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
第三電子書 返回本書目錄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墨爾本的救贖-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如果本書沒有閱讀完,想下次繼續接著閱讀,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瀏覽器" 功能 和 "加入書簽" 功能!


是啊,約克從開始的恐懼中慢慢走出來,面對現實,雖然很多事不是他能掌控,但他已經盡了自己的力了。他自認不是一個領袖般的人物,但是他想讓其他人都要堅強。所以他內心深入的難過一直都被壓制著。

帕里叔叔已經相當于自己的父親了。想想自己,如果沒有意外,自己肯定也已經感染上了,而且保不準希金和艾倫比都已經被感染。有時實在難過了,就這樣想一想來安慰自己,'!。Р皇敲總人在這樣的時刻,都能置身在這樣的漩渦中的,但他們在,而且他們就在漩渦的中心。

“沒事的,叔叔,我頂的住!

時間一晃又到晚上,值班的兩個小伙子在外邊蹲著,凍的發抖。但是匪頭給他們的規定,守夜者不允許喝酒,這可讓他們難受了起來。只是看著人而以,而且看那些人也不見得想跑的意思。何必這樣呢。不過抱怨歸抱怨,自得知這些基地的大佬們個個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他們也不敢輕視了。

“大哥,我去上個廁所!卑瑐惐葟牡叵率毅@出來,主動向兩個守夜人說道。

“嗯,快去快回!

“慢著,你手里拿的什么?”另一個叫道。

“呀,這酒忘了放,就帶出來了。那我放回去,再出來吧!闭f罷轉身要返回。

“不用麻煩了,就放這吧,我們給你看著就是了。你快去快回!币粋匪兵得意的說。

“那謝謝了!卑瑐惐葘⒕品畔,就徑自走開。

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起起看看地上的酒,臉上都浮起了笑容。

“一人一口”一個匪兵提議。

“一人一口,不許多喝!

于是兩個輪流著灌了七八口,約摸感覺到酒瓶還有點底,也都自覺的打住了。過了幾分鐘,艾倫比回來,只是和兩個匪兵打了個招呼,拿著瓶子就下了地下室。手里的瓶子明顯的輕了很多。

“真他娘的暖活啊”一個匪兵站了起來,在原地活動了幾下,感覺渾身舒暢。

“是的,這么冷的天,喝的烈酒就是熱”

“我怎么還有點頭暈!

“喝多了吧,不能喝就少喝點!闭f著也感覺頭一陣發暈,倒地不醒。

。。。。。。

格爾和約克從地下室走出來,穿過幾條巷子,走到大街上,現在已是沒有行人。有的只是巡邏車來回的行駛著。格爾和約克相互對視了一下,看準了旁邊不遠的一輛車,快步走過去。

沒廢多大事,格爾就啟動了車子,朝最近的隔離點駛去。

一路上偶爾能聽到鄰街有警察在吼著什么,應該是在訓教幾個流民,F在已經沒有了紅綠燈,而且路上即使是巡邏車也很少了。在躲過幾次和巡邏車的碰面后,不遠處就看到了高高的隔離電網,以及巨大的探照燈。隔離電網后面就是一排士兵,核槍實彈的守著。

格爾突然加速,無論如何,他要將車開到隔離網前,才不至于中途被阻使得行動失敗。而隔離網外的士兵發了一輛汽車加速駛來,警報突然響了起來,巨大的探照燈對準了駛來的汽車。包括隔離網上端的守衛士兵都端起了槍,以備不測。

“請立刻停車。否則我們會開槍!币粋士兵拿著喊話筒沖著駛來的汽車大叫著。

汽車也就停下,因為強烈的探照燈光,已經讓格爾睜不開眼睛看前方的路了,不過也就四五米的距離了。格爾和約克打開車門,下車。這一片被探照燈照的如同白晝。地上斑斑塊塊的血跡,想來之前也是有人來沖擊過。

約克和格爾將雙手舉過頭頂。

“我們是約克和格爾,是你們一直在找的人!奔s克大聲的喊著話。也許嘈雜聲太大,那個士官好像沒有聽清。只是隔離門被打開,一隊士兵魚慣進入,一路小跑,將格爾和約克圍住。隨后跟上來一個士官模樣的士兵。

