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血液傳染也不會這么快!

“所以就有另一種可能”

維默睜大了眼睛,好像又有一個驚人的發現要揭開了一樣,嘴張著:

“什么?”

“還是血液,但不是傳統的血液傳播,從我之前做的一些老鼠試驗上來看,這些病毒的滲透性很強,根本不需要進入血管。。!

“你的意思,你是說從皮膚就可以滲透進去!本S默搶斷了帕里的話,大聲的說。

“帕里,發生了什么事?”外面有人問道。

“沒什么,爭論而以!迸晾锝械,繼而小聲說:

“這就是我最擔心的,這也是我偶爾一次發現的,但時間緊急,還沒有來的急做進一步確認!

“是不是那樣,現在都已經發生了,既然決定告訴他們,就把那斯蒂塔叫進來吧!本S默安靜的說道,但他心底仍然因著這病毒可能的傳播形式而驚駭。

“斯蒂塔醫生,請進來一下!迸晾锝械。

斯蒂塔似首早已預料到會喊他,所以他一直就站在門外。門被推開,從斯蒂塔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什么變化,但是他的內心已經激動的不行了。他知道,他即將從這兩個老家伙這里得到真相。

“你們好,請問有什么效勞的嗎?”斯蒂塔盡量讓自己顯得沉穩。

“我想你已經帶了錄音設備了吧!睂τ谒沟偎谋憩F,老帕里才不會管他心底在想什么,面上又有什么表情,于是直接問道。

斯蒂塔臉上擠出一絲笑容,緩緩的從袋中掏出一個錄音筆。

“有什么要問的就問吧?”帕里說道。

這一刻終于到來,斯蒂塔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于是一股腦的把所有疑問全部問出來。

兩個小時過去了,外面的胡克聽得里面有聲音,卻聽不清楚聲音,他也隱約感覺到斯蒂塔進去一定會有什么收獲,才會呆得這么久。而那些在觀察室看著兩位教授和斯蒂塔交談的調查組的成員們,臉上也都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終于,斯蒂塔拉開門,走出來,看了看病房外聚集的小組成員及護理,只說了一句:

“把維默的病床移過來,讓他們在一起,沒有允許,不得有人進入!

說完,也不管是否有人有疑問,徑直走出去。

斯蒂塔的收獲很是很大的,雖然他們的回答不能完全解決,卻是提供了很多的線索,而這每一條線索都將對解開迷團,起著重要的作用。

“西蒙局長嗎?”

“我是,請問你是?”

“我是斯蒂塔,國家疾控中心派來的MVP病毒調查組組長,我希望你能給我一些幫助!

斯蒂塔打完電話,就領著胡克來到帕里的工作地,墨爾本微生物研究院,并且在警方的協助下,進入到了帕里的地下室。

現在已經是狼藉一片,斯蒂塔踩著地上的玻璃碎片,慢慢的在這個不大的地下實驗室里轉了幾遍,不時傳出玻璃碰撞的嘩啦聲。

“胡克,這個微生物研究院的資料拿來了嗎?”

“還沒,不過我知道一些!

“說”

斯蒂塔和胡克兩人都穿著防護服。

“這個微生物研究院是2006建立的,之前是一個磁石加工廠,因為不斷有市民投訴污染,所以就將磁鐵加工廠轉移到郊區,這里就建了微生物研究院!

“磁鐵?”斯蒂塔猛然轉過頭重復道。

“是的,帕里沒有告訴你嗎?”

“難道原因是”斯蒂塔陷入沉思,他在想會不會因為試液受到磁石的作用,發生突變。他不能確定,但光是這樣的想象,就已經讓他興奮了。

“胡克,你把上把T試液拿一些過來,放到這里!

“帕里不是告訴你了,那些是T微生物試液引起的嗎?我們直接對T微生物試液作實驗不就可以了嗎?”胡克不明白斯蒂塔要干什么。

斯蒂塔擺擺手,說道:

“要是單單的T微生物并不會引起這種病毒,所以我們也不要對T微生物試液抱太大希望,我更加傾向是因為T微生物試液在這里發生了基因變異!闭f完,他已經準備要返回。

“胡克醫生,回去馬上給所有研究組成員及醫院醫生和駐地軍方發個函:進入市區,務必穿上防護衣!

