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停車!备駹柾蝗缓。

“但仍有幾名相關人員,正在尋找當中。。。。。!

這時格爾和艾倫比下車前聽到的,說的也許正是他們。

“沃頓,這個王八蛋,我找到他,一定將他扔到海里喂魚!备駹枤獾哪樇t脖子粗。

“早都跟你說了,他不可信!卑瑐惐日f。

“家里可能也回不去了,媽媽那!

“媽媽那里更不要想了,就在沃頓那個醫院里”格爾打斷艾倫比的話。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艾倫比似乎處于一種新的恐怖當中。

“去打電話吧!

路上行人為斷,現在應該才發布消息不久,格爾可以想到,很快,他們的照片將會被公開,而且會被通輯。他們倆走進了一個電話亭。格爾看著卡片上的號碼按著數字按鈕。

艾倫比奇怪的發現,街上的人走路越來越快,她不知道到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想哥哥快點打通電話,然后去那個醫生那里。透過電話亭的玻璃,看著行動急匆的人們,艾倫比的心此刻竟突然安靜了下來,周圍所有的聲音好似突然消失了一般。

她呆呆的表情注視著玻璃外面。。。。

第八幕:波瀾

約克的車一路狂奔,半個多鐘過去了,帕里叔叔的家已經很近了。

“約克,停!毕=鹜蝗缓。隨著一個長長的剎車聲過去,車子停了下來。

“怎么了,希金,有什么事嗎?”約克一臉的緊張,但又不明所以的問。

“你看前面路口!闭f了希金指著正前方大約400米處。約克仔細的看了看。

“警察!奔s克的臉滲出了汗。

“如果我猜的沒錯,帕里叔叔的家肯定已經被封鎖了,我們去只是送死!毕=鹫f。車子慢慢發動了,卻不是往前開,而是向后退。調轉方向,兩人漫無目的的開著。

“帕里叔叔肯定不在房里了!奔s克自言自語的說,“我們還是晚了一步!

“什么晚了一步,我們是來見他的,又不是來救他的,我們也不知道發生這樣的事情啊!毕=鸢参康。

“找個位置把車停下來,我們想一想辦法!毕=又f。

“釘鈴鈴。。!彪娫掜懥。

“爸爸,有什么事嗎?”約克問。

“你怎么不打個招呼就走了呢?”爸爸有點責怪,但又接著說:“你看新聞了嗎?你叔叔怎么會跟一種病毒扯上關系?”

“我,我。。這個。。這!

“你最好回來跟我說清楚,你跟你叔叔在一起,天天在研究什么東西?”父親好像要發火的樣子。

“不行,我已經到了墨爾本了,我在找叔叔。但是他家已經讓警察封鎖了。我們在想辦法!

“你回來我們一起想辦法!

“不行,而且,”他停了一下繼續說:“你也不要跟來,有什么情況,我會告訴你的。我掛線了,爸爸晚安”嘟嘟。。斷線。

“我們那天走,你叔叔說要找兩個人來幫他,你有他們電話嗎?”希金提示說。約克轉過頭,看著希金,沒有表情,看的希金趕緊推了他一把。

“別這樣看著我,怪嚇人的!惫粥恋。

“金,你好聰明,我真幸運能帶你一起來,我想說的是我有他們的電話!

天一亮,格爾和艾倫比早早爬起來,走到客廳。因為米福也不是睡懶覺的人,傭人的飯已經做好。

“孩子們,來吃飯吧。我以為你們還要睡一會兒!泵赘7畔聢蠹埾蝻堊雷呓。

“米福叔叔,你也早啊!备駹柣鼐凑f。

“餓了吧,估計這些天你們也沒好好吃頓飯了吧,坐下來吃吧。我讓傭人多做個幾個菜!憋堥g無話,各自想著自己心里的事情。飯畢,門鈴響了。米福臉色一驚,心想不會這么快吧。

“瑪莎,不要開門,等我們從后門出去再開!泵赘^D而對格爾兄妹道:“拿上試管箱,我們走!

格爾跟艾倫比看到米福如此慌張,也不勉吃起驚來。

“米福叔叔,這是怎么了?”

