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啪”。

女子應聲倒地。拉賈尼渾身打了個激靈,酒一下醒了不少。

“帕路德,你瘋了嗎?”拉賈尼突然吼起來。

“哼”帕路德也不理他,揮了下槍,從身后走來兩人將那女子抬出。重又坐在剛才的沙發上?諘绲臉抢,都還沒有建好,只有鋼筋水泥。沙發和床都那么放著。顯得不倫不類。

“不是你們的破事,我會到這鬼地方來嗎?”拉賈尼快步走到帕路德身前,看帕路德這德性,不禁也火從心起,想想到這的幾個星期,過的哪是人過的日子,不就找個妞兒嗎,至于這樣么。

“一個妞兒,你至于么?”

不待音落,帕路德復又站起,持槍抵在拉賈尼頭上,“不是你提的破主意,老子現在能在這里么?”

“嗵”聲畢,拉賈尼應聲倒下,捂著腿吼了起來。

“帕路德,我日你大爺!

“這幾天去找那些失蹤的人,你如果不想去,可以不去,一個人呆在這!闭f完,也不管他傷勢,帶人走開。

。。。。。。

世界衛生組織每天依舊發布著疫情報告,卻讓人看不到希望。

越來越多的墨爾本周邊的人們趕到墨爾本市區,他們得知消息后,原想走的離墨爾本遠些,卻不知道,軍方的隔離電網已經將他們圈在內了。

而隨著這些人的進入,墨爾本的治安一度陷入了癱瘓。

超市,銀行,不斷被一個個團伙沖擊。煙霧彈,火彈,這些人盡他們所能,將這些相對原始的武器搬上大街。

原本民眾排隊有序的各個物品領取點,也因為這些人的沖擊,中間一兩天暫停發放,這使得城內更加人心惶惶,那些原本城市里的人也開始加入到這些隊伍中,一次次沖擊著離他們最近的隔離電網。不斷的有人倒在軍方槍口下或者掛在隔離電網上,但是仍舊有人試圖沖出去。

。。。。。。

“沃頓,小心”約克坐在后排大聲喊道,沃頓一個急剎急轉,躲過了一個瘋狂駕駛的汽車。

“他娘的,這些人都瘋了么!蔽诸D氣呼呼的。

“專心開心,別管其他的。這批運回去就全了!备駹栆苍诤笈盘嵝训。

又一個半夜,沃頓帶著約克,格爾,去了那個醫學研究院,在之前幾次比較順利的情況下,這是最后一批器械了。而之前的一次,他們三人又干掉了兩個警察的情況下,也都穿上了警察的服裝。

“停車,前面有關卡”格爾叫道。

一個急停,讓后排兩人都撞上前面坐位。

“怎么辦?”沃頓問,“不知道我們的衣服管不管用!

“繞道,從另一條路過去!奔s克冷靜的說道,這幾個星期讓他成熟不少,以前他已經以為自己很成熟了,但是經過這些,他才知道,原來自己差的很遠。

沃頓也不再問,調個頭,轉向另一邊駛去。

約摸五分鐘,在他們走的另一條路上,同樣也設著關卡。

“現在禁止私家車通行,就是脫了衣服也開不過去的!蔽诸D說道。

“約克,你看怎么辦?”格爾問。

“只有試一下了!奔s克說“沃頓,去搞點機油,把臉上涂了”

沃頓只是下車打開前蓋,搗騰了一會,進到車來,給格爾和約克各摸了兩把,余下自己都抹到臉上。發動了車子。

緊接在警察示意下,沃頓把車子停下來。

“出示你的證件!蹦蔷炝晳T性的行了個禮,手里拿著電筒照向車內。

沃頓看了看身后的兩人,掏出證件,警察證。那警察把證件遞給另一人,好似要去復核。

“我們在執行公務,不便明說,請行個方便!奔s克打開后窗向那警察說道。

“馬上就好,請理解!彪娡舱盏郊s克臉上的時候,那警察的表情異樣了起來。又拿手電照了照駕駛位的沃頓。

“你們的臉上怎么了?”那警察奇怪的問。

“這,我們,你們臉上不也涂了么,一樣的!蔽诸D一時無法作答,看到那警察臉上也涂了,就嘿嘿的笑著說,可心里卻沒一點底。

那警察又看了看沃頓的臉,復又生疑道:

“先生,我們的臉上涂的顏色是彩色,你的怎么是全黑?”

