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帕路德將軍,你搜集的情報還有哪些?”拉賈尼轉向一旁,向一個大胡子問道。

“目前還知道的就是,警方在調查當事幾人時,發現與他們有密切關聯的親人都神秘消失!迸谅返聦④姲欀碱^說道。

“我想我們應該找到了!崩Z尼有點掩飾不住的興奮激動的說。

“你的意思,我們投入研發了幾年都沒有一點成果的生物病毒,現在找到了?”貝多爾睜大眼睛,大聲說道。他雖然興奮,但也難掩內心的失望。因為這幾年為了研發一種外人很難檢測出來的新生物病毒,投入的太多了。而現在突然發現,在墨爾本竟然出現了這種病毒。

“你確定這個就是我們要找的?”貝多爾急切的問。

“基本可以確定!崩Z尼自信滿滿的說。

“那我們現在要做什么?”帕路德將軍問道。

“在警察找到那幾個人之前,先找到他們!崩Z尼說道。貝多爾不說話,只盯著他。

“現在警方正在找,找到了到時我們從中劫來便是。何必自己動手,廢那么大的事!迸谅返聦Z尼的回答很是不屑。

“NO;NO;”拉賈尼站起來,走到貝多爾面前繼續說:“我在猜想,這病毒的秘密必定在那幾個失蹤的人那里,如果在警方之后找到他們,也許這病毒的秘密就會被警方獲取。而警方和我們共同知道的秘密,對我們來說意義就不大了!

“什么東西?”帕路德摸摸腦袋,一副沒搞懂的樣子。拉賈尼看了看他,繼續道:“意思就是,所有病毒的形成都需要特定的條件,環境和載體都是必不可少的。而我們要先找到他們要拿到的就是身手病毒載體,這載體可能是固體,可能是液體,可能是粉狀物,我們無從得知。這也是為什么他們到現在什么頭緒都沒有的原因之一!

拉賈屁頓了頓,看了一眼貝多爾,道:“就好比你被一種毒蛇咬了,而你確不知道那是什么蛇,沒血清,能救么?”

“不能!迸谅返轮苯踊卮,但轉而又道:“那如果這種病毒傳給別人呢,比如我們的敵人,讓他們也中毒,而且無藥可解,不是更直接!迸晾锏抡f的得意。

“蠢貨,閉嘴!必惗酄柡鸬。又看向拉賈尼。

拉賈尼隱忍了下,沒笑出來:

“一種不了解的病毒,或者直接說,沒有解藥的病毒,寧可不用!闭f著,扶了扶老鏡框,“你都不知道怎么傳染的,如果傳給自己人怎么辦?又怎么解?結果在沒有傳染給敵人之前,自己都被感染了,又怎么辦?”眼睛看向帕路德。

帕路德心里憋氣的很,你說你一下說完不就得了,在這賣弄什么學問,但是沒敢說出口。

“帕路德領命!

【文】“是!迸谅返铝⒖陶局绷松碜,他知道新的任務來了。

【人】“代號“MPV圣戰”行動馬上開始,內容就是首先找到那些失蹤的人,不惜一切代價把。。。。!必惗酄栂肓艘幌,“載體,對,是載體。把那東西拿到!

【書】“拉賈尼,你確定拿到那東西可以研發出解藥?”貝多爾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屋】“是的,只要拿到那東西,我就可以分析出來并制出解藥!崩Z尼就差拍胸脯說道。

“很好,馬上下去部屬,帕路德你安排好后,把拉賈尼帶上,不要拿回來一些沒用的東西!

“我,我也去?”拉賈尼張著嘴,不敢相信。這幾年他被拉賈尼綁來,一直沒有出去過,F在外面多危險,別人不知道,他們心里是清楚的。

“對,必需去,如果耍什么招兒,小心你家人!