“我猜可能是警察來了,從你們一進門我就在想了!泵赘牡恼f:“快,我們走!

“等等,叔叔。昨天晚上我一個朋友給我電話了,說今天早上會來!备駹栒f。

“就是帕里叔叔的侄子,約克!卑瑐惐扰旅赘]聽明白補充道。

“瑪莎,去看一下,是不是他們,是的話就請進來!爆斏叱鋈チ,米福接著說:“即使是他們,我們也要趕緊轉移了!

瑪莎很快走進來說:“先生,是一男一女!”

米福轉而看著格爾,意思在讓他確認。

“是的,是他們,快讓他們進來!备駹栒f,斏苣贻p,但她從幾個的話語間和表情大概也知道事情比較緊急。

“格爾,一會把你的手機關掉,我不想惹太多麻煩!泵赘`嵵氐恼f。格爾點點頭。就扣起了電池。

“約克,你終于來了!备駹柺紫葲_上去重重拍他的肩,就好像多了一個強有力的幫手一樣。

“嗯,這是我女友,希金!备駹栔皇浅=瘘c了一下頭,隨既引向米福叔叔。

“格爾,這是米福叔叔,跟我爸爸和帕里叔叔都是好友,是帕里叔叔讓我來找他幫忙的!备駹柊衙赘=榻B給格爾。

“米福叔叔,你好!奔s克一臉疲憊。

“米福叔叔,你好!毕=鸾又暗。

“孩子們來了就好,說實話,你們小的時候,叔叔可是看到你們的?┛闭f著咯咯的笑起來。

“瑪莎,再去做點飯來!

“不用了,米福叔叔,我們吃過飯來的!

幾人正說著,電視傳來了最新報導:

“目前病情已經政府控制,專家將于下午抵達本市,對病毒做進一步分析。同時,涉及病毒的幾位重要人員,仍有幾名下落不明。他們是”接下屏幕上打出了幾個人的照片,有約克的,格爾的。和艾倫比的。

“目前警方正對涉及病毒的相關人員及家庭開展調查,目前希望大家仍按照市府的要求,盡量減少外出。。!

幾個人相互看看。好像這早都已經在發生的事情或者應該發生的事情了。

“你們一會跟我來,我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

“要出城嗎?”約克問。

“不用,也許城里會更安全!泵赘Uf道。

說著,門又響了。大家震驚的相互看了看,格爾示意大家不要出聲。自己向門走去。從門眼看出去:

“沃頓”格爾大聲喊了出來。

下午三點多,天氣開始多云,但是似乎馬上要下的雨卻遲遲下不來。疾控中心里,切利克仍在觀察幾個病例,所有的主要醫生都參與了對病毒的分析。但是沒有絲毫進展。但是昨天晚上送來的一個病人,其實已經不能稱其為病人了。而是死人。據簽定,該女性已經死亡一年之久,但是身體卻沒有腐爛跡象。這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這個女人是誰?利米諾?

是的,就是她,警方搜查了帕里的房子后發現,利米諾就在一個鎖上的房間里面。初始以為是暈過去。但是摸到脈搏以后才發現,已經死亡了。經一再確認,已死亡一年多以后,切利克像瘋了一樣。繼續查在她身上使用了什么藥品沒有。但是結果又讓他吃了一驚,在她身上沒有發現任何的藥物成分。但有一點卻是給確認了,她的身體也非常脆弱,這意思就是說她也是一名被感染者。

切利克的大腦有些吃不消了,接觸的病毒不下千種,但卻頭一次見到這種離奇的病毒。緊接著的報告送來了。今天的醫院提供的報告,結果今天沒有一例。切利克笑了。好像終于被控制住了一樣,但是隨即又皺緊額頭,隱隱的感覺到有什么問題,卻說不出來。

隔離室的帕里,維默,已經奄奄一息,但卻保持著這種狀態。

市政廳內,哈根斯轉來轉去的踱著步。頭上汗從未停過。

門開了。哈根斯拿起紙巾擦了擦汗問道:

“西蒙,你來了,快坐下!彼f著走到沙發這邊,也坐了下來。

“情況有些異常,今天各醫院均沒有發現這種情況!蔽髅烧f。

“再過兩個小時,國家疾控中心的專家就會抵達。但愿他們好運,能快些查出來!惫挂荒樀膿鷳n。

“你的手腕怎么了?”西蒙突然發現哈根斯的手腕處包了一塊紗布。

“哦,沒什么,早上來的太急了,碰到了!彼D而說:“我已經接到了總理的私電,并告知了這里的情況!