胡克跟在斯蒂塔身后,緊問道:“你真的相信帕里醫生,那病毒的滲透性會那么強?”

“是不是,晚上回去看試驗結果就知道!

斯蒂塔走出微生物研究院,又給西蒙打去電話:

“西蒙局長,迪福醫生的家去過了嗎?”

“你好,斯蒂塔醫生,迪福家已經去了,除了保姆沒有其他人。而且根據軍方提供的線索,迪,F在就在軍方的隔離室中。稍晚我會把詳細信息派人給你送過去!

“謝謝你,西蒙!

兩個乘車向墨爾本皇家醫院駛去,外面的天昏暗,這些天,總是給人很壓抑的感覺。深秋的墨爾本比往常更加蕭瑟了些。

叮呤呤。。。。。

“我是胡克”

“快轉告一下斯蒂塔先生,帕里和維默遭劫了!

“什么”胡克轉頭看看斯蒂塔,斯蒂塔也轉過頭看向他,斯蒂塔一直在想著問題?吹胶诉@么緊張,也預感到有什么事發生。

“好的,我們馬上趕回去!睊炝穗娫,轉而對斯蒂塔說:

“帕里和維默在皇家醫院的病房遭劫了!

第十三幕:廢棄工廠

墨爾本市區,突然增多了軍方車輛,到處響起的警笛聲也讓原本緊張的墨爾本又陷入了更加緊張的狀態,據國際反恐組織提供的信息,已經有基地人員潛入墨爾本。

西蒙這幾天一直為這事沒睡好覺,而鄧肯布特像個催命鬼一樣,一邊命令軍方搜查,一邊要求西蒙局長做好一切維穩工作,不得在這樣緊張的時刻再生恐怖事端。

斯蒂塔從警方提供的信息那里,沒有什么收獲,只知道原計劃迪福準備把他們送給軍方,沒想到意外發生,讓他們幾個人跑掉了。除此之外,一無所獲。

在墨爾本的大街小巷,到處貼的是約克,格爾,艾倫比的照片。當然里面還有沃頓。及一個沒有注明姓名女生的照片:希金。

“胡克醫生,有變化了!币粋研究成員大聲叫起來,皇家醫院六樓研究室的其他人聞聲都趕過來。胡克詐一聽到,興奮的差點要小跑起來,他快步走到這個研究員負責的實驗玻璃器皿前。

“胡克醫生你看”研究員讓開顯微鏡,示意胡克醫生觀看。

胡克按住顯微鏡,將焦距又調了調,他不敢確信自己看到的,在一塊特取的老鼠皮表面,從感染病患身上提取的試液細胞正前擁后簇的進入到老鼠皮膚內部。

胡克被震驚之余,又轉顯微鏡轉向T微生物試液的樣本上,細胞卻在液體中游動,卻沒有任何滲透跡象。他除了對斯蒂塔判斷的折服,更多的是對這種MVP病毒的特性所深深震撼。

從來沒有過,連目前無法克服的艾滋病毒也無法做到這一點。

這就是困惑了所有人,為什么這么短時間病毒可以迅速傳播的原因。

而這些在胡克告訴斯蒂塔的時候,斯蒂塔已經有預料到,所以并沒有胡克那般的吃驚,一直到現在,胡克都還沉浸在不可思意當中。

。。。。。。

“沃頓,這里安全嗎?”格爾問道。

“不知道,但是現在我們出不去,我想也就這里安全一些了!蔽诸D回答道。

在一個廢棄工廠內,格爾,沃頓,約克,艾倫比,希金,有的半躺著,有的坐在生銹的鋼架上,有的站著?諘绲膹S房,這幾個人顯得很微小。旁邊的地上放著礦泉水,散落的面包和餅干。