嗵,啪,咣。。。。槍聲響了起來。那警察轉過頭去,又隨著轟的一聲,十多米外的關卡也被炸的稀爛。嗵,眼前這警察身體一顫,好似也中了一槍,頭復扭過來,額頭一個深深的槍洞,向外流著血。那好似在瞪著沃頓的眼睛,只消一秒,那警察就倒下去了。

幾人看的真切,雖然之前也對警察下了手,但那頂多都是低級警察保安。而且他們最多也只是將其打暈。這會兒看著一個警察倒在自己車旁,又是一種震驚。

“還不快走!避嚧扒巴蝗幻俺鰝人頭大喊道。

幾人驚醒,沃頓迅速發動,車子飛一樣竄了出去。

。。。。。。

后面一路無事,車子開到工廠,拐到他們所在的車間。

沃頓的腿還沒有完全好,扶著一個棍子,走出駕駛室。格爾和約克也都已經下車,打開后備箱。往下搬著東西。

“辛苦了各位”

約克格爾正欲掏槍,幾個紅點就已經落在了他們身上,使他們已經不能再有其他動作。

“哈哈”笑聲畢,周圍的探照燈已經亮起,將這個車間都照的極亮。

約克幾個這才看到,剛那說話那人正走過來,身后跟著十多個士兵打扮的人。好似還綁著一些人。

“都搬完了么?”說話的正是帕路德。

沃頓一看他們這副軍人打扮,而且臉上也涂著剛才那警察臉上涂的色彩,估計是自己這些人露陷了。忙用手撐了棍子幾下,走到帕路德前。

“誤會了,我們只是借用一下警察的衣服,沒有傷害他們!

“哦”帕路德視線轉向跛腳走過來的沃頓說道!澳銈冞傷害了誰?”

“警官大人,我們,我們沒有殺人!蔽诸D解釋道。

“哈哈哈哈”帕路德這才搞清,原來這幾個人把他們當成警察了。也不解釋,手向后一揮。

幾個人推著兩個人走上前來。

“爸爸”格爾一下認出來。

“帕里叔叔”約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能在這里看到他。

正欲上前,卻被緊跟上來的幾人擋住。

“你們想干什么,想要什么僅管說好了,不要傷害他們!奔s克叫道。他知道再多的掙扎已經沒有意義了,不如如了他們的意吧。自己也折騰的夠累了。

維默和帕里的嘴仍然被堵上,不能說話。

“聰明人,我覺得我們還是下去聊聊比較好!迸谅返抡f道。

緊接著,三人身上的手槍被一搜而空,接著一行人打開地下通道,走了進去,那些匪兵則扛著約克他們拉回來的器械在后面跟著。

“這個帕路德搞什么鬼”拉賈尼嘴里嘟嚷著,也扶著一個木頭,憤恨的在后面跟著。

兩三分鐘,眾人就已經進入了地下室?臻g很寬敞。帕路德坐在一邊,拉賈尼和匪頭站在他身后,這邊則是約克和格爾站著。眼睛卻都看著維默和帕里,卻沒落在最前的帕路德身上。

…文…帕路德也不生氣,只是將維默和帕里推到前面來。

…人…“爸爸”艾倫比突然發現,那一堆人后面竟然還有自己的爸爸,震驚過后,再也忍不住內心的痛。一下子哭喊了起來,就好像一直沒有安全的在流浪的孩子,突然發現了爸爸之后那種心情。

…書…格爾和沃頓拉住艾倫比,雖然父親就在眼前,但眼下還不是團圓的時候。對方肯定會有條件的。

…屋…“你們不是警察!奔s克試探的問。

“聰明人,你說對了。我們是誰不重要,我們要什么才重要!迸谅返潞孟翊蠊磳⒏娉梢粯,聲音穩而慢的說道。平時他可不是這樣子。

“想要什么,說吧,只要我們有,都會滿足你們!奔s克盡量讓自己穩下來。他知道對方想要什么,但仍舊問出。

“直接點吧,把你們余下的試液全部拿出來!