貝多爾說完,走出掩體,在幾個士兵的護送下,向另一個掩體走進去。他內心無比興奮。幾年了,被外界壓制的幾乎所有行動都失敗了,好不容易弄出了幾種病毒,也都很快被破解,有的甚至途中就被警方檢測出來。這對他要發動的圣戰,都是極為不利的。如果這次真的可以把這個MPV弄來。想想,他的臉上浮出了笑容。這笑容讓跟著他的幾個士兵的內心都震動了一下。

。。。。。。

“既然醒了就說說吧,帕里教授?”切利克惡狠狠的對帕里說道,他覺得自己已經足夠克制了。

帕里和維默及她的老婆都已經醒來好幾天了,現在三個人被隔離到了三個房間。而這幾天的問話似道沒有任何效果。維默的老婆似乎真的是知道都不知道。但帕里和維默這兩個老狗肯定是知道的。切利克每每想到這兩個硬骨頭,氣到哮喘都要復發。

帕里看看他,又看看旁邊站著的警察,和后面幾個拿著什么本本記錄東西的年輕人,又轉向窗外,陽光很好,冬天就快來了。他仍舊不說一句話。

維默也一樣,似乎和帕里有過交流一樣,什么也不說。

“帕里,你要知道,現在外面亂成什么了,已經查出來的患者有8000多人了。整個墨爾本的醫院都住著他們!鼻欣嗽僖踩滩蛔〉暮鹌饋?纯慈匀皇菦]有表情的帕里。失望,痛恨,無法形容的心情。

“老兄,你就能這樣忍心看著越來越多的人被感染?”切利克已經吼過幾句,現在已經沒有脾氣,只能這樣機器般的問道。

“求你了,行不行,你只要告訴我你用什么東西研究出來的那種病毒,或者有什么秘密的東西,它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只要告訴我,我會向警方說明,你和維默的親人都能無罪!鼻欣藦澲,手扶在床邊,瞪著兩個眼睛,看著同樣顯得恐怖的帕里的雙眼。最終被帕里的沉默又一次回擊回來。

突然,切利克發瘋一般抓住帕里的雙肩,用力前后搖晃著,嘴里喊著:

“快說,快說出來,你這個老東西。你還我的兒子!彼胂胱约旱膬鹤觾商鞗]回來了。心里的氣就更足了。'Zei8。Com電子書下載:!。

“快告訴我。告訴我!

內心的氣憤,手上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力。

“切利克主任,切利克主任!币慌缘囊粋女護士好像發現什么似的,忙上去抱住切利克。其他人一驚。女護士趕緊說道:“帕里的肩膀!闭f完,眾人才看到切利克的雙手好像陷進了帕里的肩膀肉里。而帕里仍然沒有一絲知覺。

“切利克!蓖饷嬗腥诉M來,一聲大吼。

斯蒂塔吼完,大步上前抓住切利克,和護士一起,把切利克拉開。也許用力過大,把靠在床上的帕里都向前帶了一下。

“把切利克拉出去!彼沟偎蛏砗蟮呐阈腥藛T叫道,“以后沒我允許,任何人不允許再進來!爆F在的斯蒂塔氣憤至極。這個時候,他不允許有人和他分享這離奇的病毒的破解。

陪護人員過來整理了一下帕里的衣服。

“啊!迸阕o大聲叫起來,她的雙手同樣還扶在帕里的雙肩。

斯蒂塔大步走過來,把帕里的衣領掀向兩邊,兩個肩膀露出來,斯蒂塔不禁睜大的雙眼。

“啊,”身后的工作人員不禁都叫出聲來。

帕里的雙肩上各陷入了深深的五個手指印。

第十一幕:隔離區

在遠離墨爾本的市郊,來自維多利亞的軍隊正大批的集結中。塔克裝甲軍正一輛一輛的駛入。軍民兩用機正有序的在臨時機場?。

。。。。。。

“本臺最新消息,至10月28號,國際衛生組織公布的墨爾本確認感染MPV病毒的人數已經爆炸式的升至12萬人。墨爾本全城戒嚴。由于眾多民眾采購了大量儲備食物,都不愿上街或進醫院確診,所以感染人數可能會進一步上升!