“你剛才說你是誰?”他的表情很豐富。

“我是約克,他是格爾!奔s克又重復了一遍。

“哈哈”

“哈哈哈”

周圍的士兵全笑了,格爾一頭霧水,這是怎么回事。約克也有些犯暈了,這幫家伙笑什么。而且那個士官臉上也掛著笑容。

“你說你是約克,他是格爾?”士官笑笑的問道,好像已經對答案不感興趣。

“你們不是一直在找我們嗎?”約克倍感納悶的問。

“對,我們是在找,可是你們也太多了!闭f完又轉向身邊的士兵,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靶』镒,沒事別折騰,快點回去!笔抗偕哉苏。

“你不相信我們?”格爾補問。

“相信你?”士官搖了搖頭,“你知道一天有多少格爾,多少約克嗎?”

“我們有證件”格爾說完掏口袋,大家這才回過神,好像真的發現了一樣。都盯著格爾的手。但是一分鐘過去,仍舊沒有找到什么。這些天東奔西跑,也許證件不知道掉在哪里了。

“約克,你的證件呢,拿給他們看!

“我的證件還在實驗室,那里已經被清空了!

“真有意思,年輕人,快回去,不然對你不刻氣了!笔抗偈掌鹦θ。

約克好像想起什么,回身打開車門。

“不許動!边@些士兵很警戒的沖約克喊道,好似他要去拿槍一樣。

“我是給你們送東西來的”說完,也不管士兵正在將子彈上膛,拉開車門,提出一個小箱子。走到那士官面前。

“這個是試液,請把他交給斯蒂塔教授!奔s克將手中的小箱子遞上。士官朝身邊一個士兵使了個眼色,那士兵接過箱子,并將箱子打開,箱子里豎立著一個試管。管口已經被堵上,而試液已經是渾濁不清。士官湊上前,看了一會試管,又轉過身。

“好了,你們可以回去了。我會將試管交給斯蒂塔的!

約克和格爾將信將疑的轉身上車。調轉車頭,正要開出,約克探出頭來,沖那準備要返回的士官喊了一句:“請一定轉交給斯蒂塔教授!

士官聞聲轉身,那車已經駛出去了。士官一臉的困惑。

第十六幕:激戰

市內電話已經切斷有些日子了。

約克和格爾在帕里的協助下還在不停的加緊研究。

帕路德為了上次守夜兩個人酒醉凍死的人很生氣,又再次警告約克他們,如果一個人失蹤,其他人都會立即處死。因為有了這道命令,和那些匪兵混熟了以后,大家出入都方便了些。但活動范圍仍舊限制在工廠內。

帕路德仍舊時不時的叨著雪茄到約克所在的地下室去催工。拉賈尼每天痛苦的在地下室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也沒人和他說話,而他主動去搭訕,也沒有去理他,F在的他好似老了很多,臉上沒有一絲精神。前些天,好不容易讓匪頭給他搞個女人,沒想到連見都見著,就被帕路德擄了去。

一個多月過去了,已經可以聞到新年的氣息,沃頓的腿也差不多可以丟開拐杖。于是外出領取食物及用品的活他又強要了回來。

他在車間里活動了一下腿腳后,對身邊的匪兵說:“我們可以出發了!

于是他一個人走在頭里,其他人遠遠的在后面跟著。因為市府加強了戒備,再想從超市搶東西已經不容易了。

沃頓走過了幾個物品領取點,都沒有停下,依著希金教給他的,每次盡量到不同的點去領,這樣安全些。于是在走過三個領取點后,沃頓排在了人群的后面。

現在領取點的維護人員,從先前的志愿者,換成了保安人員,現在全部換成了核槍實彈的士兵。

等了一個鐘頭,才排到沃頓。沃頓掏出證件遞給了工作人員。在證件下方是一個信封。收慣了這些人的紅包后,那些工作人員也都心里明白了。而且其他在排隊的人看了,也不說什么。至于用自己的證件,沃頓根本沒有擔心什么,這么多人,誰會專門記得他,而且去查他呢。況且還有紅包遞上。

