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帕里叔叔你!卑瑐惐日f完之后張著嘴,不知道要再說什么。

“正確來講,應該是我傳染給了你們父親,然后他又傳染給了你!迸晾锸迨鍖Ω駹栒f。

“你怎么能確定?”

“我三年前開始一個新的試驗,但是過程中,我不小心打碎了一個試管,于是一些試液就沾到我手上,當時我的手因為實驗有個傷口,自那之后我就開始出現了一些癥狀,就像上次約克送我去你醫院的時候一樣!彼f完抬起自己的右手,上面已經包上了紗布。

“我的肌肉也開始松馳。我記得有一次,我去看你父親的時候,因為要給一個危急病人輸血,當時血庫已經沒有了。而且你們父親跟我的血型是一樣的。時間比較緊急,抽完了我的,沒有換針頭,就抽你父親的了。當時我們還在為此開玩笑。但是就這么一次血液接觸,導致了這種情況發生!迸晾镱D了頓繼續說:

“雖然這只是推理,但已經沒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釋了。而且你父親跟我的癥狀相同!

“你的意思是,這是一種病毒感染,會長期潛伏在人身體內。要兩三年才能發作?”格爾問。(文-人-書-屋-W-R-S-H-U)

“恐怕是!迸晾锫狞c著頭。

“那意思就是說,我也有可能會一時進入幻覺,也會把持不住自己做一些事情?”

“有可能,但是不知道你是什么時候被感染,所以不能確定發作時間!迸晾镎氐恼f。他眼里看著格爾,內心卻是深深的痛。

“不,不要,哥哥不要!卑瑐惐仍趦扇说膶υ捴新犆靼琢耸裁匆馑。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抱著哥哥。

“帕里叔叔,你說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不會的,爸爸不會的,哥哥也不會的!卑瑐惐纫贿吙抟贿叧。外面的沃頓突然聽到哭聲,而且只聽到是艾倫比的哭聲。他想沖進去,但還是忍住了。心里念叨。實驗室?他們不會在拿艾倫比做什么試驗吧。想到這,他臉上一驚,好似就真的如此似的,一下沖了進去。

“艾倫比!蔽诸D大吼一聲。定眼一看,大家都站著,只有艾倫比抱著哥哥在哭,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樣。有些后悔沖進來了。但已經進來了,不大可能再安靜的退出去,就好像在等待指令一樣,等著別人給一個命令。他就那樣扶著門呆站著看著這一切。

“妹妹不要哭,會沒事的,爸爸沒事的哥也沒事!备駹枔崦念^,安慰道。其實自己已經心痛的不行。

“帕里叔叔,你說有可能,媽媽也被感染了嗎?”格爾強忍住內心的痛問。

“很有可能!迸晾锸迨鍍刃钠鋵嵰呀浛梢源_認,雖然他知道只用心里這樣斷定不科學,但他盡力讓自己相信,經過血液傳播一定會被傳染。

“那,那你現在有對癥的方法了沒!迸晾飺u搖頭,顯得很痛苦的樣子。繼而道:

“我是怕我到時發生了這種情況之后,沒人跟你們說到底怎么回事,雖然我還沒有搞明白,但是我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所以在我不行之前,我要告訴你們!蹦昀系呐晾,默默的擦著眼淚。沃頓看著這一切,聽著這一切,但是仍然一臉茫然,因為他一句也沒聽明白。

“不會的,叔叔,你身體比父親好,應該沒事的!备駹栠@時候想到自己還在安慰別人,也許這就是他與生具來的責任感吧。

“會的,孩子。很快就會了!彼煅手f:“走,去看看你們的父親!

