里用了用力,實在沒有力氣再把他扶起來了。

“約克,”帕里重重的喊,他才不管那女的是誰,起碼不是目前要關注的!澳阍诟墒裁?在我面前談戀愛嗎?快來扶你維默叔叔!泵黠@命令的口吻。

帕里讓希金到沙發上坐一會兒。又聽到叔叔說是維默醫生,趕緊幾步跨過來,這才看到,維默叔叔被一個白色的床單包裹著。不要說是希金。即使是自己,突然這樣一個跟白色的圈筒一樣的東西突然閃進來,怕也是不能不尖叫的吧。

“他這是怎么了?”約克問。

“不要問了,扶他進我房去!迸晾锸迨宕謿,走向自己的臥室。約克扶起維默,其實算是抱起來了。維默有些胖,很吃力。約克抱起來的時候,在想,叔叔有多大的力氣。竟然能把他抱回來?墒蔷S默叔叔這到底是怎么了?他抱到房間,帕里叔叔把門關上。

“打開”帕里冷冷的說。

約克知道打開的意思,而且自己也想看看,維默叔叔到底怎么了?于是轉了兩個圈,把維默叔叔身上的床單拿開,只一瞬間。又讓約克驚呆住了。維默叔叔的下半身血肉模糊。而且腹部的肉纖維,好像根本不像是長在身上的一般,那種感覺就像用手抹一下,都會掉下來一塊。約克的眼睛大睜著。這幾天,讓他吃驚的事情,接連發生。

“看到了吧!迸晾锸迨搴孟駵蕚溟_始教育他一樣,來了個前奏式的話語。

“嗯”約克不確定自己當時有沒有點過頭。

“你跟你那個,那個誰?你女朋友。馬上離開我家,沒有我的允許不要再進來!迸晾锏脑捳Z現在是溫和的,也許是沒有力氣再大喊了吧。

“嗯”約克應了一聲。但馬上反應過來。這“嗯”的不是他要表達的意思。他才晃過神,他叔叔讓他離開,沒有他的允許不能再來找他。

“為什么?叔叔?為什么?”約克急問。

“叫你不要來,就不要來。問那么多干什么?”明顯的,帕里的聲音加大了力度,他好像知道,他的每一個發音,力度輕重的大小,對約克來說,都起著不同的作用。

“這幾天你也看到了,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你不要跟外人提起。過些天我弄明白了,會叫你回來!迸晾镞@個時候,表現的很慈愛。

“你先回你父母那里,呆一段時間,我會叫你回來的!

“可是,可是你身邊沒有幫手?”約克問。

“有的,格爾會過來幫我的。而且艾倫比也回來了!迸晾锩枋鍪降恼f,“哦,艾倫比你可能不認識,就我經常跟你提起的我對她跟對你一樣,都很欣賞的。她是維默的女兒。格爾是他的兒子你已經知道。他們會來幫我的!

“可是,可。!

“別可是了,現在帶著你那個朋友,趕緊離開這兒!”

“都11點多了,明天不行嗎?”約克懇求的說。一方面是想留下來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一方面也有懇求叔叔愿意他哪怕留一晚。

“不行,我才打的士回來的,我讓那司機在外面等呢。你們快走吧!

約克知道叔叔的脾氣,他不再執扭。走出去,跟希金打了一個出去的手勢。希金一下坐起來。她現在巴不得趕緊從這逃出去,對她來說。這簡直像個地獄,雖然有她想弄明白的事情,但是這中間有太多想讓想不明白的事了。

。。。。。。

約克上了的士的后座,希金伏在他懷里。

的士繞過雅拉河,朝火車站開去。但是約克的內心,也許會因為此刻的離開,懷著更多的不解與疑問,而且不會有答案

第五幕:事件的真相?

格爾再次站在了母親桑蒂絲的病房外。

母親的臉色已經恢復,但依舊不能受到任何刺激。他看到母親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窗外。而妹妹艾倫比卻伏在床邊已經睡著。

“你妹妹還沒告訴你怎么回事嗎?”沃頓在格爾耳邊小聲問。

沃頓是格爾的同學,比格爾小一歲,但人卻是機靈。他其實能順利畢業,跟他那個市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的老爸不無關系。因為那個學校來自墨爾本的學生,就他們倆。所以很自然的走的近。而十分刻苦的格爾,時間長了也發現,沃頓沒什么壞心眼,只是調皮了一些。有些事情上還是挺幫著自己的。所以在學習上,格爾經常幫助他。在筆試的時候還給他遞過字條。

但是實驗課就沒有辦法了。只能沃頓自己操刀,所以格爾每次看到他發抖的手就不禁發笑。雖然畢業了,但老師卻在沃頓的評語上加了一條:“該學生不宜做主刀手術!