約克看向身邊的朋友,他們的眼睛里充滿著復雜,但又很無奈。希金把一個盒子提了出來,伸出手交給約克。約克看著希金,吸了一口氣,接過了盒子。

約克走到圓桌前,將盒子放在了桌上。帕路德一努嘴,拉賈尼瘸著上前去,手摸到了盒蓋上,眼睛看向約克,又轉回看向帕路德。帕路德會意。

“不要耍什么花招”說完一指,將維默和帕里都帶到了圓桌旁。如果那是一顆炸彈,我想他們不會眼看自己的父親送死的。

拉賈尼得到確認后,輕輕的打開了盒子。盒子里豎立著三根試管。安穩的立著。

“拉賈尼,你確認他們要多久?”帕路德問道。

“這,我,我根本就無法確認啊”拉賈尼沮喪的回答。

“叫你來,有他娘個屁用”帕路德爆起;謴土怂褚暗谋拘。又拿著槍對著拉賈尼!罢f,你還有什么用,看值不值得換這顆子彈!

拉賈尼這幾天已經被帕路德弄的沒了脾氣,再多的恨也只能吞到肚子里,這會一看,萬一搞個不好,自己命都不保了。

“我,我,我可以和他們一起研究,他們人在我們手上,不怕他們不聽。我還能確認研究出來的是不是我們想要的,沒了我,你不可能知道他們給你的,是不是你想要的!

帕路德的槍抬起來。

“還有你們,只管研究,其他的事不用管!闭f完,又是手一揮。維默和帕里嘴里的毛巾被拿出來,解了手上的繩子,將他們推了過去。

“爸爸”艾倫比再也忍不住了,向維默沖去,格爾也緊隨其后。

“叔叔”約克上前扶住帕里。

沃頓看著有些心酸,就那樣站著,想想自己那可恨的父親現在怎么樣了。

帕路德使人把房內搜了一遍,確保不要留有任何槍支,然后草草的布置了一下,就出去在車間另一個地下室呆了下來。

。。。。。。

市內的燒搶還要繼續,裝甲車也開進了市區,在損毀了兩輛裝甲車的情況下,局勢得到了控制。最重要的是物品領取點盡快恢復。

因為已經處在饑餓中的人們,如果再這樣下去,或許局勢將更加難以控制。

沃頓因為負傷,已經不用再出去領取食物。任務換給了希金,費用則全由帕路德包了下來,她只需去登記,然后多塞給那些發放的人一點小費,就可以換來遠超過標準數量的食物及其他物品,再由匪頭的小弟將東西搬回來就行。

第十五幕:困惑

在所有的設備調試好以后,在帕里和維默的指導下,正進行著一項項的研究與實驗。而拉賈尼則好似無事一樣,只是這里看看,那里瞅瞅,根本插不上手。但是帕路德給他的規定,除了晚上睡覺可以離開這個地下室,其他時間一律要呆在這里。

而約克他們除了在地下室研究,吃睡也都留在了地下室,為了讓他們更安全,帕路德讓人在若大的地下室四周劃離了好幾個房間。每天除了天黑以后可以到上面車間走動走動外,其他時間同樣不允許出來。時間過的很快,兩個星期就這樣一晃就過去了。

現在已是深冬,晚上地下室異常的冷。帕路德的一幫人除了守夜的,其他人都找地方睡去了。原本地下室的三個隔間,希金和艾倫比一間,維默和帕里一間,另外三個小伙子一間,但是為了取暖,維默,帕里把被子讓給了兩個女生,就和三個小伙子擠到了一起。

“叔叔,你是說他們就是之前新聞上說的基地分子?”格爾蜷縮在一面墻上問道。

“嗯,”帕里肯定的說!八麄兊竭@里來,肯定也是想搞到MPV病毒和解藥!

“可不能給他們”約克在旁邊補充說道。說完,把手上的酒瓶遞給沃頓。為了取暖,帕路德的匪頭到超市搶了很多白酒回來。

“這過的到底是他媽什么日子”沃頓猛灌了一口滿懷怨氣的說。

當當。

“爸爸,我們能進來么?”