帕里帶頭,格爾扶著哭泣的妹妹,沃頓跟在最后,一言不發。

到了另一個房間?吹窖矍耙磺,頓時,格爾一直強忍的內心的痛,跟一種陌生的恐怖,讓他沏底崩潰了,聽不到聲音,但他卻心如刀絞一般的哭了起來。而妹妹在看到房間內的一剎那,就直接暈倒了。沃頓的眼睛,仍是大大的瞪著,但此刻絲毫看不出調皮,那確實是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畫面就在眼前上演了。

第六幕:事情有變

第二天早上,帕里已經出去了。而沃頓昨天晚上就已經走了。

艾倫比還趴在桌子上睡著。格爾不停的操作著手中的試管,他第一次到帕里叔叔家里的研究室。他對這里的第一感覺很不好,這里的空氣讓人窒息,但對于專業的帕里來說,這里卻是極其難得的安靜的研究環境。格爾一邊操作,一邊回想著昨天看到的一切。父親受了那么重的傷,但另人奇怪的是還有呼吸,可能是因為失去疼痛感覺的原因,他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絲毫沒有察覺。

當時的艾倫比看到這個畫面,一下就暈倒了,在她心目中高大的父親形象,被這樣一個離奇的病因,折摸成了現在的人不人鬼不鬼一樣。艾倫比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而沃頓也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雖然偶爾去父親的疾病控制中心,也能看到一些奇怪的病人。但哪里會出現眼前這樣的。

格爾看了一眼熟睡的妹妹,心中的痛又浮了上來。也不僅僅是父親的痛,因為同樣的病也發生在自己身上,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但卻無法逃避,F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帕里醫生的個人建議下,開始試驗,找出一種讓皮膚恢復知覺的藥物組合。而且帕里醫生也沒有說是不是會成功,但還是抱著希望。格爾用顯微鏡看了一會樣本,又坐到了艾倫比的身邊。

格爾很困惑,為什么帕里不讓病情公開,那樣的話也許很多優秀的醫生都會參與研究。而且從父親之前的行為來看,好像也在隱瞞。他猜不透,對于醫術精湛的父親和帕里叔叔,他們在想著什么。這讓他陷入了沉思。

“哥!卑瑐惐刃蚜。

“哥!卑瑐惪吹礁绺缱谧约荷磉呍诎l呆,加大了聲音。

“哦,哦哦,你醒了!备駹柣剡^神來,“現在感覺好些了吧,帕里叔叔出去買吃的去了”

“媽媽那里有去看過嗎?”艾倫比看著桌上的鬧鐘,顯示是上午10點半。

“放心,那邊我讓沃頓安排好了!备駹柊参克f。

“我看那個沃頓,就不是個什么好東西,你還這么相信他!

“好了,妹妹,你不了解他。放心吧!保郏祝祝。WRSHU。]

艾倫比不說話了,她也想到了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眼淚慢慢的又一次流了出來。

“別哭,妹妹,有哥在,有帕里叔叔呢”格爾看到流淚的妹妹,把她抱在懷里。

“我們把父親送到醫院去吧,哥!卑瑐惐鹊脱实恼f。

“不行的,帕里叔叔有交待過!备駹柮Υ驍嗝妹玫男乃,因為不管對于自己的父親,還是對于帕里叔叔,格爾都是滿心的佩服與尊重,他相信帕里叔叔。

“我們還在研究,放心吧!

“但是”艾倫比突然想說什么,頓了一下“但是哥哥你,你也給傳染了啊,還不知道母親怎么樣!闭f到這里,好像她立刻就已經失去了三位親人一樣,眼淚重又滑落下來。格爾抹了一把濕潤的眼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許這一刻,他自己也需要一個人來安慰吧。

“咣。咣”外面的門被撞開了。兄妹倆停止的哭泣。

“格爾,快,拿著試管,跟你妹妹馬上離開!笔桥晾镝t生,手里提著的吃的零零撒撒掉落一地?梢钥吹贸鏊窃趺醇贝掖业呐芑貋淼。

“什么事,叔叔?”格爾問。

“別問了,快收拾,快跑!迸晾镝t生走到試驗臺上,開始收拾試管,把十多個試管及一些樣本都放到箱子里。格爾也幫忙著收拾。艾倫比經受了好幾次打擊,不知道接下來的又會是什么。傻傻的站著。