因為這個,沃頓幾個星期沒出門見人。

最后分到了墨爾本這家醫院,一方面是托老爸的關系,一方面也是因為格爾就在附近的醫院。他們已經相處成為很好的兄弟了。

“沒,都快兩天了,也不讓我回家,也不告訴我發生什么事,唉!备駹枔u了搖頭,嘆了口氣。

“我去叫醒你妹妹,再問她,現在伯母已經醒了,她應該會說了!备駹枒Z恿道,好似他比格爾還著急,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用,我自己去,你不要進去!闭f完格爾就進了病房。

母親聽到響動,轉過頭,看到兒子,復又轉過頭去,什么話也不說。

“媽媽,你還好吧!币娔赣H仍就不說話。

“我去給你弄點吃的來!闭f完拍了拍趴在床上的艾倫比。

“艾倫比,艾倫比!彼÷暤慕兄。艾倫比抬起頭,看到哥哥在叫自己。轉過頭,看到母親兩眼看著窗外。

“媽媽,”艾倫叫了一聲。媽媽沒有說話。

“讓媽媽再休息一下,你跟我出來,我有事找你!闭f完格爾也沉痛的先一步走出病房。艾倫比看看媽媽,于是站起身來:

“媽媽,我去順便也端一點吃的來,你都兩天沒吃東西了!卑瑐惐雀绺缦蛲庾。

“去我辦公室說吧!蔽诸D在后面跟著,不知道他們要去哪里,突然插話道。

“你也有辦公室了?”格爾轉過頭來問。

“你,你太不夠意思了,竟然這么小看我。別忘了,這是在我們醫院!备駹枎е{笑,卻又顯的不滿的說。

“行,去他辦公室!

三人一路無話,沃頓仍是在后面跟著。辦公室在三樓,很偏的地方,估計醫院也是實在沒有辦法,房間又要給,但又不能太顯眼,于是只能找這么一間不起眼的給他了。

格爾前腳邁進,艾倫比緊跟著進來。正當沃頓要進的時候,呼的一聲,門快速的被艾倫比關上,還差點砸到沃頓的腦袋。

“艾倫比!备駹柭劼曓D頭,不知道說些什么了。瞪倆望著艾倫比。

“我倆說會話,不要你聽!卑瑐惐葘χ诸D大聲吼道,對他哥哥這個朋友很是看不起。

“我!蔽诸D啞語。

“行,行,你們聊!毖哉Z中透露著,我辦公室可是我的啊,雖然偏了點,但我也是主人。

“讓他進來吧,沃頓,進來!备駹柡暗?磥硭钦嬲娴陌盐诸D當成自己兄弟了。

“嘿嘿,”沃頓沖著仍扶著門框的艾倫比傻笑了一個,然后輕輕的推開門,盡量不碰到艾倫比的身體,隨即一閃,就進了屋子。說實話,對于格爾的這個妹妹,沃頓是又愛又恨,每次去他們家都不給好臉。

“哥,我發現爸爸變了!卑瑐惐汝P上門轉身對坐在椅子上的哥哥說。格爾稍一沉思:

“我也發現了,他請了很長時間的假,讓我去替班,而且讓我專心工作還不讓我回家!

沃頓摸著下巴,半個屁股坐在辦公桌上,若有所思的聽著,那動作和表情,極為的滑稽。

“那天我回家。。!卑瑐惏亚疤彀l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說了出來。只聽著沃頓,一會瞪大眼,一會張大嘴巴。一會捂住嘴。

“看來是真的了!备駹栵@得很痛苦的說!白蛱炫晾锸迨褰o我打電話了,叫我們安頓好母親后,讓我倆都過去給他幫忙,他說父親已經被他轉移到他家里養病了!

“那你去嗎?”艾倫比又問。

“當然去,帕里叔叔是爸爸一輩子的好朋友了,有他照顧比我們還要細心的!

“你看媽媽情況怎么樣?”艾倫比復又問。

“他只是受到了驚嚇,身體上局部有創傷,但無大礙!蔽诸D搶道。

“我沒問你!卑瑐惐绒D而瞪著沃頓。讓沃頓又一次啞語。心思著,今天到底得罪誰了。不過聽起來目前事情比較緊急,他也看出來了,所以不再頑固。

“好了,不要再說了,沃頓你去幫我媽媽找一個好點的護士,專門照顧她!备駹栟D而對沃頓說。

“好的,沒問題,包我身上。只要有我在。。。。。!