“多少人,領多少天的?”收了紅包的工作人員沒有顯得客氣,正色問道。

“五人,領一個月的!睒藴适且淮我蝗祟I一周,代領還得提供家人的證件。但是已經領過幾次的沃頓明白這里的彎彎繞,自然不會過于關心這個,只要有點甜頭,那些人自然會提供,反正領的不是他們的東西。他們也只是登記而以。

“怎么領這么多?”工作人員突然大叫一聲。引來了旁邊士兵的注意。沃頓忙壓低身子。

“你行個方便,以后我都在你這領,好不?”沃頓笑笑的沖那工作人員說道。

那工作人員,帶著口罩,面部看不出有什么表情,盯了沃頓幾眼,低下頭開起了單子。

“拿好,到旁邊倉庫去領!

就在沃頓拿著字條,剛走出人群時,幾個士兵將槍對準了他,引得周圍人們一陣騷動。

那幾個遠遠跟著的匪子,一看有變,忙折身返回。

。。。。。。

警局審訊室里。

“說說吧!币粋警官坐在沃頓對面,沃頓的手被銬著,極不舒服。

“說什么?”沃頓不明白這中間發生了什么事,難道他們已經發現了他?他不能確定。

“為什么不到最近的點去領?”

“人太多了。我想找個人少的!蔽诸D機靈的回答著,心想看來還沒有被發現,好好回答趕緊出去要緊。

“住哪里,家里有什么人,為什么一次領一個月的?”那警官一連串的問出,讓旁邊的記錄人員一下忙不迭的看看那警官,又低頭記起來。

“克里斯大街6號,家里有五人,父母,哥哥,姐姐。怕麻煩才多領一些!闭f完,沃頓心里舒服不少,想想如果是希金的話,肯定會露陷了,心里有些小得意。

警官叫進來一個士兵,跟他耳語幾句,讓他出去了。

“警察先生,放了我吧,我家人等著我領東西回去呢?”沃頓又求道。警官不作聲,坐到沃頓對面,拿起了一支敲擊著桌子。

沒過一會兒,那士兵又回來,對那警官耳語了幾句,沃頓聽不清,但預感告訴他,事情不妙。

果然,當那士兵出去后,警官惡狠狠的站起身,走到沃頓身旁。忽然抓起了沃頓的頭發。

“你是要好好交待還是想吃點苦頭?”

“警官先生,我不明白!

顯然,沃頓的回答并不讓警官滿意,進來幾個人,拿了一個布套,套住了沃頓的頭,把他領到另一個房間去了。

警官拿著沃沃頓的證件看了又看,耳邊響起了沃頓殺豬般的喊叫聲。

。。。。。。

“警官先生,他們在哪?”切利克沖進警局大聲叫道。

“你是切利克?”

“是的,我兒子被你們抓了。剛你們打電話給我的!鼻欣思奔钡恼f著。

“跟我來”警察領著他們穿過幾個房間,到達到警局后面。在一間板房前停了下來。警察打開了房門,向里面喊了一句:

“沃頓先生,可以出來了!

“沃頓,你他娘的這些天都死哪去了!边沒看見人,切利克就滿腔怒火了起來。他的研究無極而終,這讓他很郁悶。得知那些人失蹤后,兒子也不見了。就更加火起了。他不等沃頓出來,就打開門,踏進去。但是當他看到沃頓的時候,心中的怒火已經減滅大半。

沃頓趴在地上呻吟著,嘴角流著血,頭發蓬亂,衣服也破了幾處。手已經凍的發青,不停的抖動著。

“兒子,你這是!鼻欣丝吹竭@一切,心里又升騰起這個對這個警局的怒火。忙扶起沃頓。那開門的警察一看,也忙叫了幾個人將沃頓抬,送到了在外面等待的醫院的救護車上。

切利克怒氣沖沖的走到局長辦公室。

“老查理,看你干的好事!鼻欣藳]有一點客氣的說道,看著坐在局長辦公椅上沒有表情的老查理。怒火更勝了一些。

查理已經五十多歲,馬上要退休了。沒想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場疫情,在之前去醫院檢查的結果,更是讓他的心情也沒好多少,因為他也是一個感染者,醫院的建議讓他注意身體,但是難免還是有一次頭部被碰到,于是太陽穴的位置,陷入了一個小坑,當然不注意還是看不出來。和切利克也只是有些老交情,但不是很深厚。只是因為切利克的關系網比較大,而他也經常從切利克這里得到些好處。