“叔叔,發生了什么事!备駹柨粗鴿M臉大汗,呼吸粗重的叔叔急問。

“這是我一個朋友的聯系電話,你去找他。把事情告訴他就行。別問了,孩子?炫馨!迸晾飶目诖刑统鲆粋卡片,塞到格爾手里。又急急的把箱子提下來。

“快走,快點!迸晾锼坪跏窃诤鹆,但是力氣好像用完了,聲音卻不大。

格爾看著著急的叔叔,也不細問了,拉著妹妹就往外跑。大概跑出去兩百米的時候,警車的聲音傳了過來。格爾回頭一看,警車駛入了帕里所住的這條街上。倆人急忙叫一輛的士,準備回家拿點東西,就去找帕里叔叔給的卡面上這個人。

“哥哥,我好怕”坐在后坐的艾倫比哭著說。兩只眼都已經哭腫了。

“別怕,別怕,有哥在!贝藭r的格爾也只有安慰她了,因為他自己就一直處在痛苦當中。

“本臺最新消息,今天早上,據疾病防治中心發出警告,本市出現一種可疑的,罕見的傳染病,目前病例已經得到控制,但仍有關鍵幾人下落不明。。。!钡氖寇噧鹊碾娕_突然播報。格爾和艾倫比剎時傻了眼,安靜了下來。

“沃頓!眱扇送瑫r說,一定是沃頓把事情給他父親說了。

“本市眾多科研人員,已經對病例進行了會診,目前無法得知是何種病因,進一步的調查正在進行當中,已經向國家最高傳染病中心匯報。。!

“警方和研究人員,目前都拒絕透露更多信息,據知情人講,病人是本市,某醫院知名教授:維默醫生。而跟此次事件相關的生物研究院的教授:帕里醫生,目前已經被警方控制。。!

“停車!备駹柾蝗缓。

“但仍有幾名相關人員,正在尋找當中。。。。。!

這時格爾和艾倫比下車前聽到的,說的也許正是他們。

“沃頓,這個王八蛋,我找到他,一定將他扔到海里喂魚!备駹枤獾哪樇t脖子粗。

“早都跟你說了,他不可信!卑瑐惐日f。

“家里可能也回不去了,媽媽那!

“媽媽那里更不要想了,就在沃頓那個醫院里”格爾打斷艾倫比的話。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艾倫比似乎處于一種新的恐怖當中。

“去打電話吧!

路上行人為斷,現在應該才發布消息不久,格爾可以想到,很快,他們的照片將會被公開,而且會被通輯。他們倆走進了一個電話亭。格爾看著卡片上的號碼按著數字按鈕。

艾倫比奇怪的發現,街上的人走路越來越快,她不知道到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想哥哥快點打通電話,然后去那個醫生那里。透過電話亭的玻璃,看著行動急匆的人們,艾倫比的心此刻竟突然安靜了下來,周圍所有的聲音好似突然消失了一般。

她呆呆的表情注視著玻璃外面。。。。

第七幕:米福

第二天早上,帕里已經出去了。而沃頓昨天晚上就已經走了。

艾倫比還趴在桌子上睡著。格爾不停的操作著手中的試管,他第一次到帕里叔叔家里的研究室。他對這里的第一感覺很不好,這里的空氣讓人窒息,但對于專業的帕里來說,這里卻是極其難得的安靜的研究環境。格爾一邊操作,一邊回想著昨天看到的一切。父親受了那么重的傷,但另人奇怪的是還有呼吸,可能是因為失去疼痛感覺的原因,他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絲毫沒有察覺。

當時的艾倫比看到這個畫面,一下就暈倒了,在她心目中高大的父親形象,被這樣一個離奇的病因,折摸成了現在的人不人鬼不鬼一樣。艾倫比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而沃頓也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雖然偶爾去父親的疾病控制中心,也能看到一些奇怪的病人。但哪里會出現眼前這樣的。

格爾看了一眼熟睡的妹妹,心中的痛又浮了上來。也不僅僅是父親的痛,因為同樣的病也發生在自己身上,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但卻無法逃避,F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帕里醫生的個人建議下,開始試驗,找出一種讓皮膚恢復知覺的藥物組合。而且帕里醫生也沒有說是不是會成功,但還是抱著希望。格爾用顯微鏡看了一會樣本,又坐到了艾倫比的身邊。

格爾很困惑,為什么帕里不讓病情公開,那樣的話也許很多優秀的醫生都會參與研究。而且從父親之前的行為來看,好像也在隱瞞。他猜不透,對于醫術精湛的父親和帕里叔叔,他們在想著什么。這讓他陷入了沉思。

“哥!卑瑐惐刃蚜。

“哥!卑瑐惪吹礁绺缱谧约荷磉呍诎l呆,加大了聲音。

“哦,哦哦,你醒了!备駹柣剡^神來,“現在感覺好些了吧,帕里叔叔出去買吃的去了”

“媽媽那里有去看過嗎?”艾倫比看著桌上的鬧鐘,顯示是上午10點半。

“放心,那邊我讓沃頓安排好了!备駹柊参克f。

“我看那個沃頓,就不是個什么好東西,你還這么相信他!