哈根斯背著手在辦公室踱著步子,一邊看著旁邊電視上的新聞,更加顯得焦燥不安。

“市長,上面的最新指示是什么?”西蒙在一旁問道。

“唉,現在是保持現狀,但是我最擔心的是!惫箵u了搖頭,不想再說下去。

“擔心墨爾本會被全城封鎖,全部劃為隔離區?”西蒙頓了頓,繼續說道:“現在城外有軍隊在集結,很難說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

電話響了,哈根斯也懶的再提話筒,只按了一下免提。

“市長先生,副市長布拉迪和國會議員鄧肯布特來了。請問是否。。。。。。喂,副市長先生,你們”

那邊秘書的話還沒說完,門被推開了。

“哈根斯市長,我看這個時候,就不用再浪費時間了吧!编嚳喜继叵蜻@邊走過來說道。

“你好,鄧肯布特議員!鄙锨拔帐,轉而介紹旁邊的西蒙:“這是市公安局長西蒙局長!编嚳喜继刂皇呛臀髅裳凵褡髁私涣。

“市長先生,鄧肯布特剛坐轉機過來,這里的事情將由他全權管理!辈祭弦猜燥@沉重的說。

對于這個副市長,哈根斯沒有一點好感,換屆選舉再有一年就將舉行,而暗中使用手段的布拉迪現在的支持率很高。

“哦,這樣啊,我還沒有接到”

“你馬上就會接到!编嚳喜继貏傉f完,一旁的傳真機自動接收著什么文件,嗞嗞作響。

西蒙過去拿過接收完的資料,只看了一眼,就過來轉交給哈根斯。

哈根斯額頭上的汗滲了出來。

“好吧,有什么要配合的盡管說!崩瞎篃o力的說。

“現在市內警力,全部用于市內治安,這幾天打砸搶掠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幾起,我怕上面有新的命令后,會讓民眾更加不安!编嚳喜继卣f道,“軍方力量已經基本集結,我們要確保不允許再有一個墨爾本的人再有外出。把最大疫情控制在市內范圍!编嚳喜继仫@得很嚴肅。

“當然,這也包括所有官員!闭f完,鄧也不理布拉迪轉自走出去了。

“390萬人啊!蔽髅捎行﹤牡。

“醫院那邊情況怎么樣?”哈根斯問道。

“現在患者太多,基本都是經過肌肉硬度檢測出來的,目前醫院無法接治如此多的病人,所以除了部分情況較嚴重的外,基本上所有人都被要求回家,不允許外出。直至解治藥物研發出來為止!蔽髅烧f道。

“為什么疫情會蔓延的這么快?”布拉迪用奇怪的口氣問道,似乎在責備當局沒有及時發現。

“據切利克的消息,事發病人已經在幾年前就已經被感染!蔽髅烧f。

“市長先生,你的手腕怎么了?”布拉迪問道。

“哦”哈根斯有些吃驚,“沒事,不小心劃破了!

布拉迪一臉的疑惑,轉而說了一句告別的話,就出去了。

“你的手腕?”西蒙也有些困惑了。

“是的,不用瞞你,我也被感染了!惫棺氐揭巫由,顯得失落至極!芭尽彼刂氐南蜃雷永蘖艘蝗,“這該死的到底是什么病毒!彼鹌饋。

“你的手不痛么?”西蒙見哈根斯如此用力的砸向桌面,竟然沒有一點痛苦的表情,繼而問道。

哈根斯猛抬頭,然后又舉起右手,滿臉的吃驚。難道自己真的連痛苦都感受不到了嗎。

。。。。。。

由于網絡被軍方強行切斷,現在墨爾本市內已經無法通過網絡向外界聯系,而手機和固話除重要部門電話外都同樣受到限制,外界可以打進來,卻打不出去。唯一另人欣慰的是,市內通話還是被允許的。

萬人空巷的夜晚是可怕的,霓虹燈已不再亮起,行人了了可數。就著一個個寂寞的路燈,慢慢而恐慌的前行著。

而在墨爾本各個通向外界的出入口,都已經被軍方控制。有些憤怒的人們見大路不通,就轉而通過一些山地,一些荒野的地方徒步外逃。在鐵絲架起之前的一些天,也確實逃出了不少人。但現在,即使趁著夜晚,也已經無法再逃出去了。

。。。。。。

悉尼,雪梨,包括首都維多利亞,都有不少人正在組織游行,抗議政府的粗暴做法。

白天在墨爾本的大街上,一輛輛宣傳車不停的宣傳著:

請大家不要恐慌,政府正在緊急研制解藥,病毒潛伏期較長,暫時不會危及生命,請大家行動時多加小心,不要做劇烈運動或撞擊,請沒有到醫院檢測的,請就近到社會工作站,做好肌肉硬度測試。。。。。

一些臨時的物品領取點也已經布設完畢,民眾每天可以免費領取足夠的食物,水,衣物。大街上的警力也越來越多。

。。。。。。。

世界各國,都頒布法令,禁止澳大利亞人入境。而在各地也都發現有被感染的人群,他們已經被隔離。

而世界衛生組織每天都頂著國際社會極大的壓力,他們派出的工作小組也已經進入澳大利亞,力爭早一天查出真相。

。。。。。。

在墨爾本西貢大街的一個房子里,兩個人正在對話。

“將軍,看來我們即使找到了載體也別想拿出去了!闭f話的是拉賈尼,他們到達這已經有些天了,但是據手上掌握的所有信息,他們都已經盤查過,但是沒有任何線索。就在前天政府頒布全城戒嚴后,這讓拉賈尼更加沮喪,他原本就沒打算自己能來。這一路上他吃了不少苦頭。

“為了我們的圣戰,我們一定要努力!迸谅返抡,閉著眼睛面無更讓說道。

“我們現在怎么辦?”

“據探子報告,事發的那幾個人現在已經被轉移到墨爾本皇家醫院!

“然后呢?”

“去搶人!

“!”

“來人,把人手全招集過來,今晚做好計劃,明天晚上行動!迸谅返乱矝]等那人進來就直接說道。

第十二幕:遭劫

斯蒂塔站在墨爾本皇家醫院,帕里的病床邊上,周圍的人都已經讓他趕出去。

“外面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斯蒂塔的眼睛盯著帕里說道。

“嗯”帕里不想多說什么,也沒看他,仍就低著頭沉思著。

“你好好想想,你是一個科學工作者,你工作的本質是什么?”

沉默。

“你可以不說話,如果外面那一個一個被感染者的痛苦讓你有快感的話!彼沟偎耘f沉穩的說。

“我想跟維默見一面!迸晾锢洳欢伋鰜硪痪。

斯蒂塔良久的沉思。他不說話,只是盯著他,好像要參透出這句話真正的含意。

“好吧!

斯蒂塔轉過身去開門,那些人就站在門外。

“胡克,你去把維默叫來!

“斯蒂塔先生,你覺得這樣合適么?”胡克試探的問。

“為什么不讓他們見?”斯蒂塔嘴角浮出了笑意,“這老東西一直不開口,現在又要求和維默見面,放心吧,會有好消息的!保!。Ь秃孟袼呀洀呐晾锟谥械玫较氲臇|西一樣。

很快,維默被帶過來,他的精神不錯,可以自己走動了。

等維默走進去,其他人正要進去的時候,帕里的眼睛盯上了斯蒂塔,恰時斯蒂塔也感受到了他的眼神,遂說了一句:

“所有人在外面守候,不得打攏!蓖旰笞旖怯质且唤z笑意,隨后把門掩上。

這些人,這些事,這些天,都已經這讓兩個老兄弟,百感滋味在心頭,卻無人訴說,此刻突然單獨在一起,顯得異常激動。

“帕里老哥啊!闭f完不擅言談的維默落了淚。這淚既有對帕里的感激,又有對兩家子女安危的擔心,更有對這件事后面無法預測的發展。

“好了,你這老家伙,老了老了,還哭鼻子了!迸晾飺肀昃S默,拍了拍他的肩笑笑的說道。

“唉,都怪我們當初一時糊涂”維默拿了紙巾抹了一把鼻子,“不過我這兄弟也算對得起你了,我知道這事輪不到我說,他們也沒必要找我,你現在叫我過來,是想告訴他們了吧?”

帕里點點頭,看看窗外,陽光的光線已經不那么強烈,窗外的樹梢隨風擺動著。

“我們都老了,幾年前犯的錯誤本想自己解決掉,沒想到這事情一下變的這么糟糕!

“老哥,你說傳播速度這么快呢!

“我還不能確定,目前能知道的就是,血液是肯定會傳染的!迸晾镎f道。

“血液傳染也不會這么快!

“所以就有另一種可能”

維默睜大了眼睛,好像?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