門被打開的時候,老查理就知道切利克要發飚了。不過也正常,換作自己的兒子被打成那樣,也會如此,于是聽他喊完,站起身,倒了一杯子,遞到切利克手上。切利克不接,查理只好把水放在桌上。

“真的不好意思,那幫家伙近來都比較暴燥,原因嗎,你也知道!辈槔碚f著。

“不行,沒個處理結果,我自有辦法”切利克狠狠的說。

“你要怎么處理,你兒子的情況我想你比我清楚,事情搞大了,他被軍方帶走,那可不是鬧著玩的!辈槔硪舱。但緊接著不等切利克發飚,他又忙坐到他旁邊,拍著他的肩,“好的,老兄弟,這回算我不對,孩子已經送去醫院了,你還是趕緊過去看看吧。眼下這事兒,唉!

切利克還想說什么,但是最以只能嘆了口氣走出去。

。。。。。。

布拉迪現在過的很輕松,他只要協助鄧肯布特做好他的事情就行,等待他的將是墨爾本市長的位子。他翹著腿坐在他辦公室的沙發上。而現在這個辦公室位于隔離區外,這讓他每天心情好上許多。高大的身材讓椅子顯得小很多。他手上拿著一瓶試液,不明白為什么是渾濁的。

“你說有了這個,真能研究出解藥?”他對身邊的一個老婦人問道。

“理論上是,只是時間問題而以!崩蠇D人一身正裝,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如果研究出來解藥,能不能制造出新的病毒?”布拉迪面帶笑容的問道。

老婦人突然睜大了雙眼望著布拉迪。

。。。。。。

“約克,格爾,帶著他們快跑”帕里大聲叫喊。

“爸爸,我們不能丟下你!卑瑐惐葞е迒。

工廠外的槍聲已經響起,愈發激烈起來,警方根據沃頓的線路,經過推算,對這一區域進行了偵察,結果發現這個廢棄工廠內竟然有人持槍在警戒。報告上去以后,很快得到了軍方的支持,結論是很有可能就是潛伏進來的基地份子。于是針對這個工廠的圍剿展開了。

約克二話不說,就把帕里背了起來。格爾也不等什么,背起了老父親。

“希金,把那一瓶試液帶上”約克喊完沖了出去。

車間外匪兵們正和外面的警方及軍方的人激戰,一時無遐再來顧及他們,而且外面的警方一時也進不來。

“從這邊走,跟我來”約克大聲向身邊喊道,在這里呆的時間不短,他已經發現后面有一個通道可以出去了。

幾個人,而且約克和格爾還背著帕里和維默,行動起來不是很方便,但是外面的槍聲不絕于耳,這里不是久呆的地方。于是幾個快速從后門走出來的時候,槍聲一下放大了起來,也許這一面墻另一邊,就是他們開火的地方。約克打頭,后面緊跟著格爾,希金和艾倫比緊隨其后。穿過了幾個巷子,避開了巡邏車,又穿過了幾條大街。在一個大樓的隱蔽處,停了下來。槍聲已經變的很小。

寒冷的冬天,嘴里哈著熱氣,約克和格爾的臉上卻滲了汗珠。

第十七幕:轉機

沃頓躺在病床上,渾身的骨頭像散了一樣,這幫畜生,他心里恨恨的罵著。切利克提著東西也就走進來,后面是他的母親。

“沃頓”母親進來,看到兒子頭上纏著紗布,一下沒忍住,哭了出來。把沃頓的手緊緊抓住。

沃頓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父親,切利克也不說什么。

“好了,媽媽。我沒什么,現在好很多了!蔽诸D說著。這時候看著抬起頭來的母親,沃頓感覺自己這些日子的消失,一定讓母親擔心了。

“這些天你都跑哪去了,知道媽媽多擔心嗎?”母親仍舊哭啼的叨念著。

“你兒子福氣大,?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 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 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117期大乐透走势图