“好了,妹妹,你不了解他。放心吧!

艾倫比不說話了,她也想到了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眼淚慢慢的又一次流了出來。

“別哭,妹妹,有哥在,有帕里叔叔呢”格爾看到流淚的妹妹,把她抱在懷里。

“我們把父親送到醫院去吧,哥!卑瑐惐鹊脱实恼f。

“不行的,帕里叔叔有交待過!备駹柮Υ驍嗝妹玫男乃,因為不管對于自己的父親,還是對于帕里叔叔,格爾都是滿心的佩服與尊重,他相信帕里叔叔。

“我們還在研究,放心吧!

“但是”艾倫比突然想說什么,頓了一下“但是哥哥你,你也給傳染了啊,還不知道母親怎么樣!闭f到這里,好像她立刻就已經失去了三位親人一樣,眼淚重又滑落下來。格爾抹了一把濕潤的眼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許這一刻,他自己也需要一個人來安慰吧。

“咣。咣”外面的門被撞開了。兄妹倆停止的哭泣。

“格爾,快,拿著試管,跟你妹妹馬上離開!笔桥晾镝t生,手里提著的吃的零零撒撒掉落一地?梢钥吹贸鏊窃趺醇贝掖业呐芑貋淼。

“什么事,叔叔?”格爾問。

“別問了,快收拾,快跑!迸晾镝t生走到試驗臺上,開始收拾試管,把十多個試管及一些樣本都放到箱子里。格爾也幫忙著收拾。艾倫比經受了好幾次打擊,不知道接下來的又會是什么。傻傻的站著。

“叔叔,發生了什么事!备駹柨粗鴿M臉大汗,呼吸粗重的叔叔急問。

“這是我一個朋友的聯系電話,你去找他。把事情告訴他就行。別問了,孩子?炫馨!迸晾飶目诖刑统鲆粋卡片,塞到格爾手里。又急急的把箱子提下來。

“快走,快點!迸晾锼坪跏窃诤鹆,但是力氣好像用完了,聲音卻不大。

格爾看著著急的叔叔,也不細問了,拉著妹妹就往外跑。大概跑出去兩百米的時候,警車的聲音傳了過來。格爾回頭一看,警車駛入了帕里所住的這條街上。倆人急忙叫一輛的士,準備回家拿點東西,就去找帕里叔叔給的卡面上這個人。

“哥哥,我好怕”坐在后坐的艾倫比哭著說。兩只眼都已經哭腫了。

“別怕,別怕,有哥在!贝藭r的格爾也只有安慰她了,因為他自己就一直處在痛苦當中。

“本臺最新消息,今天早上,據疾病防治中心發出警告,本市出現一種可疑的,罕見的傳染病,目前病例已經得到控制,但仍有關鍵幾人下落不明。。。!钡氖寇噧鹊碾娕_突然播報。格爾和艾倫比剎時傻了眼,安靜了下來。

“沃頓!眱扇送瑫r說,一定是沃頓把事情給他父親說了。

“本市眾多科研人員,已經對病例進行了會診,目前無法得知是何種病因,進一步的調查正在進行當中,已經向國家最高傳染病中心匯報。。!

“警方和研究人員,目前都拒絕透露更多信息,據知情人講,病人是本市,某醫院知名教授:維默醫生。而跟此次事件相關的生物研究院的教授:帕里醫生,目前已經被警方控制。。!

“停車!备駹柾蝗缓。

“但仍有幾名相關人員,正在尋找當中。。。。。!

這時格爾和艾倫比下車前聽到的,說的也許正是他們。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