幾人都朝門口望去。

“進來吧,”維默無力的說著。

艾倫比和希金從外面走進來,各自包著厚厚的被子。艾倫比看到爸爸和帕里叔叔擠在另一邊,身后靠著一個破箱子,半坐半臥著。哥哥蜷縮在一旁,手里緊緊的抓著被子。約克慢慢的在房間走著,而沃頓則半個肩靠在墻上,正猛灌著白酒。

“爸爸,叔叔,我們的試液還剩兩瓶了!卑瑐惐鹊!斑@幾天研究的很快,加上之前浪費了一部分,現在就只有兩瓶了!

“我們有一些資料要在網上查詢一下,可是現在”希金很想幫忙,但卻也只能無奈。'Zei8。Com電子書下載:!。

“盡力吧!迸晾锏统恋恼f著,頭也不抬。

“叔叔,你看這樣行不行?”約克停下腳步,望向帕里。也不等帕里接話,便接著說:“你之前已經把一些細節告訴了斯蒂塔教授,但是他現在空有想法,卻沒有實驗體!

“你的意思是把剩下的兩瓶試夜全部交給他?”格爾緊問。

“是的,也許我們可以研究出來,但受到太多條件的限制了。不如交給他們,也許會比我們自己研究的更快!

“你說什么?”沃頓大聲的吼道,“我們冒死是為了什么?難道交給他們,我們就能從這鬼地方離開了嗎?就算我們離開了,就安全了嗎?”

沃頓顯得很生氣,因為他很少把一件事當成大事,而一旦他認定了這件事要干到底,就不希望別人來破壞。僅管這研究過程沒他什么事,但是他自認是這個團隊中極為重要的一份子。而格爾在這一點上是十分了解他的。

“我們現在討論的是誰來研究會更好,看看現實吧,外面成了什么樣子了,這和是誰研究出來的有那么重要嗎?”約克重重的說。

“反正我不同意!蔽诸D提著酒瓶站到一旁去了。

帕里和維默相視了一下,都沒有急于說話,帕里把身子坐直了些:

“我同意約克的決定”

“我也同意,現在問題是我們怎么送出去,這些人24小時都在外面守著!备駹栒f道。

“我們得合計一下,辦法總是有的”約克鄭重的說。

格爾站起了身,把被子抱到父親維默旁邊做下來,商量著如何能把試液送出去。沃頓看的窩火,他這二十年的時間,好像從來沒有做過像樣的一件事情,而唯有這件事,他是用的真心的。哪怕腳受傷的情況,仍然堅持給大家幫忙。但是現在,他們卻要把功勞就這樣送人了。

他又灌了幾口酒,帶著酒氣走到人群那里,他們正討論如何出去。

“你們,”他喊了一句,“你們能不能送走一瓶,留一瓶?”這已經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如果什么都沒了,他們也就沒什么事可做了,這是沃頓害怕的。

艾倫比看著他,臉上浮起一絲笑容,說道:“我看可以,我們還可以也需要繼續研究,你們說呢?”艾倫比說完,又轉向沃頓。明顯的,沃頓的臉上因為自己剛才這一句好看了很多。沃頓感激的眼神看了艾倫比,但隨后就轉向大家,因為大家都還沒有表態。

“這個我也同意!备駹柡芰私馑。他也面帶笑容的站起身向艾倫比說道。

“就這么辦吧!奔s克說著。

之后,大家就合計出來了辦法,就各自睡了。

。。。。。。

第二天,仍舊是不停的研究,做各種測試。艾倫比在本子上記錄著什么。而格爾測還在擺弄一臺器械。維默因為身體不好,白天也就躺著。希金就幫忙各種小事情,沒事的時候就會依偎在約克身旁。

“對不起,約克”帕里脫去手套走到圓桌旁坐下。在圓桌旁翻著資料的約克忽然聽到叔叔這么說,忙抬頭,看著叔叔,不知道說些什么。

“你變堅強了,這是好事情,我們得頂住。你的父母一定在等你回去!

伏在約克肩上的希金也看著帕里叔叔,這些天似乎又蒼老了不少,又看看約克沉重的表情,心里也跟著難過起來。

是啊,約克從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