“他有跟你交什么底嗎?”西蒙問道。因為他知道,可能是一個不好的結局,所以他要知道最后的處理辦法。

“沒什么,”但從他的表情來看,西蒙確認他沒有說真話。這么些年了,西蒙很了解他的這個老同學。

哈根斯突然站起來,走到辦公桌帝,拿起電話。

“幫我播電信局局長肯迪曼先生的電話,讓他一個小時后過來!蹦沁吤貢鴳晵炀。

“那我走了,保持聯系!蔽髅傻没厝プ屑毜乃伎紟讉問題。

一個小時過去了。

哈根斯和肯迪曼通完了電話,他幾躺著的姿勢坐在椅子上。抬起自己的手腕,輕輕的揭開紗布,一個深深的凹陷再一次映入了視線。

第九幕:險情

這次帶領國家病毒研究小組的是斯蒂塔教授,斯蒂塔教授曾帶領他的團隊成功克服2015年那次SISK大規模傳染病毒,并且第一時間研制出了疫苗。在新病毒的研究和防治上,都做了極大的貢獻。只是斯蒂塔這個人性格很怪異,很年輕,才45歲,但至今未婚。

當他第一時間聽到墨爾本報來的情況的時候,別人一臉愁容,只有他,滿臉的興奮。就好像一個很有本事的人,一直做著無聊的事情,終于有一天發現可以大施拳腳的時候那般興奮。

沒有過多安排,先到地方再說。而且即使聽了匯報上來的情況,他還是沒搞懂,這是怎樣一種病毒,這讓他興奮不已。

下了飛機,沒有休息,沒有什么接風儀式,直接到了疾控中心,這里除了最初找到的維默醫生,帕里醫生和維默的老婆。還有其他房間目前已經確診患上此病的上百名患者。

“這是最初發現的幾名患者!鼻欣酥钢徊》康呐晾锶讼蛩沟偎淌谡f道,“為了控制他們的情緒,我們已經給他們注射了鎮定劑!

斯蒂塔沒有說話,他示意陪護人員開了門,已經換了防護衣物的斯蒂塔絲毫沒有感覺有什么潛在的威脅。他走到帕里旁邊,掀開了蓋在帕里身上的被單,因為隔離室的溫度是恒溫的,而且因為病情特殊,這三人均光著身體。

斯蒂塔看到,帕里除了手上的肉已經凹陷,胳膊上,大腿處均有一處凹陷。而且凹陷處已經結了痂?雌饋砗苁亲屓瞬唤,這是他從沒有見過的病情,患者的傷處竟然失去自愈功能,不管傷害大小如何,都只是在傷害處表現結痂。

“怎么發現的?”斯蒂塔終于說話。

“這是,是”切利克想著要不要把自己兒子牽扯進來,畢竟這事情不是小事。隨即:“是一個社區疾病巡防員報告的,在一個家里發現了暈迷的患者!

“知道感染源是什么嗎?”周圍很安靜,只有斯蒂塔的聲音。

“目前還不知道!鼻欣擞行┦恼f,他本想在國家委派的這個病毒小組到來之前把病因查清,這樣他就可以離開墨爾本這個鬼地方,他在這呆了一輩子了。很可惜,請了最好的醫生,加了兩天的班,卻一無所獲。

“那已經查到傳播途徑了嗎?”斯蒂塔有些怒意了。

“沒有,但是有一條大概可以確定,這種病毒的潛伏期很長!

“大概?”斯蒂塔大睜著眼睛望著切利克大聲反問道!昂昧,你們把這兩天手上的資料,全部交給我的助手布麗絲”他指了指旁邊一個帶著大框眼鏡的婦女。然后繼續道:“有什么可疑情況馬上匯報!