“打住!卑瑐惐扔值勺∥诸D,她真的是打心眼里看不上沃頓。沃頓弦耀的話剛說了一半,又給打回肚子里了。也只能嘆氣了,跟這樣的女人在一起,怎么找得找男人的尊嚴啊。他只好閉嘴。

“妹妹,我們現在就去帕里叔叔家里!

“我也去!蔽诸D插話道。

“你不上班了嗎?”

“兄弟有事,我這班還算個啥,上與不上都沒關系了。反正也上不了手術臺!蔽诸D說完撇撇嘴,一臉的無奈。格爾也看出來了,于是說:

“那你快點安排一個護士,記住一定要照顧好。我們在外面等你!

“你母親就是我母親。放心吧!

隨之而來的,又是艾倫比一個惡狠的眼神,直看的沃頓心里發毛。這小心肝兒跳的。

時間過的飛快,不到半小時,三人就站在了帕里叔叔的門外。還沒有按門鈴,帕里就走出來。

“帕里叔叔!

“帕里叔叔”格爾和艾倫比一前一后喊出聲。

“我喊什么?”沃頓小聲在格爾后面嘀咕了一聲。

“你不用喊,也不用進來!迸晾镟嵵卣f道,透露著不可(文)侵犯的意識。一方面他不認(人)識這個家伙,另一方面也不(書)想讓外人過多知道,于是說話也(屋)沒了好氣。

“我!蔽诸D有點后悔今天不該來。

“帕里叔叔,他是我同學沃頓,跟我一起畢業的,現在在默西醫院當助理,就是媽媽現在住的那個醫院!币娕晾锸迨鍥]反應,又接著說:

“他爸爸是”

“沃頓?他爸爸是疾病控制中心的主任,是嗎?”帕里叔叔接著格爾的問道,這多少讓沃頓有了點自豪,立馬挺胸臺頭起來。

“算了,進來吧!迸晾镎f完,轉身進去。

“不要太隨意了,帕里叔叔是個極為嚴謹的人!备駹柧锤嬷诸D。沃頓一個勁的點頭。一行人進了帕里的房子。

因為天氣有點陰,灰蒙蒙的,所以房間開了燈。

“你們跟我到實驗室來!迸晾锸迨逭f!澳莻,就不要進來了!

大家都知道指的誰,而且沃頓也一頭霧水的指著自己。只能說:

“哦,哦,我知道,我知道!

三人進了帕里家里的實驗室。仍是一片零亂。比他那個研究院的地下實驗室好不到哪里,中間的試驗臺上已經被清空,只放了十多個試管。

“帕里叔叔,我父親怎么樣了?”格爾忙問。

“他沒事,你們過來!毙置脙扇艘黄鹱呓囼炁_,旁邊的幾個大玻璃器皿里,裝著肉體一樣的東西。

“有些事情,是該讓你們知道的時候了!备駹柨纯磁晾锸迨,又看看妹妹,轉而問:

“帕里叔叔的意思,是找到真相了?”

“什么真相?”艾倫比問。

“聽我說!迸晾锝舆^話。

“你們看,”他一邊說一邊用夾子從一個灌子里拿出了一塊肉一樣的東西。

“這是從你們父親身上提取出來的細胞培育出來的肌肉組織!闭f著他拿了一個柱狀的木棍朝肌肉捅去?雌饋碛玫牧Χ炔淮。

“啊,”艾倫比被帕里叔叔的舉動突然嚇到,驚叫一聲就往哥哥身后躲。但是一臉嚴肅的哥哥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因為他要知道真相。更確切一點說,他自己有著同樣的問題。

“你們看”帕里叔叔說著,拿開木棍,然后那個肌肉出現了裂痕。

“不可能!倍阍诟绺绫澈蟮陌瑐惐,在看到這個的時候,瞪大的眼睛。

“我們在學校所見的所有情況,都沒有發生這種情況的!彼囊馑即蠹颐靼,雖然帕里叔叔剛才的樣子嚇人,但有一點,他其實沒有用太多的力,艾倫比也看到了。但是一個肉體組織怎么可能就會被這輕輕一捅,就會這樣輕易出現裂痕?

“我現在告訴你們,你們的父親現在的身體就是這樣!卑瑐惐认胝f什么但說不出口,僅是帕里叔叔這一句話,就讓他呆住了。

“然后,我也是這樣了?”格爾極其冷靜的問,其實內心已經翻騰起來。

“是的,你也是”帕里叔叔有些傷心的說!斑有,我也是!

“帕里叔叔你!卑瑐惐日f完之后張著嘴,不知道要再說什么。

“正確來講,應該是我傳染給了你們父親,然后他又傳染給了你!迸晾锸迨鍖Ω駹栒f。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