“現在已經過去一周了,他們肯定知道我們還在市里。也許找到我們只是時間問題!奔s克從不遠處走過來說。

艾倫比和希金坐在一起,緊靠著。都不想說話。

“現在我們需要的實驗設備都沒有,也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备駹栕阡摷苌险f道。

“得想想辦法找到一套試驗設備!蔽诸D也說道。

“剛才我出去了一下,看到外面到處貼著我們的照片!奔s克走到近前,看著大家伙。希金招起頭滿懷希望的看著約克,現在也就只有看到約克的時候才能給他希望和信心。

“沒有被通緝的,只有希金!奔s克看著她,內心充滿著內疚,是的,他不應該把她帶出來。她是無辜的。但是現在,當他的眼睛看著她的時候,彷徨的心里卻又有些許的安慰。因為至少在發生了那么多事情后,她還在自己身邊。

約克說完,視線轉向沃頓,而隨著他的眼睛,格爾也看向他。這讓沃頓感到無語。

“我也被通緝了!蔽诸D無辜的攤開雙手?粗蠹业难凵,他知道自己的話語沒有任何份量,因為目前他雖然被通緝,但因為他老爸的原因,他也許是最合適的了。

“沃頓,拜托了,現在只有你最合適了。萬一被發現了,你知道該怎么做的,而且你可以找你爸爸幫忙!备駹栠^來拍拍沃頓的肩膀說道。

沃頓搖了搖腦袋,表示不再有異議。(文-人-書-屋-W-R-S-H-U)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奔s克稍感振奮些的說,“沃頓,就拜托你了!奔s克站定,看了看其他人“格爾,艾倫比,希金和我,我們到地下室去收拾一下!

大家對此沒有什么爭議的,艾倫比和希金都站起身,跟著約克向工廠深處的一個房間走去。

“沃頓,這是需要儀器的清單,我想應該不難!备駹柺掌鸸P,把一張字條遞給沃頓。沃頓沒有說話,只是視線看著格爾,一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感覺充滿內心。

很自然的,倆人都給了對方一個重重的擁抱,這擁抱充滿著信心和力量。

工廠的位置不是很偏,雖然工廠內很安靜,但稍遠一些距離,便能聽到外面嘈雜的聲響。沃頓揣好字條,就轉過身朝外走去。格爾一直看著他。直到沃頓消失在視線里,才轉過身朝約克進入的器械房走去。大家都知道,沃頓的成功意味著什么。

。。。。。。

沃頓走出工廠,有意的穿過了幾條巷子,不時警惕的看看周圍。當他走到主大街的時候,感覺這個城市很陌生。巡邏車幾分鐘就有一輛從身邊開過去,車上站的都是核槍實彈穿著防護衣的警察。車上播放的仍舊是對MPV病毒的控制情況及預防知識。讓大家克制情緒,盡量不要外出。

路上每隔一公里都會有一個物品發放點,而人們則排著隊在領取?催@些民眾的穿著就知道緊張到什么程度,一個個都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生怕哪一點暴露出來,都會感染到MPV病毒。

維護秩序的人都穿著白色的防護衣,手里拿著喇叭,不停的吼著

“排好隊,請大家排好隊!币粋已經長時間工作的維護人員明顯顯得不耐煩了。而領取物品的人仍舊不斷從各地趕來。而市區內的人則早已將足夠一段時間的物品領回去,閉門不出。

路上的行人不多,沃頓每經過一個物品發放點,心里都會百般糾結。而經過的學校,辦公區,銀行,超市,都已經沒有人再辦公。路上的車輛都很不規范的停著。

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到了墨爾本醫藥大學研究院,當然,除了相隔五百米遠的醫院還在運行,這里的研究人員已經人去樓空。沃頓發誓這是他有史以來,徒步走的最遠的路。

但是研究院門前有保安把守,事實上每個單位前都會有至少兩個保安把守。剛才路過一個超市的時候,就有幾個人被警察從超市中揪出來。

天已經黑了,路燈依舊準時的亮起來。沃頓遠遠的看著兩個保安在走動,不時的說著什么。沃頓轉向右邊,希望能從圍墻或后門進去。[WWW。WRSHU。]