表面慍怒的斯蒂塔內心其實很興奮。

。。。。。。

大家都坐在米福租來的一輛面包車內。

“我們這是要去哪?”約克問道。

“去一個最安全的地方!泵赘5氖治罩较虮P說。

車在高速公路上跑著,只能看到旁邊車道從墨爾本出來的車,看看自己前后,卻好像沒有車要進入墨爾本。這讓車里的人心又涼了起來。

“回去很危險,現在街上到處是警察!蔽诸D說道,但還是帶著歉意。

“閉嘴!卑瑐惐冉械,自從他看到沃頓,她就有種想殺人的沖動。不是他搗鬼,父母怎么會被抓,而這一車人又怎么會到處逃跑。她才不能沃頓跟大家的那一通解釋。

“唉”沃頓只能嘆著氣。

“好了,妹妹,不要再說他了,他能認錯,并且跑來找我們很不容易!备駹柼嫖诸D解釋著。但仍是少不了艾倫比那惡狠狠的眼睛。沃頓復又低下頭來。都怪自己嘴賤,但是自己也就是和父親那么隨便一說啊,怎么父親就會這么敏感呢。

希金微閉著眼睛,躺在約克懷里,不想參與任何的討論,她只想盡快結束這一切。

面包車行駛了四十多分鐘,下了高速,馬上就要進市區了。

“艾倫比”沃頓最先喊道!白筮叀

大家轉向左邊,在一塊空曠的草地那邊公路上,一排五六輛警車朝這邊開來。

“沃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卑瑐惐却舐暫鸬。

“我沒有,不是我!币恢眽阂种奈诸D也大吼起來。緊接著格爾,他抓起沃頓的領口怒道:

“你為什么要這樣?”

“我,我沒有”平時看起來十分開朗的沃頓就要哭出來了一般。

“哧。。!币粋急剎車。讓大家都向前一個趔趄。

“夠了,你們鬧夠了沒有?”一直溫和的米福突然大聲吼起來。大家都回過神看向他。一臉的不解和深深的失落。

“是我報的警,他們要求我把你們帶回來!泵赘Uf完。

“啪!本o接著兩聲,沃頓從狹窄的車內通道走到前面。朝著米福就是一腳。這一腳,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氣,竟然把五十多歲的米福踢的重重撞向車門,隨之車門也被撞開,米福就這樣滾落到地上。沃頓坐上駕駛,拉上車門。猛踩油門,向前沖去。

想調轉已經不可能了,后面遠遠的有警車駛來了。

約克和格爾本已打算就這樣被抓了,沒想到沃頓突然的動作,讓大家都愣了一下,吃神的看著他。

左邊的警車還有一段距離,后面的警車就更遠些。只是警迪聲太大,讓人很容易發現。

“我說了,不是我叫的警察!蔽诸D加足了馬力,隨著轟隆隆的馬達引擎聲大吼,在空蕩無人的街上前進著,淚水也就止不住的流下來。

“我只是無意給我父親提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的!蔽诸D有些歇斯底里。

“不是我,不是我!

第十幕:基地

遠在巴基斯坦北部山脈的一處隱蔽掩體內,幾個穿著破舊軍裝的基地份子圍坐在一個收音機旁。地下電臺正在播報:

“來自國際衛生組織公布的消息,澳大利亞墨爾本發現了一種新病毒,已確定名稱為MPV(Muscleperceptionvariation肌肉感知異變),已經確認的有2792人被感染,而目前唯一能確認是否感染的方法竟然是對患者進行肌肉纖維硬度的測試,進一步感染人群正在核實中,拒澳大利亞國家疾控中心的預測,未來一周得到確認感染的患者將會大大增加。到目前為止,仍無法確定該病毒形成原因及生成原理及確認有哪些感染途徑,初步的判斷是一種潛伏期較長的病毒。相關信息透露,病毒與墨爾本微生物研究院帕里教授有關,目前包括帕里教授在內的幾名事發當事人,病體特征穩定,詳細的消息,撒爾貝電臺將繼續關注。。。。。!

“拉賈尼醫生。你覺得這個病毒怎么樣?”貝爾多躺在椅子上,手上夾著粗粗的雪夾。

“帕路德將軍,你搜集的情報還有哪些?”拉賈尼轉向一旁,向一個大胡?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