身形一閃,沃頓就消失在主街道。幾秒鐘過后,一個犀利的眼神出現,緊盯著沃頓行走的方向。嘴角微微一揚,也消失黑暗中。

。。。。。。

“什么聲音?”艾倫比問。

現在時間已經是凌晨2點,大家都睡意全無。圍坐在地下室的圓桌旁。自從逃出來這些天,大家都精神緊繃著。地下室的燈光不是很亮。桌上放著礦泉水和吃剩的方便面碗。

“汽車的聲音”格爾立刻說。艾倫比和希金立刻睜大眼睛望著格爾。

啪的一聲,燈被約克按滅了。

“都別說話,我出去看看!奔s克小聲說道,繼而摸著黑走出去。

約克從地下室走上來。輕輕的蓋上合板。耳邊已經可以確切的聽到是一輛車駛入了工廠。

約克向前走了兩步,停了下來。也就在這時,這輛車一個急轉彎,巨大的輪胎皮摩擦聲過后,拐進了約克所在的車間。而且兩束車燈就那樣直直的射在了約克的身上。約克忽的舉起雙手捂著眼睛。突出其來的瞬間,讓他沒有辦法第一時間思考一個最好的辦法,而且那光照在身上的那一刻,那已經忘記再跑了。

緊接著引擎熄火,車燈也滅了。

約克知道車上的人要說話,而且就在車燈一滅的剎那,他轉身要跑。

“約克,快叫他們來搬東西!

約克一怔,這不是沃頓嗎。

“你怎么開著一輛車回來了!崩^而從剛才的緊張中舒緩下來。轉身去叫格爾他們。

不一會兒,東西都被搬到地下室。而車也被沃頓開到工廠一個隱蔽處,用油紙蓋住。

“沃頓,你這衣服?”待東西都搬完,大家才都圍在圓桌旁,艾倫比這才發現沃頓的衣服有變,竟然穿著警察的警服,奇怪的問道。

隨著她這一問,大家把目光都集在沃頓身上。光線雖然不強,但也足夠看清。

“你身上怎么有血?”希金繼而問道。

“你?”格爾還沒說完。

“是的,再去兩趟就可以把東西都運回來了!蔽诸D這會兒顯得英雄勁十足,而且很帥氣的從后腰掏出兩把槍丟在桌上。

“你襲警了?”艾倫比像發現怪物一樣,在這《文》之前,沃頓在她心中《人》什么都不是,而且有著《書》告密的嫌疑。但此時的他好《屋》像又換了個人一樣。

“沒被發現吧”格爾緊問。

“放心吧!蔽诸D看著大家的表情,說實話,他喜歡這樣的氣氛。

“你把,把他們!备駹栕隽艘粋抹脖子的動作。

“沒,只是放倒了他們,太難纏了!蔽诸D很隨意的說道,順手抄起一個只剩半瓶的礦泉水喝了起來。

“啊”希金大叫一聲,“你的大腿怎么還在冒血?”

眾人全都朝他大腿看去。

“啊,我的腿啊”沃頓頓時蔫了下來,抱腿痛哭。

第十四幕:談判

在墨爾本另一處無人的大樓里,帕里和維默背靠背坐在地上,嘴里被塞進了毛巾,表情顯得甚是難受。旁邊坐著幾個持槍似兵非兵的人。中間坐著一個大胡子,帕路德。

“你確定那小子跟他們有聯系?”大胡子帕路德問。

“可以確定。這小子就是墨爾本疾控中心切利克的兒子,之前和那幾個失蹤的人有聯系!币粋墨爾本當地的匪頭說著。

“把拉賈尼叫上,今天晚上我們去找他們!

“好的好的,我帶路”匪頭殷勤的說道,忙遞上一根雪茄,又打上火!靶〉軅兩畈蝗菀,小打小鬧還行,跟你們的事業不能比,也不想。。!

“去你媽的!迸谅返乱荒_把他蹬開!吧偎麐審U話,把事辦好,其他不用管!

“喲,生這么大氣干嗎?”拉賈尼說著話,摟著一個性感的女人走進來。

“跟你說多少次了,不要把外人帶到這種場合”帕路德站起來向拉賈尼兇道。

“這是外人么?”拉賈尼明顯喝了點酒,手指勾著那女的下巴說道。那女的不以為意,只管和拉賈尼調著情,完全不管已經火起的帕路德。

“啪”。

女子應聲倒地。拉賈尼渾身打了個激靈,酒一下醒了不少。

“帕路德,你瘋了嗎?”拉賈尼突然吼起來。

“哼”帕路德也不理他,揮了下槍,從身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